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库首页>盘古智库
中国的东北亚难题:中日、中韩和中朝关系的战略安全形势
2018-01-12 14:20:53 来源:盘古智库

必须强调,迄今为止所有广泛和严厉的制裁措施都无法扭转朝鲜发展出可实战的核导弹的决心,也无法剥夺朝鲜继续这么做的能力:这是可用的压力手段愈益接近告罄的美国和中国在朝鲜问题上面临的最大困难,该文还指出,“伴随进一步经济制裁的余地近乎告罄……较好选择的时代在迅速完结”。也应是中国必须认真考虑的未来有关决策的头号出发点。所以应当如此,因为道理简单:至今制裁始终达不到其直接目的,但由此而来的直接间接代价实在非同小可,亦即促使朝鲜形成对中国愈益强烈的敌意,同时经在制裁朝鲜问题上对美国的步步退让而逐渐失去相关的政策回旋余地,更何况,可用的压力手段愈益接近告罄。还有,近来俄罗斯在朝鲜问题上的新动向值得密切注意。继多项完全可以解释为俄罗斯政府同情朝鲜、不满对朝军事威胁和严厉制裁的表示后,普京总统在2017年8月31日发表文章,说“俄罗斯相信对平壤施压以制止其核导弹项目的政策是误导的和徒劳的。挑衅、压力和黩武的与侮辱性言辞是一条死胡同”。与之相伴,俄罗斯近来采取了某些对朝经济援助行动,其轰炸机则在2017年8月下旬引人注目地飞行于朝鲜附近,被认为是示意反对美韩联合军演。美国有线新闻网(CNN)评论道:“俄罗斯正在试图与中国竞争影响……(和)介入一场涉及美国的地缘政治僵局”,在此背景下,“中国任何进一步的对朝厉声训斥有其风险”。

中国已接近用完基本或主要的对朝施压和制裁手段,大致只剩下较经久地切断对朝油料供应。还必须认识到,即使采取最后手段也不会有成功的颇大希望,而相应关于中朝关系的政治和战略成本将异常高昂和难以挽回,即使不说它极易给世界留下在美国威胁下被迫为之的印象。而且,就算中国对朝断油,美国也不会停止就朝鲜问题无休止地对中国施压;事实上美国很可能马上提出的正式要求将是所有各国切断与朝鲜的全部经济往来,甚或包括人道主义食品援助,不从者将遭受美国空前严厉的“二级制裁”。后一篇文章的标题《特朗普威胁停止那些与朝鲜做生意的国家的贸易》表述了特朗普迄今为止对中国最具威胁性、也最荒诞的言辞。紧接着,美国驻联合国大使在安理会几乎直截了当地要求规定停止联合国成员国与朝鲜的一切经济交往,并且称中俄“双暂停”建议是“侮辱”美国及其东北亚盟国。

中国要牢记情势多变,策略可换,但利益常在。如前所述,需要就中美、中日战略竞争和军事对立的显著加剧和扩展而局部地重新考虑朝鲜问题。中国有必要重新回到一个地缘政治概念,即朝鲜是中国战略安全的“缓冲区”,那与中朝关系应当是“正常的国与国之间关系”的概念很不相同,意味着尽可能防止朝鲜对中国持有经久的强烈敌意,还有任何情况下都不容许美国和美韩同盟在军事上控制半岛北部。


回顾1992年中韩建交以来直至2016年年中为止的中国在朝鲜半岛的外交境况,使人不能不对目前的一种形势心存战略忧虑。在上述近二十五年的时期里,尽管有多种重大的负面因素、负面事件和负面波动,中国仍非常努力和大致有效地维持了与朝鲜半岛南北双方的过得去的良性关系,有时甚至还较久地维持了与它们的“平行的友谊”。然而目前,中国与朝鲜半岛双方的关系都严重不良和紧张,并且看不到这近二十五年来的空前局面基本转圜的较近前景。这一局面可以有严重的未来战略含义,需要引起中国的足够警觉。

在朝鲜问题上对中国总的来说是有利的、基本和平地解决问题的时机早已经过去。就此,研究冷战时代美国遏制战略史的杰出战略思想家约翰·刘易斯·加迪斯(John LewisGaddis)的一段话有借鉴意义,可借以反思中国自2003年以来的对朝政策史:“……官方长期未能觉察到它(现存方针)已失败这事实。所求目标与所生结果之间的鸿沟不断扩大,同时却只有偶尔的尝试去注意正在发生的情况,而提出的警告几乎全未产生可见的回应。这模式提示了……另一个缺陷:长期未能监察执行情况,缺乏保证行动意图与其实际后果吻合的机制,而对一种有效的战略来说这吻合不可或缺。”今后的前途大致很可能有两种,它们对中国来说都严重不祥。其一,美国及其(或其)盟国实施军事打击,中国与美国之间关于朝鲜半岛和东北亚的战略猜疑、战略竞争甚或战略对抗必然大为增进;其二,美国和中国都在实际上被迫承认朝鲜的核导弹拥有国地位,转而竞争对朝的“最友好大国”地位,如此中国大概迟早会面对拥核的韩国和日本,甚至难以克服拥核的朝鲜的对华经久敌意。如果预计到这些可能的前景,那么从长远出发特别重要的就如前所述,第一,对朝决不将基本的事情“做绝”,防止或阻止朝鲜持对华持久敌视态度;第二,任何情况下都不容许美国和美韩同盟在军事上控制朝鲜半岛北部。这两条构成朝鲜问题上“战略缓冲区”概念的全部,也是中国在该问题上应有的战略底线。

*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

盘古智库

盘古智库是由中外知名学者组成的公共政策研究机构;秉持客观、开放、包容的宗旨,以建设性态度参与中国现代化进程;践行“天地人和、经世致用”的理念,聚焦创新创业、宏观经济金融与国际关系研究,致力于打造中国最具影响力的社会智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