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库首页>盘古智库
三管齐下以应对未来的不良资产挑战
2017-12-12 15:31:31作者:张明 来源:盘古智库

“未来如果中国商业银行体系或部分商业银行不良资产比率显著上升的话,很可能是通过新的“三管齐下”的手段来加以应对。首先,由商业银行自己来消化部分不良资产。其次,商业银行可以将其账面上的部分不良资产,以市场价值而非账面价值,出售给一些市场化的坏账处置专门机构,由后者来负责处置坏账。最后,中央政府、地方政府,以及有实力的国有企业与民营企业,在特定的情况下,可以为银行注资,以换取银行的部分股权。”


2010年至2016年,中国年度经济增速由10.6%逐渐下滑至6.7%。随着宏观经济的下滑,中国政府采用了各种措施来稳定经济增长,其中自然包括更加宽松的货币信贷政策。这段时间内,单位信贷能够驱动的经济增长显著下降,而实现单位经济增长所需要的信贷投入也显著增加。这说明信贷驱动的经济增长难以为继。随着中国经济的逐渐企稳,保增长的压力开始消退。但由于长期实施的宽松货币信贷政策客观上造成了金融风险的累积,使得中国政府开始把政策重点由保增长逐渐转为控风险。控风险主要有两大政策诉求,一是为了改变金融资源脱实入虚的状况,以增强金融体系为实体经济服务的程度,二是为了遏制系统性金融风险的爆发。

从2016年年底至今,一行三会在进行轰轰烈烈的金融业“控风险、去杠杆”行动。这一行动有助于遏制系统性金融风险的爆发。新成立的金融稳定与发展委员会也有助于加强一行三会之间的监管协调,既覆盖过去的监管空白,也避免监管机构之间的监管竞争。十九大报告再次重申了建议货币政策与宏观审慎监管的双支柱构架,这再次明确在金融强监管将在十九大召开之后得以延续。此外,十九大报告还将房地产价格调控与汇率稳定的职能也赋予了宏观审慎监管的范畴。客观上来讲,金融监管的加强将给那些过去几年扩张较快、经营较为冒进的金融机构,带来巨大的调整压力。

尽管目前中国商业银行体系的不良资产风险整体可控,但未来整个银行体系的不良资产比率仍有可能显著上升,特别是如果房地产市场发生显著调整的话。相比之下,在过去几年资产与负债端扩张更为迅猛的一些中小银行,未来不良资产压力将会上升得更快。从资产端来看,一些中小银行在最近几年的资产增长速度显著超过了大型银行,但最近几年总体上企业投资回报率在下降,这意味着中小银行新增资产中的潜在不良资产比率可能较高。从负债端来看,最近几年以来,一些中小银行非常依赖于发行同业存单来募集短期资金,再通过委外与加杠杆去投期限更长的资产。而一旦货币政策变化或金融市场波动造成短期利率上行,这些中小银行的新增负债成本就会显著上升,甚至可能引发期限错配导致的金融风险。

在1990年代末与2000年代初,中国商业银行曾经有一次大规模清理不良资产的历史。其主导模式是,由财政部发行特别国债,并将发债募集资金注入四大资产管理公司,由四大资产管理公司分别对接四大国有商业银行,前者以账面价值从后者处购买不良资产,并由前者负责后续清理事宜。不难看出,在这一次不良资产清理过程中,主要是中央财政负责买单,最终是政府成立的资产管理公司从商业银行手中接过了坏账,并使得商业银行轻装上阵,最后走上了股份制改造与境内外上市之途。

而在未来新一轮不良资产问题面前,中国政府很难复制1990年代末与2000年代初的不良资产处置经验。这是因为:首先,目前中央政府自身债务水平可谓今非昔比。在1990年代末期,中央政府债务占GDP比率不到20%,地方政府基本上没有什么债务。而如今,即使根据官方口径的数据,中国政府的全口径债务也达到GDP的60%左右。最近几年,通过PPP模式,地方政府的真实债务再次显著增长。根据相关测算,中国全口径政府债务占GDP的比率,目前已经接近80-90%。由于自身债务水平已经不低,中国政府很难复制上一轮全额为银行买单的做法;其次,之所以上一轮不良资产处置过程中国政府全额买单,因为四家大型商业银行全为国有银行,而目前中国市场上已经出现多种所有制的银行,这些银行的坏账处置方式不可能完全相同,政府也没有意愿为各种所有制的银行买单;再次,政府为坏账全额买单的做法很容易引发道德风险,这将对银行经营构成坏的激励;第四,目前中国银行业总体盈利能力较强、资本金与坏账拨备均较为充足,具备一定程度的自我坏账消化能力;第五,相比于20年前,目前中国金融市场的发达程度与多样化程度均显著提高,从而具备了以市场化手段来处置坏账的潜力。

*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

盘古智库

盘古智库是由中外知名学者组成的公共政策研究机构;秉持客观、开放、包容的宗旨,以建设性态度参与中国现代化进程;践行“天地人和、经世致用”的理念,聚焦创新创业、宏观经济金融与国际关系研究,致力于打造中国最具影响力的社会智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