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线城市没有老龄化担忧 - 观点 - 中国经营网_中国经营报

一线城市没有老龄化担忧

  有媒体报道称,上海是全国最早步入老龄化的城市,根据预测,到2030年上海户籍人口中40%将是老年人,2040-2050年,上海60岁以上老年人届时预计将达44.5%,成为全球老龄化程度最高的城市之一。

  同样是一线城市的北京也并不轻松,根据官方预测数据,到2030年,北京老龄化将达到重度,户籍老年人口占比超过30%。到了2050年,北京户籍老年人将超过630万,每3个人中就有1名老年人,进一步迈入超老龄化社会。

  而如果城市陷入老龄化,那么不仅整个城市的活力将受到影响,还会引发严重的经济问题。一方面是社会保障的压力会急剧增大,政府财政大量补贴老年人的同时,却因为缺少创造价值的年轻人,可能将入不敷出。另一方面是老年人的消费能力远低于年轻人,由此将导致城市消费的持续下滑,对城市经济产生负面影响。

  基于北京和上海的人口数据,得出未来将进入严重老龄化的结论看似是没有错的。但是在中国的人口统计和分析当中,任何基于本地户籍人口数据所得出的结论是没有太大意义的。因为中国的流动人口数量太庞大了,据上次统计中国国内共有2亿流动人口。就城市个体来说,其流动人口数量也是巨大的,国内一线城市和经济较发达的二线城市流动人口数量往往可以占到人口总数的三分之一。

  所以在这个基础上,笔者认为一线城市,以及省会为主的大部分二线城市是没有老龄化的担忧的。其一,流动人口的大量涌入,可以缓解老龄化带来的人口数量下降,以及中青年人口比例下降的问题。因为对于流动人口来说,其绝大部分都是处在黄金劳动年龄的中青年。他们源源不断的进入到这些城市,并在自己劳动力丧失之前离开,这对城市人口的年龄结构达到了良性动态调整。因此对于这些城市来说,基本上不用考虑流动人口的同步变老问题。有了如此数量庞大长期更新的年轻人口,这些能够一直保持经济吸引力的城市自然不用担心老龄化的问题。

  其二,流动人口的消费能力更强。与本地居民不同,流动人口需要买房租房,需要购买全套的生活用品,而且他们在日常生活习惯上更倾向于通过消费来获得。比如在饮食上,流动人口的饭店消费比例就远高于本土居民。所以他们对消费的刺激作用是很大的,也可以为经济带来活力,为政府带来大量税收。

  其三,流动人口给政府带来的财政负担和公共支出并不多。与欧盟国家不同,我们的地方政府的公共福利几乎完全是依照户籍人口来进行分配的。从未来户籍改革的方向来看,政府将来倾向于降低落户门槛,而不是剥离捆绑在户籍上的福利。这样的话,流动人口获得公共服务的数量很难获得增加,政府在他们身上的支出也就不会太多。换言之,流动人口是地方政府的优质奶牛,吃的是草挤的是奶。

  因此笔者认为一线城市的老龄化应当更为明确的表述为户籍老龄化,而这种户籍人口的老龄化在当前的流动人口政策下根本不用担心。相比之下,经济落后地区和劳动力净流失的农村老龄化、贫穷老龄化才更让人担忧。如果有朝一日中国老龄化问题集中爆发,那么也是从这些地方开始。


*除《中国经营报》署名文章外,其他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
如本网所刊载稿件、图片涉及版权问题,请版权人来电、来函与本网联系。联系电话:010-88890160。
+1
相关文章
中国建议将人口问题写进哥本哈根成果文件
计划生育:适度结束“一子化”时代?
计划生育:适度结束“一子化”时代?
计划生育:适度结束“一子化”时代?
中国建议将人口问题写进哥本哈根成果文件
马光远:应向所有常住人口开放保障性住房

热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