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匡迪:为何今天美国能源比中国便宜? - 观点 - 中国经营网_中国经营报

徐匡迪:为何今天美国能源比中国便宜?

导读

这是一年前时任全国政协副主席的徐匡迪先生在中国经济前瞻论坛上的讲话,篇幅很长,但十分深刻,数据详实,思路清晰,切中时弊,一针见血。

重要话题包括:——为何上海拒绝了阿里?为何今天美国能源比中国便宜?为何美国工业用电相当于人民币每度1毛钱?为何下一步中国必须加快创新?为何中国经济面临日益严峻的挑战?……

各位嘉宾、各位同事:

刚才李伟主任(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主任)做了很好的关于经济新常态的解读,特别提出关键是要引领新常态。新常态是一个过渡时期,高速发展到中高速发展的过渡时期,如果不能引领,变成一个长时期的速度不断下降的话,就陷入了中等收入陷阱。我今天接着他刚才讲的,创新驱动是实现新常态的关键。这个创新不仅是科技创新,还包括制度创新。

中国经济两大动力减弱

新常态是一个换档期,从国际经验来看,一个经济体经历了高速增长后,都会出现经济减速换挡的过程。以日本和韩国为例,都经历了一个高速增长向中速增长的转变过程,日本的拐点发生在1969年前后,韩国的拐点发生在1988年前后。

如果以这两个年份为界,前十年和后十年的速度大概是从10%降到6—7%,前十年日本的增长速度是10.4%,后十年的转化期降到6.3%,韩国由10%降到7.6%。(中国2014年经济增速是7.4%,相比改革开放30年平均速度10%左右,也下降了2.5个百分点左右)。

中国的降速转档不仅是因为前面30年的高速增长,而且也和国内外经济环境变化的结果有关系。过去30年中国经济增长,在很大程度上是两个推动,一个是靠外贸出口的高速增长,一个是靠低成本。刚才李主任讲到,增长最高的一年出口增速达到40%以上,大部分年份出口增速都在20—30%之间,但是2008年国际经济危机出现之后,由于国际市场的疲软,再加上一些其他的原因,增长速度是外贸出口持续下降,去年外贸出口只增长了4.9%,这个增长速度对我们GDP的拉动力是非常小的。

国内的要素成本上升、劳动和资本的边际产出率持续下降。

回想一下80年代我们开始对外开放时,人均月工资400元,因为农民一年只有600—700元,有400元月薪他觉得非常好。90年代前期是月薪600元,90年代中期是月薪800元,现在是2000多元,有的地方到月薪3000元甚至更高,相当于现在是越南劳动力人均工资的5—6倍。现在发展是政府把土地买下来,然后集中给外商,让外商来加工,再招商招不到了,劳动力也招不到了。

要素、投资驱动变为创新驱动

新常态是国民经济发展方式的重要转型期,曾培炎同志(原国务院副总理)在经研中心年会上有一段讲话,我引用一下,我觉得讲得很好。他说,“这一时期的主要任务是完成发展方式的转变,从传统的投资驱动逐步转换到创新驱动。一方面是改造老路,摒弃以往过度依赖于消耗资源能源等物质投入、不珍惜环境的高强度投入的增长方式。另一方面开启新路,更多依靠人力资本集约投入、科技创新拉动,迈向质量提升型的发展新阶段。”从时间维度上看,新常态指的不是短期一年、两年,也不是长期的二十年、三十年,而是一个中期的概念。

美国的波特教授对后发国家参与国际竞争提了四个阶段:第一个阶段是要素驱动。就是卖东西,卖矿石、出口矿石,同时也包括土地和劳动力,也是要素,搞开发区,你到我这儿来,用我这儿的原料、劳动力,中国在这方面有个新的创造,就是搞“两头在外”。

第二阶段是投资驱动,包括基础设施的国内现代化和外国资本投入。

这两个阶段基本上过去30年我们已经经历了。

*除《中国经营报》署名文章外,其他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
如本网所刊载稿件、图片涉及版权问题,请版权人来电、来函与本网联系。联系电话:010-88890160。
+1
相关文章
2010平淡达沃斯 “新常态”主宰世界
2010平淡达沃斯 “新常态”主宰世界
北大国家发展研究院院长姚洋:政府主导创新不靠谱
党报谈经济新常态因何而生
党报连续四天聚焦经济新常态背后
习近平首次详述中国经济新常态 未来政策将定调

热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