养老保险崩溃是不是末日? - 观点 - 中国经营网_中国经营报

养老保险崩溃是不是末日?

  据报道,由于人口老龄化严重,困难群体断缴人数较多,东北三省养老金缺口巨大。目前东北地区企业养老保险抚养比(参保职工人数与领取养老保险待遇人数之比)为1.55,远低于全国2.88的平均水平。2015年,辽宁、吉林、黑龙江三省企业养老保险基金可支付月数分别为8.9、7.5和1.0个月。从收支情况看,东北地区城镇企业职工养老保险基金都已经收不抵支。

  可以预见的是,随着中国老龄化的进展,以及人口持续由经济欠发达地区向经济发达地区流动,中国的养老金将面临越来越大的压力。特别是在结构化转型和实体经济不振的背景下,除了东北以外,一些基于重工业和能源行业的地区,例如山西也面临养老金压力。这种几乎是不可避免的,未来势必会更加严峻的养老保险给付困难,让人们对养老保险和社会保障产生了质疑。

  实际上,有养老保险压力的国家并不是只有中国。早在养老保险这样事物刚出现的时候,压力和风险就一直存在。特别是率先实施全民福利的日本,曾经一度被认为在21世纪到来前经济就会超越美国,却被高福利下的懒惰与老龄化拖垮了。而为了降低财政压力,创造性建立了工作缴费制的智利,也有着失业人群和农民边缘化等危机。所以,养老保险一直都不是完美的制度,而是随着社会科学和管理科学不断发展在完善的,而它本身的缺陷也会由于时间的推移不断暴露出来。

  特别是进入21世纪后,世界各国纷纷被老龄化所困扰。中国的未富先老,对于养老保险的压力犹大。实施公务员和事业单位养老金改革后,对养老金池子也形成了一定影响。但是这并不是末日,因为正如前文所说,养老保险制度是根据各国情况不断调整和变化的,中国也有足够的能力和充足的政策面对养老保险危机。

  其中最有效的做法莫过于通过国企红利来弥补养老金的亏空。对于国企红利怎么交,交多少,交了怎么用,一直是没有相关确切规定的,以至于国企红利完全成了一笔糊涂账。之前关于用国企红利来弥补养老金亏空的说法一直有,也是现实可行的。只是这样一来会产生不公平的质疑,毕竟国企的红利应当是全民的,而缴纳养老保险的却是部分人群。倘若能够实现城乡统一下的养老保险机制,那么国企红利直接按比例划拨养老保险就是较为完美的做法。

  除了国企红利,政府的财政拨付也是一种解决途径。国内财政总收入还在不断增长,适当留部分财政支出给养老保险等社会保障也是应当的,特别是一些地方政府过去面临养老保险危机也曾用财政进行过弥补,操作上是没有太大问题,政府财政兜底也是很多国家面对养老金压力采取的办法之一。

  至于延长退休年龄和采取年金与公积金合并成为养老公积金的方式,笔者则认为不大可取。对于延长退休年龄来说,中国人的平均健康年龄其实并不高,且人均劳动时间偏长,他们的早退休很大程度上建立在过去的透支劳动基础上,延迟退休年龄的社会舆论压力是很大的。而住房公积金制度一直诟病较多,年金制度又尚未普及,其不具有合并替代的基础。贸然合并还可能会导致养老金缴费额度的进一步下降,带来更大的给付压力。

  因此笔者认为面对养老保险压力,政府并不应当慌乱手脚,病急乱投医。最起码我们的财政系统并没有崩溃,那么完全可以依靠每年增长的财政收入,来实现养老保险困难期的过度。而从长期来看,尽快建立基于人口流动的统筹体系和社会保障制度,则是从根本上解决地区养老危机的办法。

*除《中国经营报》署名文章外,其他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
如本网所刊载稿件、图片涉及版权问题,请版权人来电、来函与本网联系。联系电话:010-88890160。
+1
相关文章
明年养老保险可跨省转移 退休金人均月增120元
辽宁省养老保险转移将实现“既转单又转钱”
国务院决定实施全国统一养老保险转移接续制度
养老保险转续办法出台 单位缴费可按基数12%转移
明年养老保险可跨省转移 退休金人均月增120元
养老保险转续办法出台 单位缴费可按基数12%转移

热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