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库首页>盘古智库
国际秩序的崩塌与构建,中国在其中
2018-01-05 13:54:10 来源:盘古智库

世界在刚刚过去的2017年充满动荡和不安。回顾这一年来的形势,有必要从两场国际会议说起。

第一场是年初,2月在德国召开的第53届慕尼黑安全会议,欧洲的观察家们在特朗普入主白宫、欧洲难民危机、俄美在乌克兰激烈摩擦等事件带来的不确定感中,满怀忧惧地展望世界的未来发展趋势,提出了“后西方”“后秩序”时代已经来临的观点。

慕安会主席沃尔夫冈·伊申格尔发问:反自由主义的价值取向侵蚀传统的西方价值体系和民主政治,开放社会的敌人开始大举进攻,加速西方的衰落,“旧的国际秩序是否正在瓦解?新的国际秩序是否正在生成?”

第二场是年尾,10月在俄罗斯索契举行的瓦尔代国际辩论俱乐部第14届年度会议并未如以往那样集中关注俄罗斯国内局势和政策走向,而是热烈讨论国际秩序的变动趋势,认为主权国家构建的秩序已很难在全球治理上有所作为,只有建立“去军事化”的国际秩序才有望解决,但构建这种秩序的过程极为艰难,“世界处于失序的边缘”。

两场会议不约而同地锁定国际秩序变动这个话题,是有其道理的。

过去数年,国际社会普遍观察到,美国陷入内部政治失能和海外由其一手挖掘的战争陷阱而难以自拔,中国加速崛起全球影响力急剧扩大,欧洲一体化进程接连受挫面临崩解压力“西方秩序中心”地位一去不返,俄罗斯内忧外困全球大国实力基础迅速流失,印度上升势头也很明显但诸多内部问题和战略思维的狭隘限制了其发展前景。

这显然是一个“去中心”的世界,对领导力缺失导致失序的恐惧压倒了对霸权独大的担忧,成为国际上较为普遍的情绪。

同时,各种传统和非传统、旧有和新形态的经济、安全与社会挑战交相作用,加剧了世界的跨国跨境风险,现行国际多边机构应对阙如,日益显示出其局限性和低效能。

过去一年的重大国际现象

2017年的国际形势,继续充斥着反映上面这些纷乱线索的事件和变动趋势。最突出的几个现象是:

美俄关系深陷因叙利亚危机、乌克兰危机的后续效应和特朗普政府“通俄门”丑闻造成的桎梏,回暖无望,继续在恶性地缘战略竞争的泥沼里打滚。

朝鲜半岛核问题上升为亚太地区头号的安全热点。朝鲜进行第六次核试验,弹道导弹发射行为近乎失控,核导技术跨越式发展,国际核不扩散机制面临冷战后最严峻的危机。美国应对朝核问题执迷于军事威慑与战争恫吓,在韩国部署“萨德”反导系统打破地区战略均衡,严重偏离对话谈判和平解决问题轨道。东北亚徘徊在战争边缘,一旦失控将彻底打破战后安全秩序。尽管朝鲜在六次核试验和十数次导弹发射之后通过俄罗斯向美国发出了直接对话的信号,但拒绝核讹诈在华盛顿早已成为高度的“政治正确”,朝核复谈前景仍不乐观。

特朗普政府在执政第一年大幅调整美国对外政策,奉行带有明显保护主义和新孤立主义色彩的“美国优先”“以实力求和平”信条,一方面继续强化在中东和西太平洋、印度洋地区的军事安全部署,提出要实施所谓的“印度洋—太平洋战略”,一方面率领美国从非关键领域已做出的国际承诺中退出,放弃部分全球领导责任,将在全球事务中的投入重心从多边合作转向双边谈判。这样一个美国,也是要“集中精力办大事”的,这件“大事”便是蓄势重振美国的领导力,而其本土经济复苏的加速和“特朗普税改”在国会的通过也在为此增加注脚,对其他大国乃至世界祸兮福兮?

在美俄和部分亚非、欧洲国家的合围打击下,成建制形式的“伊斯兰国”走向覆亡,但其人员却四散进入不同国家,继续利用互联网等工具传播极端思想,在英国、美国、法国、瑞典、埃及、阿富汗不断制造“独狼”式恐怖袭击,国际反恐任务仍然任重道远。与此同时,特朗普政府挑动沙特等国集体孤立卡塔尔,承认耶路萨冷为“以色列首都”,如一石激起千重浪,以以色列与巴勒斯坦历史矛盾和外部势力介入下的什叶派—逊尼派明争暗斗划线的中东乱局何去何从?

*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

盘古智库

盘古智库是由中外知名学者组成的公共政策研究机构;秉持客观、开放、包容的宗旨,以建设性态度参与中国现代化进程;践行“天地人和、经世致用”的理念,聚焦创新创业、宏观经济金融与国际关系研究,致力于打造中国最具影响力的社会智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