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库首页>盘古智库
工会是曹德旺们“走出去”绕不过去的一道坎
2017-06-22 17:11:21作者:万喆 来源:盘古智库

两次被绝望和两次很绝望

2016年12月,一篇关于曹德旺“外逃”的文章红火了大街小巷,文章表示,曹德旺去美国开工厂啦,他跑啦,说明他对中国的营商环境和未来发展很绝望啊!

一向潜心闷声做大事的曹德旺只好被一系列“板儿砖”拍出水面,表示,我没有跑,我早就在美国投资建厂了,而且我在美国建厂完全是因为经营需要,而且我是实实在在的建厂踏踏实实的干企业,而且中国还是我的大本营。天哪,我就这么一件清清白白正正当当的事儿,你们怎么就编出那么多花儿来呢?我真是“被绝望”的!对这些标题党,我实在是很绝望啊!

人民群众一看,剧情大反转,一边批评媒体不够负责,一边借此机会也讨论了一下中国营商环境,也算是将这个“假”新闻事件变成了好事。

熟料,过得了冬至,过不了夏至,关于曹德旺的消息又闪瞎了大家的眼。这次,始作俑者是《纽约时报》,阐述了曹德旺在美国工厂和工会的“仇怨”,主要精神是,老曹,你摊上事儿了,你摊上大事儿啦!消息一回国,中国自媒体添点油加点醋,直接就喊出了,曹德旺在美国举步维艰,他对美国的营商环境和未来发展很绝望啊!

曹德旺潜水的头顶还没被没过去,只好又浮出水面,表示,我没有遇到流氓围攻,我没有遭遇大难,我没有混不下去,我没有夙夜难眠对影长愁泪湿青衫捶胸悔恨。天哪,企业运营已经很费心了,你们能不能不要给我的股价添堵?《纽约时报》已经够烦人了,一半儿报道都是他们“脑补”的,中国自媒体再一“回锅”,炒得是火热,可是我真的是“被绝望”的!对这些标题党,我实在是很绝望啊!

劳工制度是“走出去”绕不过去的一道坎

其实,对于“走出去”的中国企业而言,工会或者类似工会的组织是绕不过去的一道坎。

看远些的,北京首都钢铁公司1992年斥资1.18亿美元收购秘鲁铁矿,成立首钢秘铁。仅用了一年时间,就使连年亏损的秘铁起死回生、扭亏为赢。可是,靓丽业绩背后,是可怕的劳资旋涡。公开报道中,“罢工”是与“首钢秘铁”联合最为紧密的一个话题,频率和密度都让人咂舌。一方面,由于秘铁之前“私有化”时就已经开始重组计划,辞退员工,而首钢接收后,这笔账被完全算到了他们头上;另一方面,首钢收购后一年,邀请秘铁工会领导人前来北京友好访问,他们深受感动和震撼,返回秘鲁后,就提出按照中国社会主义企业的模式增加福利。连续几年大幅加薪,企业难以承受重荷,劳资双方矛盾不断扩大和恶化,企业几度陷入困境。

看近些的,2004年底,上汽并购双龙。2005年,双龙工会就开始以罢工要挟。他们既反对结构调整,因为这可能意味着裁员;又反对在中国建合资工厂,生怕把工作岗位流失到中国去了;还反对上汽股份未能兑现收购时承诺的投资计划,觉得这是对企业的不负责任;并且旗帜鲜明的反对上汽独立开发第一款双龙新车,认为与上汽中国工厂共享技术平台是“技术外流”。2006年中,听说要加快改革,韩国员工举行了三步一拜的游行抗议。虽然在管理层斡旋和许诺下,轰轰烈烈的罢工风波最终平息,但2009年,双龙宣布进入类破产的“回生”程序。

工会的威力大大的

工会或者类工会组织在不同国家的“斗争”也有不同形态、渠道和方式。

有的国家,如玻利维亚、厄瓜多尔等,没有完善的工会组织;有的国家,如尼日尔、柬埔寨等,有工会组织,但总体方式比较温和;有的国家,工会组织机构健全、工作手段强硬。有的太过强硬,甚至“越俎代庖”。在阿尔及利亚,与当地员工产生法律纠纷,基本不可能胜诉,工会经常直接“话事”中资企业的人事管理。在阿根廷,工会常常插手甚至操控招标活动。

*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

盘古智库

盘古智库是由中外知名学者组成的公共政策研究机构;秉持客观、开放、包容的宗旨,以建设性态度参与中国现代化进程;践行“天地人和、经世致用”的理念,聚焦创新创业、宏观经济金融与国际关系研究,致力于打造中国最具影响力的社会智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