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库首页>盘古智库
中国对非洲民间外交
2017-08-18 17:18:06作者:刘海方 来源:盘古智库

中非民间外交出现的背景

80年代之前,中非之间交往基本上存在于官方层面,即便有发生像坦赞铁路建设时期大规模的人员进入(建设期中方进入非洲两个国家的人次达到5万)的情况,也是以承担政府项目为目标,几乎没有个人动因推动的人员往来流动;同样,以促动相互认知和理解为目的的文化交流,也没有民间的动力进入,尽管很多非洲留学生来到中国,很多学者学生互相访问学习,已经呈现出民间外交的形式,但实质上都还是国家意志的具体体现,还不能说是真正自觉的民间外交。

1.经济联系增加,彼此人员进入急遽增加——自下而上的全球化景观

传统上在非洲的华人人数一直有限。改革开放以前在非洲生活的华人华侨数量有限,南非最多,然后就是有限地分布在毛里求斯、马达加斯加、留尼汪、塞舌尔等印度洋沿岸岛国中,有的已经是第4、5代人,但整体上华人一直是沉默的少数,非盟前任主席让·平和津巴布韦教育部长朱慧琼女士这样有影响力的非洲华人更是凤毛麟角。

20世纪50-80年代,曾经陆续有香港、台湾人在种种政治、经济和社会政策背景之下移居非洲各国。然而,真正大规模的华人来到非洲还是在大陆改革开放以来。受到80年代末以来的“出国热”的鼓动, 一些同样憧憬“欧风美雨”的中国人,选择相对更加容易的非洲作为走出国门的跳板——比如当年比较早移居南非的新华人华侨中间,首先是来自于“赶时髦”的上海,他们的行动,正是弄潮儿对当时在中国悄然涌动的商品经济大潮的追逐。意料之外的,这些比较早到达非洲的新移民中,大多数因为非洲大陆的魅力而留下来安居乐业(当然在南非约翰内斯堡这样犯罪率较高的城市,近些年来又出现了华人再次移民到澳洲或者美洲的情况,也有人选择叶落归根)。

第一批80年代以后从中国大陆来到非洲的个体移民,往往曾经任职于使馆、医疗队、国营外贸公司或执行其他援外项目,抑或是这些公职人员的家人朋友。在中国公司体制急剧变革的时代,辞掉了公职身份到非洲创业,借诸在对非业务的官家机构工作时候积累的信息、知识和人脉关系,他们得以软着陆进行跨文化经营,范围涉及饭店、零售批发公司或者房地产,逐渐也有人从事实业。改革开放以来的第一批走出国门的中国公司就是这样建立起来的,也有的本身就是当年执行国有工程、农场等项目的公司人士,在当地注册后完成了本土化转型的同时,很多公司的性质上也往往从央企或者省市级别的国企转化为私企或者民企。

尽管存在诸多语言和文化差异,但这些个体经营者如果希望长期发展就别无选择,必须积极融入、并且对于当地社会具有足够的尊敬心态和共生意识。先来者呼朋引伴,逐渐吸引了大量效仿者。从非洲国家的主要城市,华人中小商户逐渐把商店一直开到了非洲大陆上最为偏僻的山村;10-15年前,这些非洲老乡根本不可能想象买得起新衣服、新鞋子——对他们来说,那曾经只是上流社会和原来的殖民者们才能梦想的东西。有使馆官员估计,私营工商业者对于中国和南非双边经贸往来的贡献达到了30%,他们对于非洲社会的发展和增进双边关系的贡献都值得关注。

如果说,这批个体创业者更体现了近代中国海外移民自发地依靠家族和乡土关系的牵引而漂洋过海的特点,目前在非华人中间更重要的群体是跟随工程项目来到非洲的“跨国迁移者”。90年代以降,随着中国国内建筑市场的日渐饱和,建筑公司只能“走出去”进入全球市场进行工程承包(2002年底召开的中国共产党十六大才将“走出去”宣布为清晰的国家战略),较早进入且有长远国际化战略的公司恰好迎头赶上非洲国家90年代以来摆脱战争影响、重建基础设施的黄金市场时机。中国路桥公司、安徽外经公司等就是这一批走出去公司的佼佼者,他们逐渐开始脱离中国政府援助项目的扶持,而是凭借良好的信誉在非洲市场上竞标世界银行、非洲开发行、阿拉伯基金等提供的工程;很多出自他们汗水的道路也因为质量上乘被评为“样板路”,这当然对他们的国际市场上的声誉又是一种促进。深得非洲国家信任的中国公司,往往也能获得其他国家的项目,爱尔兰驻莫桑比克使馆就是由南京建筑有限公司完成的;美国国际开发署的统计显示,近年来大部分在非洲的基建项目也都是由中国工程公司完成的。在收获利润的同时,这些中国公司也获得新的光荣,那就是正在用中国道路实现非洲大陆的联通。

*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

盘古智库

盘古智库是由中外知名学者组成的公共政策研究机构;秉持客观、开放、包容的宗旨,以建设性态度参与中国现代化进程;践行“天地人和、经世致用”的理念,聚焦创新创业、宏观经济金融与国际关系研究,致力于打造中国最具影响力的社会智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