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库首页>盘古智库
注册制改革不必一味求快,先做到真正的核准制
2018-03-13 17:23:43作者:万喆 来源:盘古智库

防范化解重大风险是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提出的三大攻坚战之一。顺势而为、水到渠成,才是用心的改革。

日前,证监会表示,股票发行注册制改革授权有效期延长两年。一石激起千层浪,一些专家学者对此表示不满。

注册制可谓近年来股市改革的焦点,究竟孰对孰错孰是孰非?其实,改革既要“稳”,也要“进”,关键是要深刻认识“稳”和“进”的辩证统一,从整体上来把握,掌握好改革节奏和力度。静要有定力,动要有秩序,把握好这两者之间的度。

新中国的股票市场就没有停止过改革。股票公开发行是资本市场运行的基础保障,股票发行制度经历了不平坦的演进历程。

从股票到股市的诞生

1984年11月18日,上海“飞乐音响”以每股50元人民币发行10000股,新中国股票发行打开了大门。

不能忽略其历史背景。

改革开放以后,计划经济体制的供给短缺留下了巨大的市场空间。一些农民开始在农村自有组织的帮助下或者通过民间信用等方式集资兴办企业。农村股份合作制企业给大量新兴的集体所有制企业在直接融资方面树立了成功的案例,中国城市企业开始向民间集资、职工筹资,这些企业自发债券就是中国股票发行源头。

在大力改革的背景下,地方政府和主管部门对这种股票发行行为表示了默许。1980年至1986年,全国设立了20家股份制性质的企业作为早期试点。1987年至1990年,中央认可了股份制试点,大量股份制企业涌现。

1990年,我国证券交易市场正式成立。这时,股票发行主要实行行政审批制下的“额度管理”。股票市场没有中央政府的统一监管,由各地政府,主要是上海和深圳,审批股票发行企业数和股票量。

上市企业少,股票成为稀缺资源。1991年开始的认购证方式,极大推升了认购成本,抬高了股票发行价,且寻租现象严重。

1992年8月10日,100多万人在深圳各大银行门口排队购买认购证。但是不仅发售网点前炒卖认购表情况猖獗,而且舞弊现象严重。愤怒的群众引发治安混乱,直接震惊了中央。风波后,深圳股市从310点一路猛跌到11月23日164点才止住。上海股市亦暴跌。

同年10月,国务院证券委员会和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证监会)宣告成立,标志着中国证券市场统一监管体制开始形成。

从审批制走向核准制

1993年的《股票发行与交易管理暂行条例》和1994年的《公司法》,明确了新股发行规范。

当时的背景是,市场化机制趋势越来越明显,市场竞争日趋激烈,资源配置要求增高。而国有企业正在大力改革,以期确立现代公司企业制度。

1993-1995年,共确定了105亿股发行额度,200多家企业(主要为国企)发行股票,累计募集资金400多亿元。

“额度管理”期,地方政府只追求发行数量,而且将有限的股票额度分为若干份,造成早期资本市场的恶性发展。

1996年,国务院证券委开始实行“总量控制、限定家数”的“指标管理”。即由中央确定发行股票的企业数,把“指标”下达各地区。各省级政府上报,中央审核。

1997年,上海、深圳证券交易所统一划归中国证监会监管,这一年,审核制进入正规轨道。

行政审批制度都带来了许多问题。

首先是价格扭曲。当时发行价格由证监会按固定市盈率确定,导致一级市场新股发行价偏低,二级市场上出现了非常高的新股首日抑价率。这就是“风靡一时”的“原始股致富”的来由。一级市场囤积资金严重。

上市公司业绩变脸问题也非常突出。财务制度不完善,地方政府也在其中“上下其手”,不但为拉动业绩推荐一些问题公司上市,还会为了挪用募集资金等自身利益,直接干涉上市公司。

*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

盘古智库

盘古智库是由中外知名学者组成的公共政策研究机构;秉持客观、开放、包容的宗旨,以建设性态度参与中国现代化进程;践行“天地人和、经世致用”的理念,聚焦创新创业、宏观经济金融与国际关系研究,致力于打造中国最具影响力的社会智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