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库首页>盘古智库
301调查要来?临渊恨“渔”,不如退而结网
2017-09-06 16:37:47作者:万喆 来源:盘古智库

引子

日前,特朗普授权审查所谓的“中国贸易行为”,一石激起千层浪,大家纷纷奔走相问,中美是不是要打贸易战了?

其实,可以激动,但或者没有必要这么激动。

先看看我们在激动啥。


霸道的“301”

特朗普的行政备忘录中,特别强调了审查中国在技术转让等知识产权领域的做法。一时间,美国的“301条款”成为热门。

有关贸易制裁的法规很多,为什么我们对“301条款”这么“情有独钟”而“闻之变色”?

的确,即使在知识产权保护方面,即使在单边制裁方向,除了“特别301条款”,也还有“337条款”。

“337条款”也可谓久负盛名。与传统反倾销壁垒相比,反倾销只能在实际出口具有一定规模后才能进行调查,企业在补征反倾销税后一般还是可以进口。而“337条款”则可选择产品未形成出口规模前就封杀,还能阻拦所有的与产生知识产权侵权纠纷的产品相关的整个行业。2002年以前,其“受害者”主要是日本和我国台湾;2002年以后,我国大陆成为遭受“337条款”调查最多的国家。

“337条款”够厉害了吧?“301条款”更厉害。

“337条款”的申诉主体必须满足,一是必须是美国当前合法有效的知识产权人;二是被诉方的进口产品有侵犯其在美国的知识产权的可能;三是其企业属于美国国内应受到保护的生产知识产权产品的行业;四是其企业的发展受到了摧毁或实质损害。

而“301条款”呢?有“四不”。第一,不一定需要有主体申诉。有人哭诉也可以,没人哭诉,贸易代表自己一高兴了,就可以进行调查;第二,不一定局限于美国。这种所谓的“不公平”可以发生在与美国有商品贸易或服务贸易往来的国家境内,就是说,想和我来往,就得接受我可能办你;第三,不一定是具体行业或公司,而是该国整个国家的任何一个行业;第四,不一定有“实质”损害。基本上靠贸易代表觉得。

定义很宽泛,自由裁量权很强大,“301条款”很霸道。

对谁动过手?

无论是“301条款”或者“特别301条款”,以及“超级301条款”,从历史上看,多数是以协商和和解告终。

1995年的美日汽车贸易战,美国根据“301条款”,单方面宣布对日本贸易制裁,对来自日本的豪华轿车征收100%的关税。以此威胁日本向世界汽车商开放市场,并且加强市场透明度和竞争性。不断施压下,与日本达成了基本协议。

台湾也曾经是美国301条款的重点关注对象。理由是台湾在上世纪90年代的有线电视台和录像带侵权盛行,盗版计算机软件和CD满天飞等。在美国的压力下,台湾从被动到主动,修订了版权法、商标法和专利法等,不断提高知识产权保护力度,甚至不惜为美国产品提供“超级保护”。

当然,也有“不信邪”的。印度的知识产权保护一直饱受美国诟病,对药品的专利保护问题长期不能解决。美国与印度从GATT时代开始,一直把“官司”打到WTO时代,除了引用301条款,也援用了GATT条款和WTO的争端解决程序。印度先是在国内强大的民族主义情绪下立场强硬,失去了免税待遇,并面临制裁威胁,最终还是修订了国内法。

而对于中国,1991年、1994年和1996年都发起“301调查”。事实上,1989年美国发布《特别301报告》以来,中国年年榜上有名。但上世纪90年代的调查和磋商中,中国虽作出了不小让步,但从司法到执行,也确实在知识产权保护上取得了不小进步。

2010年,中国“入世”后,第一次遭受美国“301调查”,剑指新能源。最终,中国修改相关行业条规,减少补贴,双方达成协议。

应该说,霸道诚然,但说导致日本等国的衰退,还是比较附会的。301主要是美国贸易代表利用贸易政策推行其价值观念的一种手段。

*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

盘古智库

盘古智库是由中外知名学者组成的公共政策研究机构;秉持客观、开放、包容的宗旨,以建设性态度参与中国现代化进程;践行“天地人和、经世致用”的理念,聚焦创新创业、宏观经济金融与国际关系研究,致力于打造中国最具影响力的社会智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