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观点>正文
坏人何以为坏人?
2015-06-20 14:00:16作者:羽戈 来源:中国经营报 评论:

  提起阮大铖,后世评价难得地一致:坏人。李洁非先生写阮大铖,却不愿止于“坏人”二字,止于他的种种坏法,而是更进一步,探寻他何以成为一个坏人,坏人的论定是否名实相副。对此,他有一段感慨,堪称不刊之论:“……在西方似乎从没有哪个人物由于是坏人而被束之高阁的现象,相反越是这种人,大家探究的愿望越强烈,无论一般犯罪者还是独夫巨奸,往往引得作家反复书写。那是因为,里面有一种人性信念,认为坏人的意义不在于坏,而在于人性不知何故在他们那里被强烈扭曲和压抑。知道一个人的坏,何须吹灰之力,了解他们为什么坏才最重要、对社会最有参考的价值。我们却是相反的。我们满足于判定一个人的坏,然后把他扫入历史垃圾箱。我们不想真正认识人性,认真取得教益。由此受影响的,恐怕不仅是文学深度,更在于民族思维和心智是成熟或幼稚。”

  历史如此,现实更甚。常见一些人,他们议论人事,惯用招数,就是朝对方身上贴一张“坏人”的罚单,将其钉在道德的洼地。罚单不单是结论,还是原因:不仅因为“你作恶,你是坏人”,而且因为“你是坏人,才作恶”。有时,我们的公共生活,便纠结于“抓坏人”的道德游戏,仿佛现实的糟糕,正源于坏人的横行,揪出了坏人,现实则不再糟糕。实则这一做法,才是导致现实糟糕起来的一大根源。

  “坏人”的标签化,有两个毛病。除了如李洁非所云,止步于对坏人的认定,而不去追索坏人何以为坏人,是一种浅薄的表现;还有更致命的一点,这世上,其实并无一个绝对的坏人,“坏人”的标签,犹如一件永远大一号的衣服,穿在任何人身上,都显得空空荡荡、格格不入,所以我更认同一种说法:“没有好人和坏人,只有做了好事的人,和做了坏事的人。”基于此,我们讨论问题,则不必局限于好人与坏人,而聚焦于好事与坏事,这正契合了“对事不对人”的说理规则。

  回到现实。这些年来,你应该听过一句话:不是老人变坏了,而是坏人变老了。它出现的语境,往往是老人摔倒,有人搀扶,反被诬为肇事者,惨遭讹诈,或者如广场舞大妈,噪音扰民,有人上前劝止,却遭辱骂、威胁。

  手上有更生动一例。一些退休干部,每天早上七点去公园晨练,恰逢环卫工人在打扫卫生,尘土飞扬,影响锻炼,于是他们上书“尊敬的领导”,请其协调公园管理处,令环卫工人赶在六点半前完成工作。不难想见,这封信曝光于网络,将激起怎样汹涌的骂声,“老干部”的身份,顺理成章引出“坏人变老了”的感慨。尽管该事实未被相关部门确认,但此事引起的讨论则有待探讨。

  事实上,初读此信,我也义愤填膺,觉得老干部们利用权力的余威,欺压作为弱势群体的环卫工人,相比摔倒的老人、跳广场舞的大妈,这些人才是名副其实的坏人呢。待怒气退去,细细想来,老干部们的请求本身,甚至谈不上无理,此中最大问题,在于给“尊敬的领导”写信,有狐假虎威之嫌,如果能与公园管理方,最好是环卫工人直接对话,那么此事并无多少可非议之处,更可能得到一个完美的结局。

  “坏人”的标签化所隐藏的两点毛病,在此一览无遗。如果我们对事不对人,不论坏人与否,就事论事,哪怕定性为坏事,却未尝不可谅解。我们的生活当中,难道不曾发生类似事件吗,只需把环卫工人换做建筑工人、运输工人,把晨练换做日常作息?我们所提出的请求,如请建筑工人的开工时间与我们的休息时间错开,何曾为对方考虑,然而却问心无愧,这样的自私,属于人类本性,再也正常不过。

*除《中国经营报》署名文章外,其他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

中国经营报

经营成就价值

订 阅
最新文章
民众心态在成熟,体育改革时机到了

里约奥运会上中国仍然名列金牌榜前三名,中国队的整体奥运成绩依然优秀,绝大部分队员也是拼尽全力、力争上游、为国争光,里约..[详情]

政治“短路”导致澳政府与中资突然“断电”

澳大利亚政府并未公布任何具体细节,说明中资进入“澳大利亚电网”与“国家安全”之间究竟有什么样的关联关系。澳大利亚反对党..[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