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观点>正文
王亚煌:天价彩礼背后的“外企效应”
2015-03-09 13:30:13作者:王亚煌 来源:中国经营网 评论:

  从去年开始,关于农村天价彩礼的话题不断被媒体提及。从令人惊奇的“万紫千红一片绿”到“新三转一响”,再到一些地区农村娶妻动辄需举债十几万元的现象,引来了诸多舆论批评的声音。农村很多男人娶不起媳妇、娶不上媳妇,因婚返贫也成为一些地区很尖锐的社会问题。

  在天价彩礼的成因分析上,理性者人认为这是农村当年重男轻女,流产了太多女胎,导致性别比出现异常,女性变得稀少所致。认为解决的办法还是要放开二胎,并扭转广大农村重男轻女的心理。而社会学派则认为天价彩礼的根源还是在落后的社会风气上,必须根除这一陋习,必要时可采取法律规范和约束的方法,如将索要天价彩礼行为定罪为人口买卖来进行恫吓。

  但是两种说法都过于绝对。在社会风气不变的情况下,性别比的畸形加重了索要高额彩礼的现象,后者又反过来使得社会风气进一步下行。而不论是放开二胎,还是定罪都并不是解决问题的好办法,因为要么见效太慢,要么违背法理。

  其实依笔者来看,天价彩礼现象在越来越多贫困地区蔓延的背后实际上有“外企效应”作祟的缘故。众所周知,外企有提高一个地区平均工资水平,和树立工资标杆的作用。因为我国还一直处在经济欠发达国家的行列,劳动者的工资水平的比较低的。所以当发达国家的公司进入到我们地盘上设立企业的时候,其自然会参照母公司的薪酬待遇来设定工资标准。而且中国很多地区还对外企的工资有强制性的规定,如北京就要求外企员工薪资将不低于北京最低工资标准的1.5倍。在外企的高工资影响下,会产生两个现象:一是高素质人才向外企集中;二是其他国内企业,包括国企和私企都不得不提高工资待遇,以留住和吸引人才。最终使得整个地区的工资水平出现了上升,这就是外企工资效应。

  那么这一效应和天价彩礼又有什么关系呢?笔者认为两者实际上存在很高的一致性。近十年来,大量的农村劳动力进入到城市打工,他们的平均收入自然要远远高于在家务农的收入。这部分群体,包括一些从小城市进入到大城市工作的年轻人,都可以被看做是在“外企”的工作者。特别是其中很多人还获得了事业的成功,或许只有百分之一的比例,但却很容易给相对闭塞的落后农村营造出在外打工很容易赚大钱的印象。

  而这部分在外获得一定成功的人在婚姻上很自然会出手相对大方一些,有能力支付得起很多人眼里的“天价彩礼”,也有意愿通过这一方式补偿不太宽裕的娘家人。但这种行为的负面作用就是抬高了当地的彩礼平均水平,导致很多有待嫁姑娘的家庭主动去寻找“外企”,或以“外企”的标准来要求其他有意向的“企业”。毕竟外出打工的人那么多,总是有人能给得起的,在“人才”稀缺的当下,小城市和村里姑娘又都不愁嫁,天价彩礼也就变得常见起来。

  所以,天价彩礼现象实际上折射出了我国城乡经济差距过于悬殊的问题,正是因为我们和国外的收入存在差距,所以才会产生“外企效应”。而人们希望用城里的收入解决乡里的生活问题,还希望在乡里实现城里的生活质量的心理并不应当被苛责,只是这种美好的企盼在不正确的社会风气下最后衍变成了错误的行为。对于政府来说,自然要采取直接手段遏制这种会影响社会稳定的行为,但从长远来看,缩小城乡之间、东西部之间、大城市和小城市之间的经济差距也是当务之急。否则,人才的流失导致社会资源矛盾紧张,女性的流动导致光棍痛苦,地域断裂又使得进城务工者无法与城市联姻,风气也只会在反差错位之下持续下滑了。

*除《中国经营报》署名文章外,其他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

中国经营报

经营成就价值

订 阅
最新文章
民众心态在成熟,体育改革时机到了

里约奥运会上中国仍然名列金牌榜前三名,中国队的整体奥运成绩依然优秀,绝大部分队员也是拼尽全力、力争上游、为国争光,里约..[详情]

政治“短路”导致澳政府与中资突然“断电”

澳大利亚政府并未公布任何具体细节,说明中资进入“澳大利亚电网”与“国家安全”之间究竟有什么样的关联关系。澳大利亚反对党..[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