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库首页>清华-布鲁金斯公共政策研究中心
俄罗斯在世界经济中会被进一步边缘化
2017-07-20 16:56:21作者:冯玉军 来源:清华-布鲁金斯公共政策研究中心

军备竞争与核管控风险

在冷战结束以后25年以后,我们的世界并没有变得更加安全,而是出现了更多的挑战和危机,而这些危机突出表现在军控和核扩散领域。为什么会出现这些问题?我们怎么样应对?怎么样保障国际和地区安全?这都是我们要考虑的。我们必须清楚当今世界上军控核扩散领域出现了哪些变化,我们面临的挑战核威胁究竟在哪些方面,而且我们要找到哪些切实可行的举措来解决这些问题。当前引发问题的一个最关键的原因在于一场新的军事革命在全球的蓬勃展开。

这一革命又体现在四个方面。第一个方面就是核武器的现代化,特别是美俄两个核大国,尽管签署了三个削减进攻性战略武器条约,但是武器数量的减少并不意味着他们完全停止了他们之间的核竞争,最近两年之内美俄两个国家都在积极实现自己的核武现代化,这一个很严重的问题。第二个方面是反导防御系统的部署,无论是美国也好,还是俄罗斯也好,都在积极地建立反导系统。第三个就是全球即时打击系统的迅速发展,在这一方面美国仍然是走在前列且遥遥领先。俄罗斯和中国也不甘落后,也在发展自己的相关技术。第四就是网络战,大家已经现在看的非常清楚,网络战不仅仅是一个遥远的未来,而且已经发生在我们的现实生活当中。这四个领域的新军事革命所带来各种安全的风险是非常突出的。

刚才斯蒂芬先生重点讲到了全球核不扩散。在军控和核不扩散领域我们面临多重挑战。首先,全球核禁试条约其实不断面临冲击。朝鲜是一个明显的例证,伊朗原来的核项目同样也如此,与此同时美国在停止了多年的核试验以后、就在前不久进行一场前所未有的物理性核试验,这表明它也在让自己的核武部正在加速的更新换代。其次就是核不扩散条约也面临着挑战,越来越多的国家拥有了核技术核材料,也有越来越多的国家谋求拥有核武器,印度也好,巴基斯坦也好,包括现在的朝鲜,都成为了事实上的核国家。相对于这些中美俄英法五个核国家来讲,我觉得这些新兴的核国家给地区和国际安全带来的这种冲击和挑战更大,因其不确定性更强。

第三个领域就是反导系统,2001年美国单方面退出了反导条约以后,可以看到美国欧洲亚太地区的积极的反导防御体系部署,特别是前不久美国进行针对洲际战略导弹所进行的成功的反导试验,也在让全球战略失衡加速。

还有一点是斯蒂芬也提到的中程导弹条约。对于美苏之间的中程导弹条约,随着当前俄罗斯国力的衰弱,美国要更多利用这个优势,摆脱中程导弹的限制。所以在全球裁军和核不扩散的体系都在遭到加速突破情况之下,我们需要应对挑战的共同措施。

另一个挑战就是我们现在在一些新的安全领域缺乏明确的规则,网络战究竟怎样来用一种大家认同的规则来对它进行相应的约束,对全球即时打击系统怎样进行相应的约束等等。

在意识到这些挑战以后,我们需要重点,而不是眉毛胡子一把抓来讨论来解决这些问题。第一个重点不在于这些核大国的核武器数量的削减,而在于既要对数量做出相应的规定,也要对各个核大国之间核武器现代化的步伐做出相应的约束。特别是美俄之间仍然是核裁军的重点,裁军不仅要从数量上进行,而且还从质量上进行。相比较而言更重要的是,对这些不确定很强的新的核国家像朝鲜或者未来的伊朗这些国家,我们要做出明确的规范,所以重点要放在核扩散领域。特别是研究随着技术的核不扩散不断的加强,将精力集中在防止技术核材料核专家扩散上,防止新的核国家出现,应该是五个核大国共同努力的方向。

*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