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库首页>盘古智库
从晚会看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供给侧与需求侧相杀相爱
2017-02-20 17:14:28作者:万喆 来源:盘古智库

引子

从晚会的市场效应来看,供给与需求始终在进行一场互相纠缠、互相切磋、互相博弈的游戏。其实供给侧这种“相杀相爱”的烦恼正是市场中的正常现象。互相促进,才能最终使生产力和生产效率不断提高,这就是发展的正常规律。


元宵过,在中国传统文化中,才可以说,年过完了。盛大的节日,当然免不了有个同样盛大的电视晚会。

近年来,我国的晚会现象蓬勃发展,但所受评论的分化度也越来越大,作为市场上的供给侧,所面临和承受的问题、压力,与现实中商业社会有许多可通之处,都在历史潮流中找寻最优均衡。

改革从来也永远不会停止

我们常常说要进行晚会的改革,然而改革时时刻刻都在进行。

1956年就有以录影形式进行的春节联欢晚会,1983年我们熟知的是第一次“直播”的春晚。此后,央视和各个电视台的春晚,各种春节和各种节日的晚会,层出不穷。从量上看,百花齐放,从质上看,日新月异。

不论是在大喊“要改革”,或者默默耕耘的任何一年、一时,晚会设计者们从来都在绞尽脑汁地竭尽全力进行改革。80年代以前,晚会们极度的小心翼翼,但在零打碎敲的寻找敏感点。80年代开始,晚会在不断丰富内容的同时进行着“试错”。90年代有了许多“突破”。2000年后各种晚会在内容、形式、效果上不断翻新,花费最大,但也同质性更强的局势在形成。2010年后晚会基本上进入瓶颈期,虽然作出了许多努力,但是仍然很难再有轰动效应。

这几乎是个很明显的类经济周期例子。从边际效应来说,作为一种文化传播的手段,必然会经过这样一段被接受-被吹捧-被吐槽的效应递增和递减市场周期。如果加上50年代以前的中国传统文化历史,事实上,我们可以将早期“春晚”视之为跟随在之前周期末尾的一部分,因此,这是一个先“复苏”而后“繁荣”继而面临“衰退”可能的过程。

晚会们的主旨和演变,与整个社会的周期性演变也基本上是一致的,其变革所沿轨迹与当今中国经济发展、社会变革和价值观的变化如出一辙。由于中国近三十年来经济高速发展,社会激烈转变,价值观的碰撞和磨合十分惹眼,这些全会反映在整个市场中,或者,更准确的说,这些全会作为市场在社会中反映出来,而晚会作为市场中一种供给,则无时无刻不感受得到此种变化,因此自身也在不断适应,努力改革。

改革都需要供给侧结构性改革

而尽管晚会“改革”一直存在,也很明显的是,一方面在特别“繁荣”的状态下,改革的动力往往变弱,手段取向简单化,比如请大腕儿,一时间风起云涌,晚会变成“烧钱”游戏。另一方面当一段时间的改革动力变弱,必然会有个新的改革呼吁的爆发点,大家会说,这个我们不爱看啦!通常我们说是因为观众的审美疲劳,其本质是市场需求的发展已经超越了供给侧的能力,出现了结构性不良。而其成因,绝不是在观众开始“呼吁”才有的,而是长期以来,应有的“改革”始终不到位积累的结果。

从这个意义上来说,改革不是一个特有名称,改革无处不在、无时不在、无所不在。提出或者不提出改革,由于市场自身的动态变化,改革都必须而且也都在进行。提倡或者不提倡改革,改革都是细雨润无声般的存在,势必要将市场从头浇到脚,是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关系。

而且,大声疾呼“改革”,却往往是改革在一段时间内被忽略的结果。因为不能及时跟随、掌握市场的动态变化,不能将改革作为常规选项进行执行,才导致阶段性的市场需求侧与供给侧的结构性出现较大差异,供给需求出现扭曲,使市场不能正常运行,破坏了均衡的基础条件,无法达到整体福利最大化。

*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

盘古智库

盘古智库是由中外知名学者组成的公共政策研究机构;秉持客观、开放、包容的宗旨,以建设性态度参与中国现代化进程;践行“天地人和、经世致用”的理念,聚焦创新创业、宏观经济金融与国际关系研究,致力于打造中国最具影响力的社会智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