智库首页>清华-布鲁金斯公共政策研究中心
世界经济再平衡
2018-06-04 17:13:03 来源:中国经营网

2010年,美国财政部长蒂莫西・盖特纳致函G20财长。他对2000年至2007年间活期账户失衡的持续加剧表示担忧,并建议采取一种激进的做法:每个G20成员国都承诺将活期账户盈余和赤字保持在GDP的4%以内(Davies, 2010)。

虽然盖特纳的想法被礼貌地拒绝了,但他这一尝试强调了政治决策者对2000年以来全球活期账户和贸易发展失衡增长的担忧程度,而自特朗普以来,这些政治担忧又得到了显著加剧(Donnan, 2017)。

“关于全球经济发展失衡问题的国际讨论有助于决策者更全面地理解其政策的总体效果、外界如何看待他们的政策、以及政策之间是如何相互影响的。所以我认为这些讨论是有用的。”2017年8月7日美联储前主席本·伯南克在接受采访时这样说道。

活期账户是衡量一个经济体中国内储蓄水平与经济投资之间差距的重要指标。许多东亚和欧洲经济体都拥有大量活期账户盈余,因为它们所创造的储蓄比投资机会多,其中前者处于特殊增长期,而后者处于发展成熟期。这些储蓄盈余不断向海外转移,并为处于相反情况(拥有投资机会多于国内储蓄)的经济体的投资提供资金。这些经济体包括美国、英国和澳大利亚在内,都有活期账户赤字。

活期账户出现赤字或盈余都不一定是件坏事。如果一个国家的未来发展前景光明,并不断鼓励其公民通过当下的借贷来补足消费,以期望明天更大的繁荣,那么这个国家就可能会出现活期账户盈余。相反,一个国家可能会因为人口老龄化严重、人们习惯于为退休后的生活存钱,或者在成熟的本国经济体内缺少投资机会、储蓄者不断探索境外市场寻求新投资等原因,而出现活期账户盈余。


但是一些经济学家认为,全球经济失衡的不断加剧(如上图所示),如果不是通过助长信贷与资产价格的不可持续增长而成为全球金融危机的主要推手,那么两者之间至少也存在着深层次的内在联系。最近,外交关系委员会的Brad Sester表示,全球经济失衡可能是导致全球利率下降的关键因素,这对经济发展的长期稳定产生了影响(Sester,2016)。活期账户失衡问题对赤字经济体的影响尤其严重, 不断增长的赤字会增加经济发展“骤停”的风险——这是一种投资者突然不愿意为一国赤字进行投资的情绪变化。紧密的国际联系以及帮助陷入困境的银行与金融机构度过难关的跨境流程低效,都意味着“骤停”的影响可能很快会波及全球。

同样,有的经济学家也警告称,活期账户失衡在许多情况下并不是良性的,因为它们背后的动因往往是国内经济发展的扭曲。对于赤字经济体来说,这些扭曲可能包括管理不善的金融体系,其加剧了资产价格泡沫,催生了更多用过度支出减少国民储蓄的不负责任的行政部门。而对于盈余经济体来说,扭曲可能表现为社会保险的缺乏,并带来预防性储蓄增长、或低效金融介入所导致的投资不足。

自2000年以来,国际论坛对全球经济失衡问题的关注一直非常突出。2008年,新成立的20国集团领导人论坛将这一问题提上讨论日程并一直持续至今。领导人将“不可持续的全球宏观经济成果”确定为危机的根源,并致力于共同实现“更平衡的全球增长模式”和“平衡充足的全球需求”(G-20,2008,2010)。除此之外,他们还为强劲、可持续、平衡的经济增长制定了G20框架和相互评估流程,并重点解决全球经济失衡问题。他们认为这是“一个可以让我们一起努力,共同评估我们的政策如何相互配合的协约”,并希望能够“建立一种更平衡、更可持续、并可以在全世界范围内推广的国家发展模式”。

*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

清华-布鲁金斯公共政策研究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