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一亿中产从何而来? - 观点 - 中国经营网_中国经营报

中国一亿中产从何而来?

  据媒体报道,5月17日,瑞信研究院发布了第6份全球财富报告——《2015年度财富报告》,报告以美国作为基准国家,按当地拥有5万至50万美元的财富标准(按2015年年中的价格计算)来界定中产阶级成年人。按此计算,中国的中产阶级数量全球最多,达1.09亿人。

  新闻一出,大家纷纷询问“你中产了没”,并编出了很多有关中产的段子。这背后是对该统计数据的不认可,人们并不认为中国有一亿的中产阶级,不认为中国、自己已经富裕到了这个程度。

  但如果按照瑞信研究院的标准,即拥有5万至50万美元的财富来计算,按照中国目前的房价和人均储蓄情况,笔者相信一亿的中产还是有的,甚至比其统计很有可能还要多一些。问题不是出在了统计上,而是出在了对中产阶级的认定标准上。中国与发达国家不同,重储蓄、轻消费的生活习惯使得他们更容易积累财富,但这并不意味着他们达到了中产的标准。理论上,拥有中等收入的人才应当被称为中产阶级,其统计应当按照工资收入来计算,而不是拥有的财产。2015年曾经有一份关于北亚地区(中国大陆、香港、台湾和韩国)的中产阶级调查,显示中国大陆自认为是中产的家庭月收入在45202元。按照此标准的话,中国的中产阶层估计连一千万都没有。

  事实上,与国外中产阶级的相对稳固不同,中国特殊的国情决定了中国中产阶级具有不稳定性特征,这一根本属性使得很多人即便在收入或财产上已经达到了中产阶级的门槛,但是却无法有财产安全感和享受到中产的优渥生活,因而没有认同感。而造成中国中产阶级不稳定性的原因主要有以下几点:

  一是中国中产阶级的收入不稳定。之前曾经有过一个调查,年收入20万左右的人群中,大部分人收入浮动比例甚至可以高达50%左右。换言之,他们不仅月收入无法稳定在一个值上,年收入也不顾定,很可能今年收入10万,明年收入30万。而且在中国,年收入20万左右的人还有一个奇怪的现象,那就是灰色收入占据了很大一部分。这些隐性收入,甚至是不合法收入也使得中国的所谓中产群体的财富并不踏实。他们的收入很容易随着市场的波动、政策的变化而剧烈下降。

  二是在制度上中国的中产者还缺乏足够的社会公共服务保障,很多制度成为将他们横亘在中产阶级门外的阻拦。例如户籍制度,纵然一个人收入已经达到了狭义的中产标准,但其却难以在当地扎根,甚至子女也无法在当地顺畅入学和升学的话,那么他不可能认为自己是中产。

  三是中国中产收入者滑落回低收入者的现象也很明显。最为典型的例子是,一个中产阶层生一场大病以后就有可能变成穷人。在不确定的健康因素之外,房产购置、教育投资,都可能直接让中产阶层跌至下一个区间。而他们在生活水平维持、消费支出、承载社会义务上都距离西方标准的中产阶层相差甚远。

  四是通胀也对中产阶级的财产保值产生了很大的焦虑。在积极的财政政策下,经济发展速度越快,其通胀也会更快。改革开放三十多年,我们已经感受到了在这一浪潮中资产贬值的空前速度。这使得中国的中产阶级积极寻求多种投资,然而结果却并不理想,统统被割了韭菜。加上房价的快速上涨,这让很多中产阶级陷入了空前的焦虑,财产无法保值,则中产只是一个名称罢了。

  笔者认为,中国改革开放之后进入了一个打破旧体系阶层壁垒和重新建立阶层壁垒的阶段,在这一过程中,阶层之间逐渐形成了向上停滞、向下无遮挡的流动模式。人们通常需要经过较大的努力才能进入到上一阶层,而滑落至谷底往往只需要瞬间。这种模式让中国的中产阶级名不副实,一亿中产阶级也不过只是个统计数字罢了。

*除《中国经营报》署名文章外,其他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
如本网所刊载稿件、图片涉及版权问题,请版权人来电、来函与本网联系。联系电话:010-88890160。
+1
相关文章
胡安东:不能一提中产阶层就炸锅
胡安东:不能一提中产阶层就炸锅
高房价下中产阶级财富不缩反增
工资改革应立足于壮大中产阶级
京沪四成就业者已经中产?
京沪四成就业者已经中产?

热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