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观点>正文
香港政改被否决意味社会已断裂
2015-06-19 10:33:53 来源:中国经营网 评论:

  尽管进行了大量的前期宣传,立法会也在投票前展开了激烈的辩论,但是香港政改方案还是遭到了立法会否决。不论中央还是梁振英都对此表达了失望的情绪,而香港政改的前景也因此变得悲观。

  本来普选就是对香港社会来说将是一次大考验,考验合格了香港会更加稳定繁荣,不合格就会成为又一个乌克兰。但是没有想到的是,连普选的前提,政改方案都会引发这么大的矛盾。这也说明香港的社会断裂情况可能远比我们所想象的严重。

  一是阶层之间的断裂,过去我们只看到香港的中产阶层规模很大,认为这种社会阶层结构相对合理和稳定,整个社会不存在太大的分歧与矛盾。但是细细观察才发现,不同于其他西方国家的是,香港的中产者自我感觉承担了过重的税收和社会责任。在香港,社会上有一种普遍的认识是,所谓的地产“四大家族”控制了香港的经济命脉,他们成为了香港劳动者的吸血虫,不论香港经济好坏,都坐收地租不劳而获。而香港的低收入群体又觉得中产阶层占据了过多的社会公共资源,政府补贴对自己没有太多优待。所以香港社会有一个很奇怪的现象,叫自下向上的层层不满。

  所以香港几乎每个阶层都有一个代理人,或是议员旗帜鲜明的选择群体站队。因为一是各个阶层和群体之间不存在利益调和点,比如港独派和爱国爱港派之间,没有中间派的存在,那么候选人只能选边站队。二是在未来可预期的选票政治的背景下,中间派两头都捞不到选票,为了能够获得选票,最好的办法就是挑起矛盾,并为其中一方代言,从而坚固自己将来的选民阵营。

  二是亲大陆派和反大陆派的断裂。香港各群体之间内部的矛盾也是广泛存在的。最为直观的就是亲大陆派和反大陆派的矛盾。由于香港实行的并不是直选制度,所以反大陆派长期在选举失利的情况下,指责香港选举是“假选举”,认为选举的结果主要取决于与北京勾结的幕后操纵。这就为日后更大范围的矛盾冲突埋下可能。客观的说,反大陆派的势力并不算小,而且在香港贫富差距不断扩大、“官商勾结”的观感严重、对政府的施政及作风不满、中产不稳及忧虑、对政制发展不满、对发展方式的意见分歧、青年人出路困难、向上社会流动机会不足等等问题之下,人们很容易受到煽动。如果这时再有一个振臂一呼的怂恿者,那么就很有可能出现人们纷纷走上街头,用游行和集会来表达观点,用拳头和石头来捍卫思想的局面。

  三是政府和舆论之间的断裂。虽然香港政府想走强势政府路线,但历史惯性和东亚文化圈的特殊性让其难以成行。不论是在面对立法会委员上,还是在面对媒体与社会舆论上,香港政府都占不到任何便宜,经常是在一片骂声中被迫出台一些政策。这使得香港舆论习惯性给政府施压,倒逼政策的问世,也让香港具备了街头政治萌发的条件。这一点和埃及、泰国、乌克兰之间的社会表现很像:派别之间分歧严重,没有中间派;两派缺乏对话,只知道对骂;政府软弱没有遏制事态的进一步扩大,迟早会酿出大祸。对于香港来说这一天并不遥远。

  四是青年与老年之间的断裂。在代议制的情况下,中华文化圈实际上实行的是家长制的老人政治,代议的代表或委员从家庭来看是家长,从行业来看是领军人,从实体来看是负责人,所以其决策实际反映的是中老年群体的政治思想。

  对于香港来说,中老年群体对内地有很深厚的感情,对中华民族也有强烈的认同感。他们比较亲内地,也比较期望稳定。但年轻人则不一样,在全球化趋势越来越强烈的情况下,他们对自己的身份认知有很强的独立感,而且多少对于长期的老人政治是有叛逆思想的。所以突然要搞平等的选票政治,这必然会产生一定的社会摩擦与矛盾。

*除《中国经营报》署名文章外,其他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

中国经营报

经营成就价值

订 阅
最新文章
民众心态在成熟,体育改革时机到了

里约奥运会上中国仍然名列金牌榜前三名,中国队的整体奥运成绩依然优秀,绝大部分队员也是拼尽全力、力争上游、为国争光,里约..[详情]

政治“短路”导致澳政府与中资突然“断电”

澳大利亚政府并未公布任何具体细节,说明中资进入“澳大利亚电网”与“国家安全”之间究竟有什么样的关联关系。澳大利亚反对党..[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