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观点>正文
应客观看待存贷比取消的影响
2015-06-27 15:38:54作者:苏培科 来源:中国经营报 评论:

  6月24日召开的国务院常务会议通过了《商业银行法修正案(草案)》,该草案删除了贷款余额与存款余额比例不得超过75%的规定,将存贷比由法定监管指标转为流动性监测指标,该草案将提请全国人大常委会审议。对此,市场各界人士一片叫好,尤其股票分析师异常兴奋,认为银行解除了法定存贷比的“枷锁”后,银行贷款的额度增加后会提升银行盈利水平,银行会释放出巨量资金也利好股市。

  对此,我认为一些人联想过度了,取消存贷比法定硬约束并不意味着商业银行就可以随意期限配置和随意放贷,银行经营管理的“三性原则”(安全性、流动性、盈利性)顺序不可能被打破,监管部门的审慎监管原则和巴塞尔协议Ⅲ的国际监管标准也不会允许商业银行赌博式经营,这些指标对商业银行的约束和监管其实更加苛刻,不要指望取消一个法定指标就翻天覆地。

  其实,早在今年1月份的时候,国务院法制办就曾向学者专家征询关于存贷比指标从商业银行法去存的意见,当时我也有幸被征询,我的意见是:“用法律硬约束企业的经营管理标准似乎欠合理,可适时增加其弹性和及时调整指标参数,但在银行监管和银行经营管理软约束方面决不能放弃对该指标的监测和参考。”相信未来的发展逻辑也会依然如此,毕竟商业银行是高杠杆经营,安全性是第一位的,资产与负债期限配置不当将会致命,相信银行监管部门和银行高管不会不懂这个道理。而且国务院层面决定取消该指标的用意绝不是为了鼓励银行过度放贷,更不是为了鼓励银行据此来提高盈利。

  存贷比法定指标取消的目的首先是为了还权于市场,是为了提高市场配置资源和企业自我经营管理的能力,也是金融市场化改革的重要举措,是鼓励商业银行自主管理,国家不再为金融企业信用背书;其次,是为了开前门和关后门、关侧门,由于存贷比法定指标的硬约束,使得商业银行为了完成指标而应付差事,75%的存贷比红线在限制银行投放贷款方面的作用越来越小,几乎形同虚设,一些银行为了绕过存贷比监管,大肆发展表外业务,造成“影子银行”蔓延,人为扭曲地制作了中国特色的通道业务,银行通过和信托公司等机构合作,通过买入返售同业业务等方式,将贷款转移到资产负债表外,降低存贷比的分子数量,达到信用扩张的目的,取消法定硬约束指标是为了让银行体系更规范、健康、阳光地发展,不要再为指标所累;其三,中央层面确实希望银行能将更多的资金投入到实体经济,尤其在目前青黄不接的转型期,希望银行发挥必要的作用,但银行借口受制于存贷比约束而无法投入更多贷款,曾迫使监管部门不断调整存款和贷款口径,比如将小微贷款、专项金融债所对应的贷款、支农再贷款等从存贷比分子中扣除,又比如在去年6月底银监会发布《关于调整商业银行存贷比计算口径的通知》,宣布扩大存贷比计算口径和存贷比分母(存款)计算口径、减小存贷比分子(贷款)计算口径,并在今年1月央行正式修订各项存款和各项贷款统计口径,增加了存款的基数,以此来“松绑”银行存贷比管理,为了让政策不为此所累,取消法定约束自然顺理成章,但其实这个指标并不是贷款对实体经济支持不足的主要因素,实体经济减少中长期贷款依赖的主要原因是企业家对未来经济预期悲观和贷款资金成本太高有关,核心还得降低社会融资成本;另外,银行为了完成存贷比指标,月末、季末拉存款和在银行间抢资金盛行,导致市场资金利率剧烈波动,曾一度搞出了钱荒,市场资金利率的过度波动对实体经济的影响和危害非常大,取消法定指标约束的目的是为了让实体经济更加便捷、廉价地获得资金支持,也会让商业银行降低负债端存款的成本,缓解银行揽存压力,让银行把主要精力由吸储转移至资产管理、存量盘活等领域,增加银行资产端经营的灵活性,从这个角度来看对银行业发展是长期利好,这也是降低社会融资成本和利率市场化的必要步骤。

*除《中国经营报》署名文章外,其他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

中国经营报

经营成就价值

订 阅
最新文章
民众心态在成熟,体育改革时机到了

里约奥运会上中国仍然名列金牌榜前三名,中国队的整体奥运成绩依然优秀,绝大部分队员也是拼尽全力、力争上游、为国争光,里约..[详情]

政治“短路”导致澳政府与中资突然“断电”

澳大利亚政府并未公布任何具体细节,说明中资进入“澳大利亚电网”与“国家安全”之间究竟有什么样的关联关系。澳大利亚反对党..[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