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观点>正文
王亚煌:辩证看待农民卖房进城
2015-03-13 14:15:21作者:王亚煌 来源:中国经营网 评论:

  据媒体报道,政协委员陈锡文就城镇化问题发表意见,不是农民把家乡的房子卖掉,进城就可以当城里人,“那一定是上了大当,一个农民一个家庭真正挪到城里,没有三四代做不到。”很多人关心农民宅基地入市,并非真的为农民着想,而是想在农村有第二套房。

  陈锡文这一表态自然是对着当下政府大力推进城镇化,甚至赶农民上楼,社会也有放开宅基地交易的建议来的。比如在第2届中国新型城镇化峰会上,住建部村镇司司长赵晖就曾建议,允许城里人购买农村宅基地和房子,引发了轩然大波。

  应当认识到这种意见代表了相当一部分学者的态度。其实笔者也认为市民购买宅基地,对于推进城镇化来说是有好处的。因为我国城镇化的真正问题不是人口比例数据,而是如何解决农民的身份问题,和城乡二元制的制度问题。从这个角度来说,允许宅基地的自由买卖更有利于化解城乡土地二元制,有利于城镇化的进展。

  况且知识分子群体和中产阶层住到乡下去,不仅带来了消费能力,还带来了优质服务商,同时还对自己的生活环境有较高的追求,有很高的社会责任感。起码他们住进村里,ATM机就会进来,便利店也会进来,整个村子会很快地社区化。这对于中国乡村的面貌改造,以及推动城镇化都将有很大的积极作用。

  不过凡事都是双面的,农民用卖房断了后路的方法进城是有很大弊端的,这也是我们要辩证看待农民卖房进城的原因。就当前的客观情况来说,农民卖房进城实际上仍然是弊大于利的。对于政府来说,主要是担心当前的制度下放开宅基地自由交易无法保障农民的利益。因为机构的投资眼光和农民的财产价值意识是存在巨大差距的,很容易出现农民短视的廉价出售自己房产的现象,这并不利于本来就在议价上处于弱势的农民群体。

  此外,陈锡文说的很正确的一点是,一个农民真正摆脱农民的身份,变成城里人,确实不是十年二十年能够解决的事情。西方发达国家的城镇化过程,基本上都花费了一百年,那就起码是三代人的事情。而我国经济发展飞快,其带来的后果就是社会变迁也大大加快了,表面上看是好事,但实际却忽略了人这个承受变迁的最终个体所能承受的速度。

  就农民变成市民一事来说,户口本上改变一下身份是最简单的事,让他们从村里住进楼里也并不算太难,帮助他们在城里就业就稍显困难了,而让他们彻底从思想上变成市民,不在楼下种菜、不在楼上养鸡,那就很难了。现在我们的第一步都走得非常慢,更别提后面的步骤了。

  而且中国城镇化还有特殊的国情,即大部分农民工并不是就地城镇化,而是异地城镇化。比如河南的农民往往是在外地打工,我们现在推行的却是就地城镇化,让他们住进当地的楼里,实际上没有什么意义。特别是目前中国提倡的城镇化是脱离工业化和农业现代化的,钱津研究员就曾说过,“在工业化没有强势推进的前提下,在农业现代化没有足够的投入保障的前提下,将城镇化列为核心,本末倒置了,那要自食其果。”换言之时候未到,农民卖房进城非但无法起到城镇化的作用,反而会产生大量空置房、贫民窟。

  由此可见,农民卖房进城并不是值得鼓励的事情。特别是在一些经济落后,没有足够剩余劳动力接纳能力的地区,城市的公共资源与就业岗位都不足以承受太多的人口,农民也没有非常必要的迁移动力。强制和推动城镇化,更多的只是官员的政绩利益驱使罢了。


*除《中国经营报》署名文章外,其他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

中国经营报

经营成就价值

订 阅
最新文章
民众心态在成熟,体育改革时机到了

里约奥运会上中国仍然名列金牌榜前三名,中国队的整体奥运成绩依然优秀,绝大部分队员也是拼尽全力、力争上游、为国争光,里约..[详情]

政治“短路”导致澳政府与中资突然“断电”

澳大利亚政府并未公布任何具体细节,说明中资进入“澳大利亚电网”与“国家安全”之间究竟有什么样的关联关系。澳大利亚反对党..[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