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观点>正文
王亚煌:京津冀交通短期难一体化
2014-12-25 11:39:22作者:王亚煌 来源:中国经营网 评论:

   据媒体报道,目前《京津冀协同发展交通一体化规划》正在准备上报国务院,即将出台。这也算在今年2月,国家主席习近平就推进京津冀协同发展提出“把交通一体化作为先行领域”之后,三地政府终于第一次有的实质性突破。

   但是就三地协同的效率来说,京津冀交通想要一体化何其困难。虽然三方可以就轨道交通、枢纽建设、货运等等达成一系列的协议,但是难以改变三地根本的行政壁垒问题。即北京的车开不进天津市区,天津的车开不进北京市区,那么谈何交通一体化?而这一点也成为了掣肘三地交通一体化的关键所在。

   除此之外,利益分配也导致了交通网络建设缓慢。河北省承德市长赵风楼曾表示,“承德通向北京的22条公路都断在最后一公里”,而京昆高速迟迟无法接通也是同样的情况。之所以出现这么多断头路,正是因为利益问题和地域巨大的经济差距。

   同样修一百公里的道路,在北京、天津、河北境内修建的成本差距是巨大的。在河北征地可能发放一点征地费用和青苗费就可以完事了,但在北京,农民动辄就会要出天价。这一因素甚至逼迫京石高铁在北京跨越农地的部分都采取了高架的方式。然而修成之后,因为北京境内的公路里程比起河北境内要短很多,客观上河北在高速公路上的收益更大,北京面对高昂的建设费用和低收益没用足够动力推进项目建设也情有可原,所以道路也就往往断在了北京这“最后一公里”。

   而这些现实困境是京津冀要一体化必须逾越的障碍。如今改革总是提要先进行上层设计,因为制度和体制是导致很多现实问题的根源。行政壁垒无法打破的话,三地政府始终将各自利益摆在前面,或是河北仍然用一切为首都服务的心态在做事,那么不只是交通一体化,各方面的一体化都难以推进。

   因此笔者认为,京津冀交通一体化建设必须打破原有的制度约束。具体来说就是不仅要在表面上建立统一的指挥协调部门,还要在骨子里、血管层面上建立起统一的利益分配机制。比如是不是可以打破一直以来各省高速各自为政各自收费的问题,将整个高速公路网交由一家公司统一建设和统一管理收费。又如是不是可以放开三地的车辆通行,取消行政限制措施,改用缴纳使用费的方式来进行流量控制和管理。

   谈到京津冀一体化的问题,不得不说国企的强势也是导致中国城市群发展缓慢的一个重要因素。国内很多基础服务都是由国企为主提供的,而国企按照行政区划来进行管理的方式也就带来了行政区域间服务难以共享,和利益分部门结算的问题。

   最直观的表述就是,行政区域之间打电话要算长途。而倘若是在民营企业的控制下,可能早就没有漫游这一概念了。类似的情况在各个领域中都广泛存在,特别是北京的基础服务型国企后台太硬,其他周边的也是地头蛇,双方谁也不让谁,一体化的很多进程就僵在了这里。

   笔者甚至认为,京津冀一带国企的强势正是其区别与沪三角和珠三角,一体化缓慢的根本原因。而在行政属性高度集中,行政级别落差极大的区域,民营企业很难获得公共服务的运营权,自下而上的一体化也就成为了不现实的事。因此所谓的交通一体化,固然有了规划,但落地和见效恐怕还早的很。


*除《中国经营报》署名文章外,其他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

中国经营报

经营成就价值

订 阅
最新文章
民众心态在成熟,体育改革时机到了

里约奥运会上中国仍然名列金牌榜前三名,中国队的整体奥运成绩依然优秀,绝大部分队员也是拼尽全力、力争上游、为国争光,里约..[详情]

政治“短路”导致澳政府与中资突然“断电”

澳大利亚政府并未公布任何具体细节,说明中资进入“澳大利亚电网”与“国家安全”之间究竟有什么样的关联关系。澳大利亚反对党..[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