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观点>正文
张茉楠:希腊“退欧”是否命悬一线?
2015-07-11 16:12:30作者:张茉楠 来源:中国经营报 评论:

  7 月1 日经IMF 确认,希腊没有偿还15.5 亿欧元贷款,成为史上首个债务违约的IMF发达国家。而随后的7月5 日,希腊全民公决再次否决国际债权人提出的救助条件,希腊“退欧”似乎已经命悬一线。

  2009年欧债危机全面爆发以来,希腊历届政府多次在债务危机中倒台,但无论谁上台,都无法解决财政“入不敷出”的现状,甚至不惜采取拖延甚至赖账的策略,特别是近半年来,希腊无法真正被欧元区援助机制承接,与欧元区的博弈进入了白热化。6月30日,希腊2450亿欧元救助计划的欧元区部分到期,而希腊政府需偿还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15.5亿欧元贷款也同日到期,这导致希腊既无法从国际债权人那里得到新的资金,也无力偿还这笔资金,希腊违约既成事实,市场多数预期希腊债务违约很可能进一步导致“退欧”风险失控。

  希腊债务危机在当前的欧洲似乎“无解”,因为希腊危机暴露的正是欧元区自身的致命性弱点:欧元区内部长期存在的严重失衡——外围国家经常项目赤字与核心国经常项目盈余,也就是大量储蓄从核心国转移到外围国,造成外围国家借债过度,形成债务积累。上世纪90年代,德法等西欧国家人口结构出现老龄化趋势,实体经济逐步进入后工业化阶段,资产报酬率降低,国内需求不足,这导致了大量廉价资本源源不断地涌向希腊等南欧国家,欧元区扩张也因此持续加速。

  欧元区自诞生之日起就一直将其生死存亡寄托于一个悖论之上。一方面,欧元区的稳定取决于市场对欧元区之不可逆转的信念,而另一方面几乎所有发生的债务危机又都与之相关。早在欧洲货币联盟成立之前的上世纪60年代,“欧元之父”蒙代尔等人就提出,放弃名义汇率后着重用三个替代机制为地区调整提供缓冲,这三个代替机制分别为跨地区财政转移、联盟内移民以及应对冲击时有调整能力的劳动力市场。但事实上,成立货币联盟的这三个基本条件并不具备,很大程度上,欧元更像是欧洲一体化的早产儿。从欧元诞生之日起,它就被寄予过多的期望。既被寄予加速欧洲融合的使命,也被寄予欧洲复兴的希望;既有经济利益的诉求,更有政治的角逐与博弈;既要求货币政策独立性,又要承担债务货币化职责,所以对于欧元来讲是不能承受之重。

  现在,希腊经济失去了造血功能,希腊政府实际上已经丧失了偿债能力,只能依靠外部援助来应付到期的债务。目前来看,希腊对外债务约4200 亿欧元,其中70%以上由公共部门,主要是IMF,ESM,ECB持有。救助前提是若达不成谈判协议,或者满足不了欧盟苛刻的援助条件,履行改革承诺,那么,希腊就会面临债务违约甚至退出欧元区的选择。

  从目前情况来看,即便欧盟各国在更高的层面实现统一,国家之间、地区之间经济发展失衡的矛盾依然会存在。如果要素不能自由流动,那么更多的储蓄和资源还是会由富裕国家来掌控,穷国和债务国依然会面临债务融资的困境,还是要靠外部借贷来实现增长,所以ESM不能根本解决欧洲的债务问题,它只是一个缓冲带,可以平复一定的金融市场的波动,解决一些表层问题,比如重债国国债税率过快飙升导致的偿付危机和流动性危机,但是深层次的区域发展失衡问题,包括财政转移支付机制的构建问题,很难通过ESM等机制得以解决。

  在公投否决援助的情况下,还将无法偿还7 月20 日和8 月到期的ECB 贷款。一旦主权债务偿付能力严重影响到银行偿付能力,欧央行可能认定希腊不具备获取ELA 的前提。而没有ELA,希腊银行体系流动性将很快枯竭,可能迫使希  在公投否决援助的情况下,还将无法偿还7 月20 日和8 月到期的ECB 贷款。一旦主权债务偿付能力严重影响到银行偿付能力,欧央行可能认定希腊不具备获取ELA 的前提。而没有ELA,希腊银行体系流动性将很快枯竭,可能迫使希腊发行本国货币以应对流动性危机(一开始新货币兑欧元的比率可能为1:1,但之后可能快速贬值),使希腊被迫退出欧元区。

*除《中国经营报》署名文章外,其他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

中国经营报

经营成就价值

订 阅
最新文章
民众心态在成熟,体育改革时机到了

里约奥运会上中国仍然名列金牌榜前三名,中国队的整体奥运成绩依然优秀,绝大部分队员也是拼尽全力、力争上游、为国争光,里约..[详情]

政治“短路”导致澳政府与中资突然“断电”

澳大利亚政府并未公布任何具体细节,说明中资进入“澳大利亚电网”与“国家安全”之间究竟有什么样的关联关系。澳大利亚反对党..[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