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库首页>盘古智库
我们应如何更好地应对金融风险?
2016-08-31 20:05:23作者:郑联盛 来源:盘古智库

导读

  2016年8月,盘古智库2016宏观经济季度(夏季)报告发布会在京举办。会上,张明教授分析了未来十年中国经济所面临的系统性风险(张明:未来十年,中国的经济风险何在?),而郑联盛教授认为从金融部门的角度,我们还需注意到四个问题:流动性、负利率、资产荒与跨界的问题。关于风险的应对方面,明确主体、机制、核心环节与保障信息的统一则是当务之急。

  文/盘古智库宏观经济研究中心(PRIME)研究员 郑联盛


  张明教授的分享,从研究框架、专业性、政策性等都进行了探讨,系统梳理了中国未来十年金融体系面临的挑战。对我更大的挑战是我昨天晚上准备了今天发言,后来发现他讲的不仅仅是他的新书,他讲的框架更大,所以我的挑战是怎么点评评论。

  我就着张明教授刚才的讲演发表一点自己的学习心得。

  今天张明教授宏观分析的框架,我现场总结不一定对:“12335”。

  “1”是一个体系,开放条件下宏观经济体系。“2”是两个要素,一个是汇率,一个是利率。“3”是什么,第一个“3”是三个部门,刚才提到私人部门、公共部门、对外部门。第二个“3”是三张表格,是用私人部门的资产负债表、公共部门资产负债表和国家的国际收支平衡表,用三个表格分析整个经济运行过程中三个部门会存在什么样的风险,风险演进逻辑是怎么样,如何应对。“5”是五个具有针对性的举措。简而言之,张明教授用这个框架分析未来十年中国面临的风险、演进和政策应对。

  我在社科院金融所偏做微观金融,也在金融机构工作过,关注更多的是金融体系的风险。现在,大家讲得很多的是所谓的系统性风险。刚才张明教授把系统性风险的分析框架跟大家进行了展现。实际上系统性风险的分析框架一个是时间的维度,一个是空间的维度。时间维度,即现在所谓的顺周期效应等等,这是时间的要素。但对中国来讲,系统性风险最大的领域就是空间领域,刚才张教授把开放条件下宏观经济体系里面三个部门,三张表进行了分析,实际上是以系统的视角分析国内目前系统性风险核心的传染渠道。

 四个“想不到”

  从金融部门角度,除了刚刚提及的风险外,我们还面临其他的问题,我做一点补充。

  现在的金融体系发生了很多“想不到”,使我们的风险处置预案没有很好的应对举措。比如说流动性的问题,“620”是中国金融体系第一次压力测试。刚才张教授讲的是流动性的问题,利率的问题,实际上最核心的市场依托就是银行间市场,我们本来叫四大或者是五大,工农中建国开行。但是2013年的时候“620”,那时候流动性特别紧张。20号早上突然有一家银行出来借500亿,本来要向外借钱,现在自己要借500亿,使得市场预期发生了逆转,这是典型的流动性风险,不能说是流动性危机,但是确实是很大的流动性风险。这是我们没有想到的。

  问题发生的背景是什么?是金融机构之间过度膨胀的金融空转问题。比如说银行过度依赖银行间市场做期限配置,借短贷长。收益怎么来获得?资产负债表怎么可持续?实际上这又跟我们的地方政府部门、房地产部门加杠杆紧密相关。所以是拿着房地产部门、地方政府部门的高收益,以收益率匹配来做期限管理。我们可以看到,以小小的风险事件来看,背后关联着银行间市场、银行理财、信托、地方融资平台等。对于系统性风险来看,银行间市场内化为整个系统性风险非常聚焦的地方。

  第二个“想不到”是负利率。实际负利率我们比较熟悉,但现在是名义负利率出现,而且是欧洲、日本这种大型经济体出现负利率。非常重要的点是什么?就是零的约束,未来货币体系,货币政策传导会发生什么样的变化,我们不得而知。现在出现很多奇怪的事情,日本量化宽松最多,也是负利率的国家,但是,现在日元却成为升值的货币,这与以前市场投资操作过程中有差异,而差异如何应对,我们不知道。在发展过程中现实比想象更丰富,给我们政策带来了很大的挑战。

*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

盘古智库

盘古智库是由中外知名学者组成的公共政策研究机构;秉持客观、开放、包容的宗旨,以建设性态度参与中国现代化进程;践行“天地人和、经世致用”的理念,聚焦创新创业、宏观经济金融与国际关系研究,致力于打造中国最具影响力的社会智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