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区域|中国经营者俱乐部

万科换血:毛大庆为何离职?要创什么业?

人物 来源:中国经营网 2015-03-10 09:04:28 阅读: 评论:0

  为何离开万科?

  为何会离开万科?昨日(3月9日),在万科北京总部召开记者发布会上,毛大庆说,“我担心再过几年我会没有创业的激情。”

  以下为发布会实录,凤凰财经有删节:

  离开万科,当然有遗憾。我来的时候43亿现在200亿数字背后是经营管理难度的提升。我对变化速度缺乏估计,由于人员迅速膨胀,但效率并不一定提高。 另外,业务多元化之后怎么解决问题措手不及。

  这都是待解的难题,实际上我有我有六个遗憾,已经写了封信。

  辞职我已经思考了五六个月,我这个年龄段需要为未来做一些积累,即使我做区域总经理几年,我又会怎么样?

  我担心再过几年我会没有创业的激情。因为我觉得创业会影响到别人,对影响年轻人我非常有兴趣,也非常有价值,所以我希望自己做个学者。另外我也认为需要把自己时间和空间来留给自己,像跑马拉松。所以我决定听从自己内心的召唤。创业只是我近期的目标,未来怎样我不知道。

  我坦白的讲,当然万科也会有人事的变化,也会有跟我走的人,但有两个前提,第一,不可以破坏万科正常工作的前提下;第二,跟我走的人未来是跟万科的联系扭带,而不是竞争对手。无论怎样,我都是万科忠实的合作伙伴,未来我们的道路只会越走越宽。

  离开万科我很纠结,在我一直无法跟郁亮张口的时候,我跑了一个马拉松,然后就去总部找郁总,我吞吞吐吐了告诉了郁总,他也很支持我。未来的职业经理人将符合未来的发展,如果不是这个时代,也无法促使我选择这样的发展道路。

  再过一个多月,我来万科就满6年,万科挖我的时候,和郁亮一起吃了20多顿饭,这六年真切的看清了房地产的形势。我跟王石聊过,开发不是我的终极兴趣,如果万科办大学,我想当校长。来北京一年时遇到香河危机我当时非常恐慌。深耕北京是我的想法,你没经历挫折,不算成熟。

  当时,香河的事情让我很无助。不知道该怎么办,但王石安慰我说没关系,每个人都会面对。 郁亮进从头到尾都不让总部去干扰我发挥。

  425讲话用的都是万科的数据,谭华杰说我认同这个,数据都是我做的。但是5月份就不受控制了,当时万科正在b转H,肖莉正在欧洲跟投资者谈。但那之后才有了斑马论,在讲话之前我问郁亮5分钟够不够,他说不够。后来我才知道他是想给我圆场。

  生活上,郁总教我跑步,改变了我的心态。我之前对是跑步极度讨厌,要不是万科,我真的不喜欢跑步,万科企业文化是极度少见的,它给了公司员工极大的个人魅力展现平台。 跑步和音乐音会改变人的生活态度,给人极大的信心。要不是万科,我也不会像现在这样。

  这一年以来我们一直在研究转型以及行业的发展。 刘肖刚来时问了我一个问题:五六十岁你希望别人怎么定义你?我当时回答,我不希望别人定义我为开发商,我希望别人称我为学者。希望我五十五岁仍可以进入学校或研究机构做学者。

  未来两三年在学校里我会建立自己的研究机构,研究的东西其实是跟万科的东西是分不开的,有些事情会适合在小平台发展研究。不管怎样,未来我是跟万科的发展是分不开的,请大家理解的我的选择。最终我跟刘肖还会有工作交接,14年初就已经谈到他.刘肖来北京也是我跟郁亮商量是好的。北京70%的地也是刘肖支持我的买的, 所以我们的联系是很紧密的。

  未来我会支持刘肖的工作,包括他也会支持我的创业,我们之间的联系是分不开的。

  离开万科做什么?

分享到:
如本网所刊载稿件、图片涉及版权问题,请版权人来电、来函与本网联系。联系电话:010-88890166

关注中国经营网,每天了解商业天下事!

深度阅读

搜狐17岁成绩单亚历山大 张朝阳:希望未来岁月会更好

2月25日,搜狐迎来了自己17岁的生日,尽管已经是中国最早...

地铁调价背后的行业反思

一边是老百姓“票价越便宜越好”的心理诉求,一边是政府运...

内幕调查

小米跳屏失灵一年没修好 客服否认批次质量问题

张先生的小米2S电信版手机购买后频繁出现屏幕失灵和跳屏现象...

牙齿美白效果是电脑修图 佳洁士领最大罚单

9日,上海市工商局披露,因构成虚假广告,佳洁士双效炫白牙膏...

人物

万科换血:毛大庆为何离职?要创什么业?

毛大庆离职传闻在“妇女节”当天成为现实...

释永信:不要叫出家人CEO 物质追求带来雾霾

他建议,规范佛教网络词条,将佛教网络百...

解码创业

阿里巴巴马云:下半场如何布局?

阿里做加法,腾讯做减法。如果说阿里与腾讯在下一盘棋,阿里...

人人车李健:这是个九死一生的模式

传统二手车流通链条之复杂众所周知。一辆车从原车主手上出来...

先锋话题

开国大典:禁止领导喝太多

周总理是能喝几杯的。当他喝了一杯“特制”的茅台后,马上...

高富帅普京:当克格勃时月收入2万

普京当时的公开身份是德国莱比锡“苏德友谊之家”主任,但在...

观点

郭施亮:国企薪酬改革要敢于触碰“看不见的福利”

国企薪酬改革已经到了不得不改的时候。但...

王亚煌:山东小岛没有开发价值

卖无人小岛,山东省并不是国内第一家...

本网站全部内容版权归中国经营网所有,并经中国经营报社独家授权。
Copyright© 1985-2012 China Business Media Corporation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ICP备案号:京ICP备05052919号-1 | 公安备案编号:11010802015402 | |安全联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