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库首页>清华-布鲁金斯公共政策研究中心
若美国退出将威胁《巴黎气候协定》
2017-02-23 16:00:32作者:齐晔 来源:清华-布鲁金斯公共政策研究中心

唐纳德·特朗普当选美国总统以来,各方对美国是否会继续与其他国际伙伴展开气候变化合作表示出了深切的担忧。在这一重要时刻,中外对话采访了来自中国、美国和印度的多位专家,就美国减缓气候变化行动甚或全面退出《巴黎气候协定》后,各国将如何应对气候挑战,听取了他们的意见。(文章来源:中外对话)


奥巴马政府在签署《巴黎气候协定》时就料到国会不会批准这个文件,这样一来,《巴黎气候协定》基本上也就不可能成为美国国内的正式法律。制订美国气候行动计划的初衷就是为了帮助美国履行气候承诺,而《清洁电力计划》则是它的核心部分。

目前的美国总统和环境保护署署长都对气候变化说持否定态度,因而可以想见,受前任政府高度重视的这两项计划未来会有怎样的结局。不过,各州和地方层面的气候保护行动应该还会继续下去。

若美国退出《巴黎气候协定》,全球气候变化行动恐将受到威胁。如果其他国家,特别是伞型集团成员国也仿效这一做法,那么《巴黎气候协定》恐怕也要就此终结了。

幸运的是,美国的决策并不会对中国的气候变化政策和行动产生影响。这不仅是因为气候行动符合中国国内的环保方针,还因为中国如今正越来越积极地参与全球治理,在全球气候治理方面尤其如此。

事实上,地球已经等不及了。不论特朗普做出何种决定,国际社会现在都应该重新确立一个气候治理新秩序,以应对特朗普时代及之后的局面。

邹骥,中国国家应对气候变化战略研究和国际合作中心副主任

如果特朗普政府决定退出巴黎协定,这对巴黎协定的落实肯定不是件好事,但绝大部分缔约方依然会继续落实自己承诺的NDC目标。从主权独立、现实国家利益、科学发展理念、经贸和技术的可行性看,大多数缔约方在提出NDC目标时都是经过权衡思量的。那种把低碳转型视为纯负担的观念已经过时。世界和各国经济的低碳转型,已经不仅仅是保护气候的事情,也是通过改变基础设施投资和技术创新为全球提供复苏新动能、推动可持续发展的要求。

这对面临新一轮工业化、城镇化的广大发展中国家尤其重要。这实质上是增长方式创新的问题,是重新配置要素资源。从发展现状看,为实现低碳转型服务的技术、企业和产业已经在蓬勃发展,从可再生能源到节能建筑和低碳交通和未来智能化的工业与消费,国民经济各个部门的低碳趋势正在形成和加强。谁不顺应这个潮流,就会失去未来的市场和竞争力,失去未来在国际社会的话语权。因此,低碳转型的全球趋势不可逆转。

芭芭拉·费楠茉,自然资源保护协会亚洲总监

陈晗,自然资源保护协会国际气候分析师

世界主要领导人已经明确表示,将坚持遵守《巴黎气候协定》的责任义务。

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表示:“中国将继续采取行动应对气候变化,百分之百承担自己的义务。”与此同时,欧盟能源负责人也强调,欧盟已经做好了领导这场气候战役的准备,不会受到特朗普政府政策的任何影响。欧盟各国目前正在起草各自的国家应对方案,以便更好地履行《巴黎气候协定》对欧盟国家的义务要求。截至目前,还没有任何国家表示要退出《巴黎气候协定》。

目前的情况是,各国都将继续加大力度应对气候挑战,因为这关乎他们本国的国家利益。按照中国最新推出的2020气候路线图,中国有望超额完成其在《巴黎气候协定》中的承诺。2016年,中国将煤炭产量削减了9.4%,取消、暂缓了数十个燃煤电厂的建设,而同期太阳能光伏产能增量则为3450万千瓦。

*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

清华-布鲁金斯公共政策研究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