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库首页>盘古智库
印日关系进入“蜜月期”?
2017-11-13 16:46:43作者:林民旺 来源:盘古智库

导读

印日关系随着安倍访问印度似进入“蜜月期”。除了良好的历史关系,共同的现实利益基础也给印日合作带来了巨大的合作动力和利益空间。面对印日加速走近,中国仍应保持战略定力,沉着应对,客观看待两国战略互动带给周边环境的机遇和挑战。


2017年9月13—15日,日本首相安倍晋三访问印度,同印度总理莫迪进行第十次会晤。印日双方签署15项合作协议(备忘录),涉及经贸、投资、人文交流等领域,并发表了一份共同联合声明。从具体成果上看,进展并不算很突出。但安倍与莫迪的互动却显得颇为耀眼。莫迪安排了一场盛大的欢迎仪式,尤其是八公里的公路表演和数万名当地民众的夹道欢迎,凸显两国日益提升的战略伙伴关系。安倍晋三称,日本愿成为“印度永远的朋友”,而莫迪则在推特上表示,“我相信日本和印度的关系将是世界上最具潜力的双边关系,我已经下定决心推动印日两国共同领导印度洋—太平洋地区,甚至世界,走上和平和繁荣的道路”。

印日关系在曲折发展中逐步交好

印度和日本的关系发展并不存在太多的阻碍因素,甚至两国在历史上就有亲近感。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日本帮助并支持印度独立运动的领导者苏巴斯·钱德拉·鲍斯(Subhas Chandra Bose)抵抗英军。而且,在审判日本战犯的远东国际军事法庭上,印度法官拉达比诺德·帕尔(RadhabinodPal)由于同情日本而要求裁定二战的全部被告战犯无罪,日本不少人至今仍对此颇为感激。2007年日本首相安倍晋三对印度进行国事访问期间,专门拜访鲍斯和帕尔的后人。

印度独立之初,印日一度交好。1949年印度给日本的东京动物园送去两头大象,庆祝日本获得新生。1951年,印度邀请日本参加在新德里举行的第一次亚运会,并且同年还拒绝参加旧金山和会,理由是印度认为《旧金山和约》损害日本主权的完整。1952年,印度和日本签署了和平条约,两国正式建立邦交关系。1955年,印度还邀请日本参加在印尼举行的万隆会议。同时,由于印度铁矿丰富,为日本钢铁产业输送了大量铁矿石,也起到帮助日本恢复经济发展的作用。正是在此情况下,1957年5月,岸信介访问印度;1957年10月尼赫鲁访问日本。一年后,日本开始为印度提供日元贷款援助,印度也成为首批接受日本金融援助的国家。

然而,冷战的大格局决定了双方关系发展的基本维度。尼赫鲁奉行不结盟外交,试图独立于两大阵营之外。后来又逐步倒向苏联阵营。而日本的外交基石一直就是以作为美国紧密盟友为基础,同美国紧紧捆绑在一起。因此,1962年中印边境战争爆发后,尽管美国倾向于支持印度,但是日本却继续保持中立;1965年印巴战争爆发时,日本也是采取如此立场。加上印度倒向苏联后,朝着更加内向封闭式的经济发展道路,使得两国的关系渐行渐远。

冷战结束后,印度提出“向东看”政策,大力发展同东亚国家的经贸联系,日本的重要性也随之提升。然而1998年印度进行核试验,导致两国关系降至历史上的最低点。日本不仅参与制裁印度、中断两国政治交流、停止对印经济援助,并且在多边场合,如八国集团(G8)中谴责印度。但是,当美国迅速调整对印政策,特别是2000年克林顿首次访问印度,迫使日本不得不面临又一次被“越顶外交”的尴尬境地。因此,2000年8月,日本首相森喜朗也访问印度,宣布建立“面向21世纪的全球性伙伴关系”,随即取消对印度的制裁,重新将日印关系带入到热络的发展轨道。

尽管如此,日印关系仍旧保持着不冷不热的状态。直至2006年安倍晋三第一次上台后,将印日关系推进到了新高潮。安倍晋三上台前,他就在《致美丽的国家》一书中称,如果“十年后,日印关系取代日美关系和日中关系”,他一点都不会惊讶。更具标志性的事件是,2007年安倍访问印度时,史无前例地在印度议会做了“两洋汇聚”(Confluence of the Two Seas)的演讲,并特别指出:一个强大的印度是最符合日本利益的,同样一个强大的日本也是最符合印度的利益。也正是在安倍执政时期,积极推动了美、日、澳、印的四国对话,并且在2007年开展了首次美日印澳新五国的“马拉巴尔”军事演习。

*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

盘古智库

盘古智库是由中外知名学者组成的公共政策研究机构;秉持客观、开放、包容的宗旨,以建设性态度参与中国现代化进程;践行“天地人和、经世致用”的理念,聚焦创新创业、宏观经济金融与国际关系研究,致力于打造中国最具影响力的社会智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