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观点>正文
中国没有中产阶层
2015-07-10 11:15:38 来源:中国经营网 评论:

  媒体报道,一份关于北亚地区(中国大陆、香港、台湾和韩国)的中产阶级调查则显示,中国大陆自认为是中产的家庭月收入在45202元。这一数据又重新唤起了人们对于中产阶层定义和人数的讨论。

  其实,关于中国是否存在中产阶层,仍然是有异议的。很多学者,特别是政治学者都认为,中国有中产者,但是没有中产阶层。因为他们还没有形成自己独立的阶级意识,即使是阶层意识也还不太成熟,互相之间也很少联系,没有建立相关的组织。因此从政治角度来说,中国尚不存在中产阶层这一概念。

  除此之外,笔者认为从经济角度和概念出发,中国的中产阶层也是不存在的。在美国等西方国家,把拥有中等收入的人称为中产阶级,主要由从事脑力劳动的行政管理人员、专业技术人员、商业营销人员以及职员、教师、店员、文秘等组成。但是在中国,这部分人员的收入并不足以使得他们成为中产阶层。以职业来定义中产的做法显然是行不通的。

  那么以收入为衡量单位是否可取呢?中产的定义是在社会中拥有中等收入和中等财富的家庭,这就通常要看一个国家或者地区的收入中位数。在中国,很现实的一点是贫富差距悬殊问题。社会结构呈哑铃型,两头大中间小。收入位于中间区间的人数很少不说,他们的收入也往往处于不固定的状态。

  之前曾经有过一个调查,年收入20万左右的人群中,大部分人收入浮动比例甚至可以高达50%左右。换言之,他们不仅月收入无法稳定在一个值上,年收入也不顾定,很可能今年收入10万,明年收入30万。这在销售等职业群体中是比较常见的,而这也使得他们对于自己中产的认同度不高,统计上也无法将其归类在中产。而且在中国,年收入20万左右的人还有一个奇怪的现象,那就是灰色收入占据了很大一部分。这些隐性收入,甚至是不合法收入也使得中国的所谓中产群体的财富并不踏实。

  同时,在制度上,中国的中产者还缺乏足够的社会公共服务保障。今天还看到一个新闻,统计称全国千万网络就业者半数是农村户籍。从理论上来说,网络工作者的收入应当在社会中也是处于中等偏上水平的。但是他们的户籍却依然是农村户籍,处于流动人口行列的话,显然其无法享受到所在城市的公共服务,没有纳入到当地的公共产品供应中来。而连基本身份都不具备的人,我们显然是无法将其称为中产的。同样的情况不仅在网络工作者中有,其他行业也有类似的现象。纵然一个人收入已经达到了狭义的中产标准,但其却难以在当地扎根,甚至子女也无法在当地顺畅入学和升学的话,那么他不可能认为自己是中产。

  此外,中国中产收入者滑落回低收入者的现象也很明显。最为典型的例子是,一个中产阶层生一场大病以后就有可能变成穷人。在不确定的健康因素之外,房产购置、投机性投资,都可能直接让中产阶层跌至下一个区间。而他们在生活水平维持、消费支出、承载社会义务上都距离西方标准的中产阶层相差甚远。

  之前笔者曾经问过别人什么样的人算中产阶层,大致做个人物侧写吧。对方回答中国标本式的中产应当是体制内就业的,处于中高级管理岗位的,收入相对固定,优先享受着社会公共福利,不用担心医疗、子女教育和住房等问题(换言之财政全包了)的人。笔者说这样的话应当算高收入者了,哪里还是中产。对方又想了想说,那就没有中产了。

  是的。中国的中等收入者既承载了最多的社会义务,又很难享受到社会福利,末了还要在收入不确定的情况下为住房、教育、医疗这新三座大山背上沉重的债务,几乎无暇提高生活质量,哪来所谓的中产阶层呢。

*除《中国经营报》署名文章外,其他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

中国经营报

经营成就价值

订 阅
最新文章
民众心态在成熟,体育改革时机到了

里约奥运会上中国仍然名列金牌榜前三名,中国队的整体奥运成绩依然优秀,绝大部分队员也是拼尽全力、力争上游、为国争光,里约..[详情]

政治“短路”导致澳政府与中资突然“断电”

澳大利亚政府并未公布任何具体细节,说明中资进入“澳大利亚电网”与“国家安全”之间究竟有什么样的关联关系。澳大利亚反对党..[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