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库首页>盘古智库
超越“保汇率保外储”之争 开创“投资大进大出”局面
2017-01-13 16:45:48作者:吴志峰 来源:盘古智库

引子

外管局近日公布了2016年外汇储备余额3.01万亿美元,全年外储下降约3200亿美元,并且承认央行稳定人民币汇率是导致外储下降的主要原因。一时,保外储还是保汇率这一问题也被尖锐地提出来。不管汇率就能保住外储吗?完全不管汇率能不能守得住?依靠行政管制能否有效抑制资本外逃?


保外储还是保汇率?随着近期人民币汇率连续走低,以及外汇储备的连续下降,这一问题也被尖锐地提出来。外管局近日公布了2016年外汇储备余额3.01万亿美元,全年外储下降约3200亿美元,并且承认央行稳定人民币汇率是导致外储下降的主要原因。对此,余永定老师等认为应该舍汇率保外储,不要为稳定人民币汇率再消耗宝贵的外汇储备。同时也有专家呼吁限制居民每年五万美元的换汇额度,有关部门分别对企业投资甄别、地下钱庄及比特币等数字货币逃汇、居民换汇用途加强了检查和管制,一时大国定力的思维恍惚,市场管理重回行政管制老路。

政府逃不开行政管制思维可以理解,而且如果我们的思维仅仅局限于保汇率还是保外储这个层次,那我们能想出的政策工具也不可能缺少行政管制。不过,我们要想清楚一系列问题,不管汇率就能保住外储吗?完全不管汇率能不能守得住?依靠行政管制能否有效抑制资本外逃?

回答这些问题,一定要基于中国是世界第二大经济体的现实。我们现在是超过十万亿美元的经济体量,不再是八九十年代的经济规模。我们是世界第一大贸易国,第二大投资国,产业已经深度融入到全球经济之中,对外经济联系千丝万缕枝枝叶叶曼妙多姿,指望采取更严格的资金管制手段就能及时抑制资金外流并不现实,这是第一;第二,实行严格的资金管制势必对中国与全球经济的联系进行钳制,由此导致的生产贸易效率的损失是不可想象的,这将是中国经济难以承受之重;第三,要保汇率必须启动行政管制,行政管制导致效率损失,由此加重经济下行又进一步导致资金外流和贬值,形成恶性循环,而且贬值预期与经济下行发生共振,对这种经济态势的调控将变得不可预期,容易导致拉美国家经常出现的类似紊乱局面。

因此,我们务必跳出问题来看问题,不可囿于保汇率还是保外储的困局。解决这个问题一定得有大视角,要始终记得中国经济的大局。中国经济的大局是什么?这个大局就是中国是世界最大的制造国、最大的贸易国,是第二大的投资国,第二大的经济体。继续以改革促开放,以开放促改革,保持和坚定融入全球经济体系是中国最大之国策,是中国最大之利益,也是中国参与全球治理发挥全球影响力推进全球议程的基石,没有这个基石,中国推动一带一路等战略将丧失根本。

回顾二十世纪八十、九十年代,我们以贸易的大出大进推动了中国融入世界贸易体系,今天我们也应该以投资的大出大进来进一步建立中国在全球经济体系中的牢固地位。因此,我们应该跳出“保汇率还是保外储”这样的狭窄视角,改变以行政管制维稳的惯有陈旧思维,从改革开放的大国策出发,以更宏大的视野、更大胆的气魄、更坚毅的步伐,建设一整套“欢迎外国资本走进来、推进中国资本走出去”的政策和制度,形成“欧美日与中国、中国与亚非拉”的双环流经济体系。在这个体系中,中国是双环流的核心,这个核心在引导欧美日发达资本进入中国,将中国融入全球经济体系,同时又带动中国周边、带动一带一路沿线、带动亚非拉等外围经济体实现包容性发展,这才是最大的中国大局和最高的中国利益。只有从这个最大的局出发,像保外汇还是保外储的问题才能有解!

*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

盘古智库

盘古智库是由中外知名学者组成的公共政策研究机构;秉持客观、开放、包容的宗旨,以建设性态度参与中国现代化进程;践行“天地人和、经世致用”的理念,聚焦创新创业、宏观经济金融与国际关系研究,致力于打造中国最具影响力的社会智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