号贩子帮医生提升价值?实质是医生成“给黄牛打工” - 观点 - 中国经营网_中国经营报

号贩子帮医生提升价值?实质是医生成“给黄牛打工”

  广安门中医院号贩子的“天价挂号费”事件已经发酵了几天。

  视频想必大家都看过了。东北的小姑娘口中的“这可是首都啊”、“如果哪天我死道儿上了,这个社会就真的没希望了”,刺痛无数人的神经。而她痛斥的号贩子“咋这么猖獗”,也拷问着挂号难的社会病患。

  是的,这已经早已不是新闻。

  20年

  大医院的号贩子、尤其是北京三甲医院的号贩子,已经存在了多长时间?


  恐怕已经很久了。在岛叔查阅到的数据里,1995年,有一本杂志上刊登了一篇《大医院挂号处有“号贩子”作乱》的文章,里面写道,在眼科病专科医院同仁医院,当天的早上6点半,已经有百十号人在挂号。山东省一农民给同仁医院党委的信中说:“我看到很多外地人都从倒号的人手里买高价号,也有人把三块钱一张的号120块钱卖给我,我没要,我们农民哪有那么多钱啊……难道医院领导就没本事治这群坏青年吗?”

  文中写道,“党委办公室的吴超英同志激动地对记者说:很多外地农民为了看病,是卖了家里的猪,甚至卖了房子来看的,昂贵的医疗费已经使他们不堪重负,上百元一张的高价号他们又如何买得起?”

  1995年,10块钱的主任专家号能炒到200元,三块钱炒到150块;今天300块钱的号炒到4500,居然连倍数都是一致的。

  当时的报道中,医院就曾组织保安力量、和公安机关通力合作,但结果就是“屡抓屡不绝”,“甚至发现一些外地进京人员竟以’吃专家号’为生”,并痛陈“如果说倒卖火车票的票贩子可恨在扰乱了售票秩序,那么号贩子……无异于图财害命”。

  “竟以”二字,显示出当时这种事尚属少数。那么,20年后的今天,这种情况发展到了什么境地?


  新浪的网络调查结果是,73.4%的网友在看病时遇到过黄牛,举报黄牛的只有14.8%,同时还有28%的网友为了看病会出高价买黄牛号。去年,仅在北京儿童医院,警方就抓了200多名号贩子;广安门中医院发出声明的当天,有记者实地探访北京的三家医院,也发现了号贩子的身影;今天,北京市警方还能抓到12名“顶风作案”的号贩子。

  是的,“屡抓屡不绝”的,早已不是“新闻”。但长期存在的,并不代表是合理的。

  市场?

  有人说,号贩子的存在,本质上是一种市场自发的调节行为:本来专家号就属于稀缺资源,在现行的定价体制下又价格不贵,那么必然催生供不应求的局面。在这种情况下,不愿意花时间排号的人就可以买号,获取了就诊的机会;高昂的价格也分流了需求不那么刚性的患者。而且,通宵达旦排号的号贩子,也付出了自己的劳动呢。

  勤劳致富、愿打愿挨,敬畏市场规则,大概就差说这是第三产业拉动了GDP吧。

  问题在于,事实真的如此?

  我们先回到视频。女孩的控诉是,之前黄牛搭讪女孩,女孩嫌贵没买,觉得可以通过排队挂号,就挂了两天;但是号贩子“打打骂骂”,并撂下狠话“你就站在这儿,我看着能不能让你挂上?”;而通过正常排队的女孩,确实就没排到号,而且号贩子还有加塞、恐吓等行为,甚至号贩子组织排队秩序。

  换句话说,我们先退回到最基本的:哪怕你黄牛跟我是同样排队竞争,你比我快,也就忍了。但是在现有机制(谁都可以排队等号)的机制下,黄牛通过破坏秩序的行为获取资源,人为提高了交易成本——这还尚且不论黄牛有没有通过内部关系、利益输送等非正常手段获取号源。

  同样,涉及民生的问题,从来不能以单纯的经济学原理推演。演唱会、足球赛等场合存在黄牛,顶多是损失附加利益或者高端需求,但就医是一个刚性需求。如果在这个问题上要求抛开道德的因素进行完全的市场竞价、高价先得,实质催生的是更高的不公。

*除《中国经营报》署名文章外,其他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
如本网所刊载稿件、图片涉及版权问题,请版权人来电、来函与本网联系。联系电话:010-88890160。
+1
相关文章
协和医生称医生有钱是巨大误解 天使也要吃饭
合肥:医生多点执业须备案 擅自"走穴"或被开除
医生按进价卖药触犯“潜规则” 药商停止其供货
中南海保健医生胡维勤的养生之道
美国医生的职业道德落伍了
医生送你的20个健康秘密

热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