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观点>正文
林智杰:民航票价难逃管控“紧箍咒”
2015-02-14 10:31:08作者:林智杰 来源:中国经营报 评论:

  民航业终于迎来了呼唤许久的运价改革,近日发改委和民航局联合发布《关于进一步完善民航国内航空运输价格政策有关问题的通知》,其主要内容可以用“三个放开、一个调整”来概括。

  三个放开,即放开国内航线货运价格、放开部分短途航线价格、放开国内航线基准票价调整审批程序;一个调整,即国内航线基准票价水平有所调整,由原来0.75元/公里的固定基准票价调整为“长短有别”的基准票价。

  那么,此次航线运价调整究竟怎么调?对行业又有什么影响呢?在笔者看来,对于101条短途航线票价放开,用一句成语来形容就是“聊胜于无”。

  究其原因,一是因为涨价“有心无力”。这101条航线由于是相邻两省间,且与高铁、高速公路等地面交通方式形成竞争,本身已经营惨淡,平时主要靠打折促销与地面交通争夺旅客,想要涨价只能说是“有心无力”;二是此类航线占比极低,目前实施市场调节价的航线共132条,仅占国内2400多条航线约6%。

  再来看看国内航线基准票价是怎么调的。此次新出台的政策不再执行固定的基准票价,而是不同距离航线根据定价公式确定各自的基准票价,此外,考虑高原航线航空公司较大的投入,其基准票价相对普通航线更高。

  笔者分析,新政对国内航线基准票价的影响主要有三点。

  一是“长短有别”,按新政定价公式,短途航线基准票价水平较高,500公里普通航线基准票价达1.208元/公里,而长途航线则较低,4000公里普通航线基准票价仅为0.885元/公里,500公里普通航线基准票价高出4000公里同类航线36%。这主要是既考虑到了短途航线起降费分摊及油耗较高使单位成本高于长航线,又考虑到提升航空公司在中短途市场的竞争力,应对高铁竞争。

  二是“有涨有跌”,新政下航线票价并不是一味上涨,500公里普通航线票价比原政策高出29%,而4000公里同类航线票价则比原来还低了6%。而涨跌临界点大约是2500公里,即短于2500公里的航线票价更高了,而长于2500公里的航线票价却更低了。进一步测算,由于国内航线构成差异,2500公里以内航线的旅客运输量占全部的91%,因而总体上航线平均票价将有所上涨。

  三是“高低不同”,由于高原航线和高高原航线对飞机、飞行员、航行技术等级有特殊要求,航班运行成本较高,出于鼓励高原地区发展的考虑,此次大幅提高了高原航线的票价水平,不同距离的高原航线票价水平全线看涨,其中500公里高原航线基准票价上涨高达52%,而4000公里长航线也上涨了12%。

  值得注意的是,尽管新政已经发布,但对航空公司而言,可能还是“只闻楼梯响,不见人下来”。此次新政规定:“每家航空公司在不超过定价公式测算值范围内,每航季上调国内航线旅客运输基准票价不得超过10条航线,每条航线每航季基准票价上调幅度不得超过10%。”

  这意味着,一家航空公司在一年内可以有两次上调基准票价,但是航线只有20条。仅以国航为例,2013年国航执飞的国内航线达到212条,即使剔除掉部分相邻省份的国内航线,国航至少要用8~10年才有机会将所有航线价格普调一次,增幅也还只有10%。

  由此可见,此次新政在短期内对航线实际票价的影响微乎其微,严格的票价管控仍然是航空公司头上的“紧箍咒”。

 

*除《中国经营报》署名文章外,其他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

中国经营报

经营成就价值

订 阅
最新文章
民众心态在成熟,体育改革时机到了

里约奥运会上中国仍然名列金牌榜前三名,中国队的整体奥运成绩依然优秀,绝大部分队员也是拼尽全力、力争上游、为国争光,里约..[详情]

政治“短路”导致澳政府与中资突然“断电”

澳大利亚政府并未公布任何具体细节,说明中资进入“澳大利亚电网”与“国家安全”之间究竟有什么样的关联关系。澳大利亚反对党..[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