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库首页>清华-布鲁金斯公共政策研究中心
中美俄关系与核武控制
2017-07-20 17:14:46作者:StevenPifer 来源:清华-布鲁金斯公共政策研究中心

核军控一直被作为双边问题对待:先前是美苏双边,现在是美俄双边。双边性的思考方式之所以可行,部分原因在于中国部署核军备的步伐较为保守收敛。

但随着事态的发展,我们应将核武及相关问题置于更广泛的关系框架下来考虑,包括在中美俄三边关系议题下进行探讨。此演讲中我会探讨三个问题:一、当前双边战略稳定模型如何向多边、多领域模型演变?二、美俄核军控体系及中国可能的参与方式,以及该体系奔溃的可能性。三、朝鲜的核武和弹道导弹研发,给中美俄三国带来的挑战。

战略稳定模型

(战略)稳定的传统定义情景为:由于对方具有实施摧毁性报复的能力,即使面临严峻危机,双方也都不愿率先发动核打击。鉴于两国战略进攻性核武器的数量,战略稳定传统上被认为只适用于美苏或美俄两国之间。双方都具有稳固的二次核打击能力,所以双方都不会先发动攻击——美俄两方都深谙于此逻辑。

而中美或中俄之间的战略稳定却更难定义。因为中国同美俄两国间都存在着较大的核武能力差距,传统模型并不完全适用。虽说如此,美国大部分专家都认为中国目前是有稳固的二次核打击能力的。无论如何,是时候发展新的战略稳定模型,以更好地应对诸如导弹防御系统、常规精确打击、第三国核力量,以及太空和网络安全等新领域的问题。

以针对朝鲜的美国反导系统为例:朝鲜发展其弹道导弹技术,美国便布置导弹防御系统,包括在韩国的萨德系统和在阿拉斯加和加州的陆基拦截器。但美国此举又会使中方不安。所以美国如今的一大挑战便是如何做到一方面满足对朝导弹防御的需求,另一方面顾及中方的担忧,不刺激中方增加洲际弹道导弹数量。

另一问题是常规精确打击系统对核平衡可能造成的影响。中国和俄罗斯似乎对此比较担忧。在太空和网络安全的新领域也存在新的问题。

基于以上原因,目前美俄双边性的战略稳定模型应该演变为多边、多领域的新模型。这将更为复杂。我们需要思考如何强化该模型的稳定性,避免增加不稳定因素。

美俄核军控体系

美俄两国间的核军控历程已将近50年,这显然对两国甚至世界的安全与稳定都有好处。但接下来呢?

我希望美俄两国能在《新战略武器削减条约》(New START)的基础上进一步削减核武器,也希望新谈判能涉及美俄所有的核武器——包括战略性或非战略性的、已部署或未部署的。

但俄罗斯已拒绝与美国再次进行双边谈判,并提出开展多边谈判,这可能会将中英法包括在内。俄罗斯虽有此提议,却没有阐明具体希望达成怎样的协议。如果五国都接受相同的数量限制,要么美俄两国大幅减少当前的核武器数量,要么中英法三国增加核武数量。中英法应该不会接受不平等的限制条款。

我的建议是,美俄能争取通过以下条约:美俄大幅减少核武总量,而同时中英法三国单边承诺不再增加当前的核武数量。

但就目前局势而言,连现有的美俄核军控体系都不一定能延续。最紧要的问题是1987年的《中程导弹条约》 会不会延续。该条约由里根和戈尔巴乔夫共同签署,美苏停止开发所有射程在500公里到5500公里之间的陆基弹道导弹以及巡航导弹。基于该条约,两国销毁了大约2700枚核导弹。

但约十年前,俄方官员开始表现出对该条约的担忧。他们注意到,该条约尽管禁止美俄拥有中程导弹,但其他“第三国”却仍可研发、装备中程导弹。朝鲜、韩国、中国、印度、巴基斯坦、伊朗、沙特阿拉伯和以色列都已经拥有中程导弹。以上国家的共同点在于:离俄罗斯很近,离美国很远。

*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