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碚:不仅要为企业松绑更要为人才松绑 - 观点 - 中国经营网_中国经营报

金碚:不仅要为企业松绑更要为人才松绑

  现在我们遇到一个最大的问题就是,全世界都对经济增长率不满意,中国认为这是一个经济L形低谷的状态,在等待什么时候L形尾巴能够翘起来。而2008年以后,全世界的经济增长一直没有很好地反弹,除了少数国家表现出一些乐观的趋势,但即使像美国的经济增长率也不是很高。

  经济增长的瓶颈究竟在哪里?什么导致经济增长比较慢?其实这问题我们可以反过来问:难道说经济高速增长是人类发展的一个常态吗?人类几千年、几万年甚至几十万年的发展过程中,高速的经济增长是经常的现象吗?研究表明不是,人类文明的整个的过程中,在工业化之前,全球的人均GDP增长统计数据显示只有0.02%,几乎为零,所以历史上看经济增长的数据本来就是很低。

  什么时候才出现了高速的经济增长呢?是全球的工业化出现之后。经济高增长是一个工业化现象,那工业化之后呢?至少是和工业化时期相比,大多数的经济学家、未来学家都认为工业化过去之后,经济增长率一定会掉下来。也就是说我们期望世界还能有一个比较高的增长率,实际上暗含着一个前提,就是世界还处于工业化时代。如果这个时代过了以后就没有理由、没有任何证据可以说它还可以保持比较高的增长率。

  工业化现在遇到了什么问题呢?为什么有瓶颈?我认为存在三个问题:一个是空间、一个是结构、一个是活力,在这三个问题上工业化受到了阻碍。

  首先是全球化、全国化进程受到了阻碍。工业化的过程中一个最基本的增长动因,就是空间不断地扩大。所谓全国化就是整个国家一体化的经济体验,然后全球化把全球经济更多的地方纳入到工业化的过程中,这个过程会导致工业化增长比较快,但现在遇到阻碍。英国的脱欧是一种倾向,它表明世界的工业化遭遇到了三个最基本的问题,一个是原来的工业化发展主要是在沿海国家,现在它们发展比较成熟以后,向欧亚大陆、欧洲大陆、非洲大陆延伸的过程中间受到了阻碍,这些阻碍包括基础设施还有地缘结局的复杂,以及各个国家的内部治理和全球治理的失序,总而言之工业化向全球拓展过程受到了阻碍,所以必须要开拓工业化的纵深腹地。

  中国也面临着这样的问题。中国的工业化在沿海发展起来后要向内陆延伸,要有一个空间扩展的过程。广东省是中国最发达的省份之一,但是广东省内部的腹地粤北、粤南的经济发展差距甚至比全国的经济差距还要大,这就说明即使发达经济腹地的开发现在也是一个问题。因此国内国外都一样,工业化需要比较高的增长,一定要有工业化的空间拓展。

  第二个问题就是实体经济创新不足。两次世界大战的爆发,就是因为工业化的空间受阻,新兴的工业国家要去占领空间而发生的战争。两次战争以后拓展了巨大的工业化空间,各国开始复兴,战后很多国家独立,加入WTO这样的组织等等,使得空间拓展。空间拓展以后迎来了30多年的高增长所谓黄金时期。但是这个过程被上世纪70年代石油危机打乱,从上个世纪70年代以后,全世界都遇到了经济增长的问题,到了上个世纪80年代,美国和英国这些国家开始进行所谓的供应学派的改革,他们在寻找新的动力。

  到了上个世纪90年代,美国人找到新的增长趋势,就是所谓以电子信息技术为代表的高技术产业。高技术产业注入了传统产业之后,它就可以迎来高速、持续的没有波动的经济增长。但是这个过程比较短,到了本世纪初,以美国纳斯达克崩盘为标志,突然大家觉得新经济没戏,泡沫破灭,互联网也没有成为推动经济增长的大的动力,投资人对所谓的高技术、新经济也失去了投资的信心。

*除《中国经营报》署名文章外,其他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
如本网所刊载稿件、图片涉及版权问题,请版权人来电、来函与本网联系。联系电话:010-88890160。
+1

热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