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库首页>盘古智库
全球货币宽松退潮的背后:一场“迟到的纠偏”
2017-09-27 16:27:42作者:熊园 来源:盘古智库

全球货币宽松退潮的后续影响不容小觑

明者因时而变,知者随事而制。美国已率先收紧货币,缩表年内也会大概率启动;欧元区预计今年9月将公布退出量化宽松的计划并于2018年正式实行,英国将紧随其后,日本也不可能加码宽松。鉴于全球经济复苏的支撑并不牢靠,退出宽松的节奏将是温和的、缓慢的并且可预期的。随着主要发达经济体货币宽松的渐次退潮,全球流动性和汇率环境也将随之改变。

一方面,全球资本流动将转向发达经济体,新兴经济体承压。资本是逐利的,发达国家货币紧收周期往往带来资本大幅净流入。EPFR数据显示,截止2017年上半年,股票型基金流出美国的资金规模较2016年上半年和2016年底分别减少 了83.2%、62.2%,债券型基金流入美国的资金规模较2016年上半年和2016年年底分别增加了24.3%、14.7%。为应对资本外流压力,新兴市场国家特别是高度美元化的国家只能被动跟随,例如哥伦比亚、南非、埃及、墨西哥、土耳其等就先后上调本国利率。

值得指出的是,紧的货币并不必然意味着紧的流动性,流动性全面收紧通常需要金融监管、财政政策和货币政策的组合拳。回看美国1999年和2004年这两轮加息周期可以发现,当时就是紧的货币和松的监管并存,流动性也就没那么紧。当下美国已进入加息周期无疑,但同时特朗普趋于放松金融监管,扩基建也需要宽财政,这意味着以美国为首的货币环境并不会过紧。

另一方面,全球汇率加剧动荡,欧元走强,美元趋弱,新兴难贬亦难升。自2014年7月美联储宣布退出QE以来,美元一路走强,截至2016年末涨幅高达28.3%。今年以来,在美联储加息预期已被市场定价、特朗普“新政”大幅不及预期、美欧之间经济和货币政策预期差收窄等因素的共同影响下,美元指数开始回调:截至2017年7月21日,今年以来美元已大跌逾8%至95下方,同期欧元兑美元则上涨10.9%并触及2015年5月以来新高至1.16上方。往后看,欧洲经济正处于复苏上半段(低利率+外需拉动+德国带头向好),未来将继续走强,美国经济受特朗普影响则存在走弱可能。因此,欧元仍有上涨空间,美元走强将受到明显制约(美元指数中欧元占比57.4%)。考虑到美联储缩表将提振长端利率、欧英央行实质性收紧货币预计最快也要到2018年、特朗普预期可能边际修复等,美元将下跌有底。

在美元趋弱、欧元走强的大背景下,新市市场国家货币总体难贬亦难升。历史看,过去两轮美元强势周期都发生了新兴市场国家汇率大崩盘的情形,本轮仍不能排除这种可能性。例如埃及、尼日利亚等一些新兴市场经济体就采取了允许汇率自由浮动等举措来应对冲击。之于人民币,2016年末近乎“破7”,我国外汇储备余额也一度跌破3 万亿美元的重要关口(较2014年6月近4 万亿美元的峰值缩水25%)。所幸,得益于美元弱势调整、人民币中间价报价机制引入逆周期调节因子和有关当局加强管控,今年前7个月人民币兑美元汇率走稳在6.8左右,外汇储备自今年2月起也连续5个月回升。展望后市,预计人民币保持稳定,年内“破7”已无可能。


*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

盘古智库

盘古智库是由中外知名学者组成的公共政策研究机构;秉持客观、开放、包容的宗旨,以建设性态度参与中国现代化进程;践行“天地人和、经世致用”的理念,聚焦创新创业、宏观经济金融与国际关系研究,致力于打造中国最具影响力的社会智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