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库首页>盘古智库
奥巴马时代美国与沙特关系 缘何渐行渐远?
2016-11-29 16:25:00作者:马晓霖 来源:马晓霖

  引子

  美国的奥巴马时代行将结束。奥巴马任内在中东实施的战略收缩政策不仅引发中东地区秩序裂变与重组,而且与传统战略盟友沙特的关系渐行渐远,呈现阶段性沉降特征。基于沙特与美国的战略利益关系,后奥巴马时代美沙战略盟友关系虽然不至出现颠覆性逆转,但重温过去70年牢固而稳定的漫长蜜月的预期将大打折扣。


  美国总统奥巴马即将结束两个任期。过去8年,美国的战略与外交政策继续处于调整中,在中东地区尤其明显。受全球金融危机的持续影响,美国继续从中东战略收缩,努力避免深度卷入,注重调动各方力量,积极发挥多边机制,量入为出,趋利避害。同时,中东变局引发地区格局大变,恐怖主义逆势扩张,难民潮严重外溢,形成两个危害世界特别是欧洲稳定的变量,谋求基本稳定成为奥巴马任内中东外交的最大诉求,由此也引发一系列政策调整,进而对美国和地区国家关系形成冲击。其中,美国与中东海湾地区最重要的盟友沙特的关系阶段性沉降十分突出,无论是双方公开相互批评,还是在中东事务中协调缺失,都体现双方关系的冷淡与裂隙。美沙关系走低不仅成为推动地缘版图变化的重要因素,而且对沙特未来在中东地区的作用乃至王权统治前景投下一层阴影。

  作为昔日美国在中东的传统战略盟友,美沙关系缘何从亲密走向相对疏远?这源于多方因素的综合与集成,其中双方在地缘政治方面的摩擦是美国与沙特关系趋冷的最直接表现,因此,本文拟从地缘政治因素、美国因素、沙特因素、美沙双边互动因素等四方面为切入点,分析美沙关系趋冷的致因及其表现,在此基础上,以美沙关系的恒量因素为基点、变量因素为参考,研判后奥巴马时代双边关系走向。

  1 地缘政治因素:美国与沙特利益摩擦与冲突

  小布什政府时期,由于美国对阿富汗和伊拉克两个伊斯兰国家发动战争并推广西方民主价值观,导致美国与伊斯兰世界对立加剧。奥巴马执政后,着力全面改善与伊斯兰世界的关系,但这种“包容式”和解又因改变一以贯之的敌视伊朗政策而引发沙特不满。随着奥巴马中东政策的实施,围绕中东变局、伊朗核危机、叙利亚危机、新能源革命和“九·一一法案”等一系列问题的发酵,美沙关系渐行渐远,逐步形成明显的沉降特征。其中,美国伊朗关系的变化是非常关键的发酵剂。

  第一,奥巴马力推美国与伊朗和解并达成核协议,被沙特视为“放虎归山”。2009年6月4日,上任半年后的奥巴马首次访问中东,并在埃及开罗大学发表被誉为与伊斯兰文明“和解”的演讲。奥巴马声称,“我来这里是为了寻求美国同全球伊斯兰世界建立新的开始”。这次演讲特别引人注目的是对伊朗释放善意。其一,奥巴马承认美国曾经干涉过伊朗内政,暗含歉意并表明美方对美伊关系长期敌对不无责任;其二,奥巴马声称“我们两国间会有很多议题需要探讨,而且我们也愿意在互相尊重的基础上无条件地推进两国交流”。“要克服几十年的不信任很难,但是伊朗要明白,美国已准备好同伊朗改善关系”;其三,奥巴马强调核权利面前各国平等,承认伊朗有权和平利用核能:“任何国家——包括伊朗,如果能够按照核不扩散协议履行职责,都有权和平利用核能”。

  上述转折性表态是美、伊交恶30年来首次由美国总统做出的,它预示着奥巴马将重新设定美伊关系,包括对伊朗发展核能力网开一面。这个表态对于刚刚送走奥巴马的沙特而言堪称当头一棒。尽管沙特官方保持沉默,但其官方媒体《麦地那日报》警觉地指出奥巴马开始“构建中东新秩序”。以开罗之旅为起点,奥巴马拉开中东政策调整大幕,伊朗成为这一调整的关键角色,也逐步构成影响美沙关系的主要障碍。

*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

盘古智库

盘古智库是由中外知名学者组成的公共政策研究机构;秉持客观、开放、包容的宗旨,以建设性态度参与中国现代化进程;践行“天地人和、经世致用”的理念,聚焦创新创业、宏观经济金融与国际关系研究,致力于打造中国最具影响力的社会智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