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库首页>盘古智库
雄安大计谋新篇 监管整肃待协调
2017-05-02 17:17:55作者:盘古宏观 来源:中国经营网

(四)金融整肃“风暴”来袭,“负债荒”、“资产荒”同呈现

大资管领域的统一监管框架呼之欲出。银行、信托、保险、基金等子行业发展迅速且呈现出跨界融合发展的趋势,我国的资产管理获得了快速发展。但是,资产管理领域确实存在两大风险。一是非标准产品盛行。二是表外业务信用化。资产管理最为本质的特征就是表外业务,对于银行而言,表内业务属于间接金融,而资产管理业务属于直接金融,两个业务最为重大的影响在于对资本金以及其他微观监管指标的约束上。业务本质以及监管标准的差异使得表内表外业务出现了两个重大的趋势:表内业务表外化和表外业务信用化。最后的结果是资产管理机构(包括银行)从一个资产管理专业中介变为资产负债信用中介。

面对日益强大且具有系统重要性的金融“子行业”,金融监管当局看到了其中的风险,相关当局亦对风险进行了相应的管控,票据空转、买入返售、信托收益权等都受到了较为严格的治理。本次《意见》在资产管理的表内业务与表外业务、管理中介与信用中介、投资范围与限制范围、风险防控等方面都有重大的举措,对于完善资产管理领域的监管具有重大的促进意义。但是,对于银行理财、信托、保险理财、券商集合计划和基金公司子公司等的影响十分显著,金融机构的资产配置将面临巨大的压力,即金融体系内的“资产荒”。

面对更严格监管,银行业将面临“资产荒”和“负债荒”双重压力。2016年开始实施宏观审慎评估体系(MPA)以来,银行业监管日益强化,2017年表外业务被纳入到MPA体系之中。金融部门与实体经济的“渐远”关系根本原因在于实体经济能够提供的收益率在下降,出现了金融部门所面对的“资产荒”,即实体经济内的“资产荒”。金融部门以主动负债甚至杠杆操作来对冲资产收益率下滑以及风险溢价提升的趋势。这种资产负债的错配在政府政策收紧和金融监管强化的过程中主动负债模式可能演化为一个“负债荒”。金融机构面临的可能是“资产荒”和“负债荒”的双重压力,4月24日10年期国债再度逼近3.5%。


金融监管整肃强化的一个政策问题是监管协调问题。目前,一行三会及其他监管者基本都采取了重大的金融监管措施,重在抑泡沫、去杠杆、防风险,这是必要、及时的。但是,一个问题就是一行三会等监管机构存在政策协调相对较弱的情形,比如人民银行宏观审慎评估体系与银监会微观监管标准如何协调、人民银行收紧市场流动性与银监会等部门的专项整治如何协调。监管弱协调会导致三个问题:一是金融机构无所适从,在短期内无法适应多头、多措甚至多标准的监管。二是金融机构监管规避,在审视相关政策之后可以利用监管协调不力来进行监管规避,从而弱化监管效率。三是,监管政策叠加引发重大的、超乎单个监管机构估计的衍生风险,比如,人行稳健中性政策和银监会强化专项整治是否会使得银行间市场流动性出现异常变化,资产管理强监管与股票市场强监管是否导致股票市场异动波动。

三、政策趋势

第一,雄安新区重在规划。雄安新区作为继深圳经济特区和上海浦东新区之后又一具有全国意义的新区,是千年大计,是国家大事。如何发挥雄安新区“千年”发展的历史意义,可能以下四个方面是重要的:一是承接北京的部分非首都功能。当然,首都功能和非首都功能可能很难绝对的区分,更不能假定为对立关系。二是成为改革任务的新载体。深圳特区、浦东新区的发展更多是一种“开放”导向,期待雄安新区能承载一种“改革”导向的历史责任。改革与开放二者紧密关联,但是,从开放主导到改革主导的探索,可能比建设一座副中心更加重要。三是发挥要素集聚和产业转型发展的功能。没有产业支撑的新城区,内在的发展功能可能就比较弱,对京津冀一体化的要素集聚和资源配置的贡献可能就不显著。最后是公共服务均等化的功能。从本质上讲,京津冀一体化的经济要素流动已经较为顺畅且深入,一体化的核心仍然是与公共服务领域一体化的问题。雄安新区在要素自由流动和公共服务均等化上需要有创新性思维。

*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

盘古智库

盘古智库是由中外知名学者组成的公共政策研究机构;秉持客观、开放、包容的宗旨,以建设性态度参与中国现代化进程;践行“天地人和、经世致用”的理念,聚焦创新创业、宏观经济金融与国际关系研究,致力于打造中国最具影响力的社会智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