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的公共服务基本都能承包 - 观点 - 中国经营网_中国经营报

中国的公共服务基本都能承包

  除了医院外,最近莆田人承包了中国90%寺庙的说法也在社交网络上广泛传播。当然,寺庙承包给个人的现象是有的,但是比例多少,又是不是莆田人为主导存在着很大的水分。不过在公立医院和寺庙都可以被承包的事实下,我们需要思考的是中国的公共服务、公共产品大量流失到个人经营者的现实。

  追溯起来,中国的公共服务被承包始于改革开放。一大批带有公共服务性质的旧国有经济体被承包给了个人,在激活了民营经济的同时,也成功为政府减轻了财政负担。比如曾经活跃在乡村的供销社就是一个典型的例子。但是中国一直以来却有一个管理学上的弊病,那就是没有将政府和市场分的很清楚,而且中国人干事是喜欢一拥而上的。于是在改革开放的春风吹动下,很多本该不应进行市场化的公共服务都被市场化了。所以才有了第一次医疗改革和教育改革的失败。

  我们看到,当前的公共服务被承包的问题还是比较突出的。除了医院之外,墓地被企业大量承包并抬高价格赚取巨额利润。甚至本应为公共绿地的公园,之前也被曝出出租给个人建有私人会所的情况。这种经营权交予个人和企业的现象几乎在目前各个公共服务提供上都能见到。

  而这种情况不仅使得原本应是社会福利的公共服务变成了盈利工具,群众福利客观减少,支出额外增加,大大加重了社会负担。还导致了公共资源私有化的问题,提高了公共服务的获取门槛,减少了覆盖面。此外,一旦出现问题,政府为公共服务背书的事实会直接对政府公信力造成巨大损害。更为让人担心的是,如果承包者的背景够硬,很可能还会出现既赚取市场利润,又获取政府大量补贴支持的两边便宜都占的局面。

  因此笔者认为,政府对公共服务领域的承包现象应当予以足够的重视和对策。但是可惜的是,就笔者通过日常接触的情况来看,政府绝大多数人对于公共服务的承包依然持支持态度。其核心思路是,某一领域有政府主办提供的公共服务,也有市场化的公共服务,按照过去的经验来看,以政府的高耗低效是不可能竞争过市场的,那么我们将其交给更加灵活的私有经济,岂不完美?

  然而这一逻辑是很有问题的。我们应当认识到,同一类型产品的公共服务和市场化服务并不是竞争关系,就如同我们不能将保障房和商品房列为竞争一样,两者是互相补充的。公共服务在整个社会中起到的是保底作用,是用来保证群众在某一领域最底层最基本的需求的,而市场化服务则是为更高收入的群体提供差异化的服务。在中国,由于政府在资源分配上的绝对话语权,使得公共服务高端化和权贵化现象日益严重,进而导致了人们在公共服务和市场化服务上认知的混乱,这一点亟需在改革中进行厘清。

  所以医院被莆田系承包不过是中国公共服务市场化经营问题的冰山一角,如同百度作恶不过是中国网络公司普遍作恶一样。我们不改变大环境,整体性的看待问题,那么问题解决了一个还会有另一个,永无止步。唯有对政府提供的公共服务进行更为详尽的立法和规定,才是解决公共服务被个人承包的出路。

*除《中国经营报》署名文章外,其他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
如本网所刊载稿件、图片涉及版权问题,请版权人来电、来函与本网联系。联系电话:010-88890160。
+1
相关文章
盛大林:政府采购国货优先天经地义
盛大林:政府采购国货优先天经地义
2010年辽宁省中小企业产业集群收入要破万亿元
理性的租房市场公共服务不可缺
基本公共服务跻身“十二五”单项规划
政府金融公共服务严重不足导致企业扎堆美国上市

热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