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库首页>盘古智库
2016年,欧洲为何状况频发?
2016-12-20 16:31:18作者:储殷 来源:盘古智库

引子

特朗普上台,美国孤立主义的回潮会让全球化进程发生重大倒退,但这种倒退却很可能强化欧洲的区域一体化。特朗普很有可能会在未来对北约进行大的改革,这种改革的导向应该是让欧洲在自身的防卫上承担更多的责任。


近期,欧洲政坛的一系列变动让世人震惊。无论是英国的脱欧、德国执政党在地方选举中的失利、法国选举的右翼浪潮、意大利的宪法改革公投失败都似乎预示了欧洲一体化正在面临岌岌可危的困境。

欧盟过快的扩张留下隐患

然而坦率来说,如果站在历史发展总是曲折前进的大背景下,许多悲观者关于欧洲一体化面临终结的说法,可能过于情绪化了。它既忽略了欧洲今天的“脱欧”始终建立在高度一体化基础之上的历史现实,也忽略了欧洲各国内部都有庞大的“欧洲一体化”既得利益集团的政治现实。

作为抗议的“脱欧”是完全符合政治逻辑的,但是在政治的进程当中,起决定性作用的仍然是建设性的力量,而目前的脱欧派恰恰在这一方面比他们所批评的欧洲派更加逊色。

欧洲一体化对于国家经济的发展程度、价值观念、制度建设都有比较高的要求。事实上即使在欧共体时代,各个国家在这些方面的磨合都经历了艰苦的努力并也遭遇过类似于“空椅危机”这样的考验。在苏联解体之后,欧盟的外部压力急速减少,一种乐观的欧洲主义推动了欧盟的快速扩大。

这也导致了太多的搭便车现象,最终形成了所谓差异性、多样性的统一。大量发展水平条件不够(如希腊、葡萄牙)、价值观差异较大(如匈牙利、罗马尼亚)、制度建设不匹配(如中东欧大多数国家)的国家加入了欧盟。一方面,这固然带来了更大的市场与资源,但是另一方面,欧洲内部各国差异性、多样性的增加也带来了内部凝聚力的下降与整体治理的紊乱。

在诸事顺利的情况下,大家混吃混喝自然你好我好,但是一旦危机到来、福利下降,各种脱欧企图也就自然层出不穷。更严重的是,欧洲从来没有认真思考过欧洲的边界究竟在哪里?欧洲共同体的成功经验能否适用在一个更加宽泛的大欧洲中。

坦率而言,欧洲一体化是一种历史的幸运,那就是在北约的统一保护与约束下、在统一市场红利的诱惑下、在自由人权价值观(基督教文明)的支持下、在冷战意识形态国家集团的对峙下,欧洲各国的国家独立意志与离心力被最大化的压缩,而安全共同体、经济共同体与价值共同体的凝聚力则被尽可能地放大。

然而这些安全的、市场的、文化的、意识形态的外在动因都在近十几年中遭到了严重的削弱。今天的欧洲统一,在很大程度上靠的是欧盟这种超国家的治理框架与法律体系的捆绑与欧元区的红利维系着。一旦欧盟的治理能力不足以应对外部与内部的危机,一旦欧元区的红利开始削弱,欧盟某种程度的瓦解就难以避免。

欧盟权力结构没有理顺

欧盟治理的紊乱其实就是从英国加入以后开始的。法德轴心虽然不乏意见分歧,但是在欧洲一体化方面却始终保持着较大的一致。这不仅是因为两次大战的惨痛教训与大欧洲的信念,也是由于共同市场实践当中形成的巨大利益。然而对于英国来说自其立国开始,“大欧洲”就是其信奉的平衡政策相冲突的事务,而所谓的平衡,其实就是制造出一个分裂的欧洲。

当英国成为了三驾马车之一,进入了欧洲一体化的权力轴心之后,欧洲一体化的动力机制实际上就出现了重大问题。甚至许多欧陆的学者毫不客气地揶揄道“英国人就是来占便宜找麻烦的”。除了心怀异志的英国之外,欧盟治理体系也一直存在着严重的缺陷,从而使得它难以像主权国家一样有效地应对危机。

*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

盘古智库

盘古智库是由中外知名学者组成的公共政策研究机构;秉持客观、开放、包容的宗旨,以建设性态度参与中国现代化进程;践行“天地人和、经世致用”的理念,聚焦创新创业、宏观经济金融与国际关系研究,致力于打造中国最具影响力的社会智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