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库首页>盘古智库
竞争、争议、治理与新疆域:全球海洋安全的大问题和新趋势
2018-01-03 14:37:18作者:胡波 来源:盘古智库

今天的海洋安全已经是一个集水面、水下、水上及海底在内的立体安全问题。

谈到海洋安全问题,很多人会下意识地想到各种海洋争议问题,特别与中国有关的东海、南海问题。实际上,全球海洋安全问题是众多庞杂议题的一个集合,它既包括海权竞争、岛礁主权争端这样的传统安全问题,也包括恐怖主义、环境恶化这样的非传统安全问题。从空间范围来看,今天的海洋安全已经是一个集水面、水下、水上及海底在内的立体安全问题。为研究的方便,我们大致可以将其分为海洋地缘竞争、海洋争议、全球性海洋安全问题和深海安全四大方面。它们的发展方向和趋势大相径庭,值得我们高度关注,本文谨做个简单的介绍和论述。

海洋地缘政治竞争加剧

冷战结束后,由于美国独步天下、拥有超强的海上力量,传统的海权之争失去了现实基础,也不再那么令人关注。美国对于自己的海上武力十分自信,认为海洋控制已不再是重大问题,今后的重点是如何更好地运用制海权,打击濒海地区的恐怖主义、失败国家和跨国犯罪等威胁,同时更好地对美军在陆上的军事行动提供支援。

1992年9月,美国海军部长、海军作战部长和海军陆战队司令共同批准并颁布了《由海向陆——为美国海军进入21世纪做准备》的战略白皮书,将支援近岸和陆上作战作为自己的主要使命,使得美国海军上百年的以夺取制海权为中心的马汉传统(On the sea),转变为以力量投送和对陆打击为重点的科贝特传统(From the sea)。及至21世纪头10年,海权问题虽然仍然是地缘政治学家和海军战略学家研究的重要问题,但包括美国在内的世界各大国在军事战略上都未曾高调地将争夺制海权或海洋控制作为海上力量的首要任务。

然而,大约从自2015年开始,情况在发生显著的变化,海洋地缘竞争有重新抬头之势。最大的变数来自美国,面对中国、俄罗斯等大国军事现代化特别是海上力量的发展,美国变得愈发不淡定,认为中俄等国将挑战美国对海洋的控制。

美国战略界人士惊呼,“马汉又回来了”。美国军方则直接将对海洋控制的重新重视反映到了战略及作战概念之中:2015年,美国海军、海军陆战队和海岸警卫队共同发布的《21世纪海上力量合作战略》,频繁强调海洋控制和全域进入(All Domain Access)能力;2017年1月,美国水面部队司令部提出“重返制海”概念,正式推出“分布式杀伤”理念;2017年5月17日,美海军作战部发布《未来海军》白皮书,“重返制海”上升为整个海军的顶层设计,要求美国海军在远洋、近海和濒海地区都要确保海洋控制。美军实施这些概念的区域主要集中在毗邻欧亚大陆的近海地区,重点是西太平洋和北极。

美国战略界和军方的上述认知也在极大影响美国政府的安全政策,2017年12月18日,特朗普政府公布其首份《国家安全战略》报告,将中国界定为战略竞争对手,指责中国意图在印太地区取代美国的地位。

无论中国愿意不愿意,美国发起的这场海权较量已经开始,中国有可能被动地成为主角。而在东海和北部印度洋,中日和中印之间其实也有一定程度的权力竞争。当然,今天的海洋地缘竞争确有新的特点与方式,竞争加剧导致大规模战争的可能性较小,彼此的较量很可能是一种战略相持和战略消耗,而非马汉时代的“决战决胜”。今天海权研究的焦点即是,在新的技术和时代背景下,海洋控制的内涵与此前有何不同?实现海洋控制的方式和手段又有何新的特点?

海洋争议问题进入间歇期或僵持阶段

2016年下半年以来,包括北极、南极和南海在内的全球海洋争议问题有一个显著的降温。降温有诸多偶然的因素,但也有一些深层次的原因。

*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

盘古智库

盘古智库是由中外知名学者组成的公共政策研究机构;秉持客观、开放、包容的宗旨,以建设性态度参与中国现代化进程;践行“天地人和、经世致用”的理念,聚焦创新创业、宏观经济金融与国际关系研究,致力于打造中国最具影响力的社会智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