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观点>正文
PPP因何在中国水土不服
2015-07-15 10:23:47 来源:中国经营网 评论:

  据媒体报道,年初公布的30个PPP全国示范项目其中一半还未进入采购阶段,,财政部近期开始力推这些项目“开花结果”,并放出“狠话”:示范项目不能采用PPP模式或一年后仍未进入采购阶段,将被踢出示范项目名单。

  其实PPP模式在中国一开始就并不是一帆风顺。虽然自从一帮国外留学回来的愣头青把PPP模式带到中国后,这一模式很快就受到追捧。大家希望通过这种合作关系,可以让政府在财政较为匮乏的情况下,让非公共部门所掌握的资源参与提供公共产品和服务,从而实现政府公共部门的职能,也能给民间资本一个进入稳定收益的公共基础建设和服务领域的机会。并通过市场为主导,从而为社会更有效率地提供公共产品和服务,使有限的资源发挥更大的作用。

  但是PPP在中国多年的运营效果却并不理想。最为典型的就是任志强曾公开表示,在PPP模式下建立的北京地铁四号线,政府没有通过董事会,就可以延长地铁线,增加站点和投资,而同时作为投资者并没有定价权,因而连年亏损。

  这也道出了PPP模式在中国落地和发展最大的难题:政府权力过大。PPP模式是公私合作模式,是公共基础设施一种项目融资模式。在该模式下,鼓励私营企业与政府进行合作,参与公共基础设施的建设。通过这种合作方式,合作各方可以达到与预期单独行动相比更为有利的结果。而这一合作方式则需要建立在平等合作的基础上,而在中国显然企业无法与政府平起平坐。这也使得很多民营资本积极参与的项目都因为政府方面的意愿降低而流产,还有些勉强搞起来的,也因为分歧而长期搁置。

  我们应当认识到,PPP模式在国外的成熟,很大程度上是由于对方本来就是企业利益先行的资本主义制度,而且早在政府提供大规模公共服务之前,企业就已经以盈利为目的而进行有偿公共服务建设了。我们则不同,我们一直以来都是由政府在提供公共产品,不论从政府的主观意识上,还是群众对这一合作的态度与认识上,都有着先天不足。

  而且在中国,政府的权力过大是PPP模式绕不开的一个障碍。一方面,本来已达成共识的PPP项目,往往需要政府开办公会、常委会、上报上级政府,与国资委讨论等一系列程序才能成行,繁琐的过程中增加了很大的夭折风险。往往就由于某位领导的一句话、人事突然的一次调整、突如其来的一个其他事件,而被无限期的搁置和流产。另一方面,政府在合作后拥有的权力过大,有的PPP项目最后负责运营的机构压根就是以事业单位性质存在的,政府具有不二话语权。有的虽然是公司性质,但是政府说不能这样经营、不能涨价、不能搞歪门邪道,就必须严格遵守,企业的盈利也就大打折扣。

  此外,如今的政府也越来越不愿意搞PPP模式。这很大程度上与地方政府如今靠着土地财政“不差钱”,同时中央也放开了地方政府发行债券有关。不过更为重要的是,政府认为在PPP模式下政府承担了太高的舆论风险。因为PPP模式建设的通常是带有公共性质的项目,民间资本进来不是秀善心的,而是要盈利的。既然要盈利那么就很容易在项目后期运行上与其公共性质发生冲突,今天申请涨价,明天申请补贴,麻烦事很多。回头出了问题,引发了不满,老百姓不管什么PPP模式,只会骂政府的娘,得不偿失。如果真缺钱,还不如就用债券来解决资金缺口。

  但不容否认的是,虽然PPP模式行不通,中国却正在有越来越多的民间资本通过各种方式进入到公共领域。这本不是坏事,但核心是我们一直没有资本利益和公共效率之间的权衡机制。没有学者去专门就此建模,也没有科学化的考量体系,全靠茶话会上拍脑袋。这一环节的缺失让诸多合建项目埋下了严重的隐患,也让公共行业与民间资本的鸿沟进一步加深。

*除《中国经营报》署名文章外,其他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

中国经营报

经营成就价值

订 阅
最新文章
民众心态在成熟,体育改革时机到了

里约奥运会上中国仍然名列金牌榜前三名,中国队的整体奥运成绩依然优秀,绝大部分队员也是拼尽全力、力争上游、为国争光,里约..[详情]

政治“短路”导致澳政府与中资突然“断电”

澳大利亚政府并未公布任何具体细节,说明中资进入“澳大利亚电网”与“国家安全”之间究竟有什么样的关联关系。澳大利亚反对党..[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