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观点>正文
打破垄断 让提网速、降网费更靠“市场选择”
2015-05-16 08:52:17作者:顾骏 来源:中国经营报 评论:

   顾骏

   李克强总理5月13日主持召开国务院常务会议,确定加快建设高速宽带网络促进提速降费措施,助力创业创新和民生改善。这是自4月14日以来,总理第二次敦促“提网速、降网费”了。

   作为中国经济的当家人,李克强劝说中国三大移动运营公司可称得上苦口婆心:降低网费和流量费,这不是政府的决定,而是“不降不行”的市场选择。企业降费后,事实上会推动流量消费的增加,实现薄利多销,最终也会提高企业的经营效益。“中国是世界上第一大手机拥有国,但网速在世界仅排名80多位,信息基础设施建设确实太滞后了。”

   尽管总理说“不是政府决定,而是市场选择”,但所有了解中国电信市场的人都知道,网速提不上去,网费降不下来的根本原因,恰恰是因为政府给了三大运营商以垄断地位,从而让市场选择找不到表达的机会。工信部有关负责人曾解释,当前资费高的原因是很多方面的,主要因为市场供给不足、4G投资还没有见效益、成本降低和充分竞争还有进一步的推动空间。显然,这些理由中“竞争不足”是最贴切的,“市场供应不足”是最荒诞的。在那么多产业都“过剩”甚至“严重过剩”,国资民资只愁没有投资方向的当下,这个被普遍看好的行业却长期处于“投入和供应不足”的状态,岂非咄咄怪事?

   从道理上说,同一领域中有三家大企业,多少应该有些竞争,“我的是我的,你的也是我的”,彼此争夺,最后带来的是企业效率提高和消费者利益增加。但遗憾的是,在中国,同样具有国资或者行政背景的企业,很容易达成“寡头共谋”:如果竞争意味着各自风险增加,而营收未必增加,那与其彼此竞争不如达成默契,维护现有市场格局,共同盘剥消费者来得利润更高,既不用投入,更不用创新,甚至连营销也可以简单从事,而业绩照样漂亮。在消费者除了这三家之外没有任何其他选择的情况下,企业如此谋划完全符合“市场规律”,尽管只是半拉子市场的规律。

   事实上,国家层面上敦促运营商提速降费并非始于今日,但长期以来,运营商就是充耳不闻或者阳奉阴违,面对手机用户最多国家的网速长期保持在世界排位80左右,甚至不如非洲国家的现状,照样不急不缓,踱着自己的方步。这不是企业过于牛气,也不是消费者过于软弱,而是机制“自己设圈套自己钻”。只要继续不让民营企业进入,垄断企业继续在体制提供的垄断环境下坐享其利,不论谁的苦口婆心真要打动他们还是有难度的。至于“互联网+”的行业发展可能陷于困顿,大众创业、万众创新可能因为网速过慢、网费过高,而频频受阻,相比垄断带来巨大利益,在企业眼里至少不是火烧眉毛般的大问题。国家之急与国企之急许多时候也真不一定能急到一块去。

   很多现象表明只要行政壁垒不打破,政府根本没有其他有效措施来制约大型国企。因为只要国企也像其他企业一样在竞争性领域中为利润最大化而博弈,只顾一己之利而不顾国家所急的行为就无法避免。这不是企业高管的道德水平不高,而是市场和资本的本性使然,更是一旦闯进市场,政府必定遭遇“失灵”的规律使然。人们不妨看看“四万亿”之后,几个纳入“振兴规划”的新兴行业如何在各级政府的大力扶持下,最后产能严重过剩,投资打水漂,行业萎靡不振,足以说明,以政府来代替市场选择,很难收到良好效果。

今天,国家希望通过激发全社会创业创新热情,为深陷诸多产业产    今天,国家希望通过激发全社会创业创新热情,为深陷诸多产业产能过剩之陷阱的中国经济,杀出一条血路,“互联网+”作为新常态下国家创新战略的方向之一,能否取得预期的成效,意义重大。现在要是被网速慢、网费高拖了后腿,岂非因小失大?中国发展到今天,除了大刀阔斧地推进改革,别无他途。问题是,能改的地方都改了,剩下的尽是难改的骨头,其中最难改的就是打破行政垄断,而这不仅关系到企业,更关系到政府本身。

*除《中国经营报》署名文章外,其他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

中国经营报

经营成就价值

订 阅
最新文章
民众心态在成熟,体育改革时机到了

里约奥运会上中国仍然名列金牌榜前三名,中国队的整体奥运成绩依然优秀,绝大部分队员也是拼尽全力、力争上游、为国争光,里约..[详情]

政治“短路”导致澳政府与中资突然“断电”

澳大利亚政府并未公布任何具体细节,说明中资进入“澳大利亚电网”与“国家安全”之间究竟有什么样的关联关系。澳大利亚反对党..[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