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库首页>盘古智库
中国如何参与全球经济治理?
2017-01-19 16:16:04作者:翟东升 来源:盘古智库

引子

1月17日,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出席世界经济论坛2017年年会(又称“达沃斯会议”),瑞士小镇再掀“中国热潮”。

当前,在经济全球化进程遭遇逆风,政治不确定性骤升,新一轮科技革命初见端倪,传统和非传统安全风险相互交织,人类发展前景充满大变局的“十字路口”,世界对中国充满了期待。

中国该如何参与全球经济治理?


关于庞老师刚才提到的“去全球化”,需要明确它不同于反全球化。反全球化是一种态度,去全球化是对2008年以来一系列数据和事实的描述。过去30年持续增长的指标,包括贸易占GDP比例、跨境直接投资和金融资产等指标出现停滞。贸易出现了停滞,而跨境资本流动出现了反转,包括跨境金融资产等等。这些指标背后就是全球化的若干动能减弱、消失乃至反转,比如各国国内的分配出了问题,各国的意识形态、主流的意识形态出现了变化,以及其它好多因素。

关于全球经济治理,大概有这么几个点:

继续强化对美元货币政策的全球治理

一是在全球货币领域,美元是全球货币,它的利率和汇率波动对全球造成巨大冲击,包括最近中国人民币汇率遭受的外部冲击、资本外逃等等,其实都是源于美元货币政策变动的外部性。

早在2011年至2013年,我在人民大学对外战略研究中心每年搞一次闭门会议,把今天的现象都做沙盘推演过了,背后因素就是美元加息引发外围国家的宏观经济波动。之前美国都在不断的扩大货币基础,使得流动性泛滥,这种流动性没有进入美国的实体经济从而避免了通胀,但是资产负债表急剧扩大,利率大幅压低,使全球发展中国家经受了流动性泛滥。所以2011年开始的外围政治动荡,比如说阿拉伯之春,它的一个重要背景就是全球流动性泛滥,美国量化宽松导致全球流动泛滥,阿拉伯世界失业率偏高、通胀率偏高,再加上太多的年轻人,年轻人占的总人口比率达到高峰,这“三高”导致社会动荡。美国实际让全球经济体一起分担它的泡沫调整代价。2009年以来大量东南沿海的民营企业家做套息交易,借了便宜美元弄到中国放高利贷。如今潮水反转了,美元从2015年底和2016年底两次加息,当然主要是靠嘴巴加息,反复地告诉市场,美元准备加息了,引导预期。现在又开始讨论缩表问题,市场预期2017年会加三次息,目前美元指数101左右,其实已经把这样一种预期体现在价格里面,目前市场出现美元荒,假如2017年进一步大幅加息,使得全球的美元荒以及中国的资本外逃更加严重,人民币国际化和资本项目放开以及其它配套的金融改革会遭受某种挫折,不得不做一定回调。大量发展中国家货币动荡暴跌,其实相比它们,人民币已经相当强势了,是主流货币中最强的,除了美元之外,人民币是最强的货币,没有之一。

我预判2018-2019年,全球金融市场的真正挑战是2018年2月份耶伦下台之后的美元降息和美元指数大跌。耶伦2017年主要任务是捣乱。因为2016年底之前作为民主党人的耶伦的主要任务是保皇,保奥巴马和希拉里,结果没保成,现在2017年的核心任务,她就是给特朗普捣乱,所以,缩表和加息可能是2017年面临的风险。2018年特朗普换的人一定会搞减息,因为美国债务存量会特别大,现在将近20万亿,(当然有不同的统计口径,有人说社保基金所持有的美国国债不能算,但是我认为必须算,所以现在已经是106%的GDP债务)再加上特朗普的减税、基建扩张、军工投资,总之,这些东西都会导致负债开始扩张。要把如此巨大的负债滚动下去,必须要做的事情是把它的利息成本,即为了滚动存量负债所支付的利息大幅降下来。这个降息的过程从现在开始对全球金融市场形成又一轮大冲击,现在美元进一步升值的空间已经不大,但是真正下面大的动荡是美元减息,很可能是2017年下半年开始、2018年上半年,在对外经济政策方面议题是特朗普重搞广场协议,1985年是要求美欧要求日本升值,2018年是美国单挑全世界,要求人民币、欧元、英镑、日元对它一块儿升值,然后美元减息。

*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

盘古智库

盘古智库是由中外知名学者组成的公共政策研究机构;秉持客观、开放、包容的宗旨,以建设性态度参与中国现代化进程;践行“天地人和、经世致用”的理念,聚焦创新创业、宏观经济金融与国际关系研究,致力于打造中国最具影响力的社会智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