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经营报,让经营离您更近!

网约车行业降温了!今年7月交通部刚颁布《网络预约出租汽车经营服务管理暂行办法》赋予网约车合法地位。短短数月后,各大城市出台严苛网约车管理细则征求意见稿,大幅抬高网约车准入门槛。10月17日,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举办了地方网约车发展与规制研讨会,就最近各地相继推出的网约车细则的合理性和合法性进行探讨。

周其仁:规定户籍应说明原因

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教授周其仁认为,各地交通形势不同,地方事务应当由自己做决定,但在处理时还是要遵循一些统一规则。“为什么网约车司机被要求有本地户籍,有人反驳说因为传统出租车司机就是如此。这里面就有一个一般准则问题,我们对户籍怎么看,是否要坚守这么一套束缚人的、有强烈社会歧视的身份制度?”周其仁说。【点击阅读】

张维迎:网约车新规不能漠视穷人权利

北京大学市场与网络经济研究中心主任张维迎认为,网约车监管不能漠视穷人的权利,限车牌、户籍等都是跟穷人过不去,但一个健康的循环就是应该给每一个人靠自己的努力和劳动养活自己的权利,保护穷人的权利也有利于富人。【点击阅读】

薛兆丰:京沪深网约车新规有四大逻辑谬误

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教授薛兆丰认为,城市发展是人群聚集在一起的结果,交通部门应予以配合。拥堵的增加是由于人们的出行意愿增加了。从环保的角度看,先要抑制的应该是巡游出租车,因为网约车平台的有效调度,肯定减少了车辆的空驶,必然提高了车辆和道路的使用效率。”薛兆丰建议,应当彻底修正地方网约车政策中对户籍、轴距、排量等条件的限制。【点击阅读】

沈岿:对网约车车型的限制违反了法律公平原则

北京大学法学院副院长沈岿教授从行政许可法角度对地方出台的意见稿提出看法。沈教授认为出租车的汽车经营资格证,车辆运营证和驾驶员的客运资格证的行政许可实际由国务院规定,但由于当时没有对这项权利做出具体规定,部门规章和地方政府规章因此可以对之做出细化。……【点击阅读】

丁元竹:应加快推进政府和约车平台的合作

国家行政学院决策咨询部副主任丁元竹称,应当加快推进政府和约车平台的合作。从政府的角度看,建立一个相应的数据平台的成本很高,如何通过政府和网络约车平台的合作,来进一步优化城市的交通规划和交通运输非常重要。Uber在美国就通过和波士顿政府合作,向其提供数据,政府从而进行规划,优化交通运行。【点击阅读】

何霞:从审慎监管的角度提四点建议

具体建议一是,建议北京、上海等城市放宽户籍限制,增加一定年限以上的,拥有本地居住证者也可具备网约车司机的资格;二是,放宽车型限制,将差异化重点放在服务方式与服务品质上来;三是,鼓励车辆分享,增加每天每车合乘次数在4次以上,以满足广大消费者的出行需求。【点击阅读】

新政震荡 title
北、上、深史上最严网络约车新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