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库首页>盘古智库
特朗普拒绝了未来 是气候变化还是气数变化?
2017-06-06 16:50:11作者:万喆 来源:盘古智库

引子

全球气候变化治理事业遭遇飓风。特朗普宣布美国退出巴黎协定。


这世上有两种情况最难谈判。

一种是利益相关。

一种是利益不相关。

利益相关的意思是,这是我的心头肉啊,说什么也不能让步。谈不下来。

利益不相关的意思是,这关我什么事,我不同意你咬我呀。谈不下来。

气候变化大会(简称“气变大会”)两种情况兼而有之,所以,气变大会的主题通常就是,谈不下来。

2015年,气变大会格外引人关注,打破了长达十几年的坚冰,达成了人类可持续发展目标的新一个里程碑式国际条约《巴黎协定》。

纵观历史,全是巧合,无关巧合。气候变化大会无关气候,有关气数。

公约缔结,滚滚长江东逝水。

浪花淘尽英雄。

气候变化关系人类的命运,这不是今天才意识到的。

1979年,世界气象组织就在日内瓦召开了第一次世界气候大会。

1990年,第二次世界气候大会召开。

8月,IPCC首次发布评估报告,直指温室效应。

10月,大会要求联合国大会“毫不迟疑”地开始谈判。

12月,联大第一次就气候变化问题做出决议,审议了《第二次世界气候大会宣言》,设立“气候变化框架公约政府间谈判委员会”,就制定《气候变化框架公约》进行谈判。

马不停蹄。

1991年,第一次谈判在华盛顿举行。

1992年,联合国环境与发展大会在巴西里约热内卢召开,批准了包括《公约》在内的一系列具有约束力的国际条约。

《公约》是第一部全面控制温室气体排放的国际文书,奠定了国际应对气候变化的法律基础。

无独有偶,随便回想,那几年发生的最大事件是什么?

20世纪80年代末到90年代初,东欧剧变。1990年,两德统一。1991年,前苏联正式解体。

没错,冷战结束,两极格局终结。

全球都认为世界将趋向于“单极”,美国雄心满满。

在此时建立气候变化这样一种新架构,既是增加自己手中政治砝码的好机会,也是重塑国家价值推广的新方案,与此同时,为了显示怀柔和进一步拉拢,《公约》非常“宽容”,文本中最后引入了人均排放概念,将中国和绝大部分发展中国家排除在外。

京都谈判,是非成败转头空。

青山依旧在,几度夕阳红。

《公约》缺乏强制性的法律约束力和实施的具体细则。

1997年,通过了具有法律约束力的《京都议定书》。美国在最后关头签署了该议定书。

然而。

在京都谈判的关键时刻,美国参议院全票通过了伯瑞德-海格尔决议,表示美国经济绝对不能受损。

1998年,克林顿政府宣布《京都议定书》是“有缺陷的和不完整的”,不会将其送参议院批准。

2001年,布什政府宣布正式退出,一时轰动国际。

美国为什么要杯葛又先签署?

那几年发生了什么?

1993年,《马斯特里赫特条约》正式生效,欧盟成立。

1995年,《申根公约》正式生效, 1996年年底,扩展到近乎全欧盟会员国。

1998年欧洲中央银行成立,1999年欧元开始运作。

欧洲重新振作上路了。

请猜想一下美国心理该是有多不平衡。

美国的国际气候变化计划实质上是为其国家能源安全等战略服务的,实施节能减排等并不符合其实际利益。而欧盟则想利用这个机会成就自己的国际地位。欧盟企图利用其较高的发展程度及在环保领域较强的技术优势、民众较高的环保意识和理念、国家较为完善的环境政策法制,实施将自己打造成“通过榜样示范进行领导”的软领导战略。美国绝不愿意看到欧盟成为一个规范性力量,因此,与发展中国家联合以抗衡欧盟成为了最终策略。这种半推半就本极不情愿。签或者不签,背后是合纵连横。从鸿门宴到空城计,最后演成一出“挥泪斩马谡”也就不足为奇。

*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

盘古智库

盘古智库是由中外知名学者组成的公共政策研究机构;秉持客观、开放、包容的宗旨,以建设性态度参与中国现代化进程;践行“天地人和、经世致用”的理念,聚焦创新创业、宏观经济金融与国际关系研究,致力于打造中国最具影响力的社会智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