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观点>正文
王亚煌:本山传媒之死背后
2014-11-19 11:19:13作者:王亚煌 来源:中国经营网 评论:

  艺术本没有高雅和低俗之分,是因为人们被按教育程度、工作性质和经济收入,人为地分为了高雅和低俗的不同群体,他们所喜爱的艺术形式及其内容也才被分为了高雅和低俗。而长期以来,由官方文艺工作者主导的“高雅艺术”始终在主流媒体上保持强势,“低俗”的人们难以获得文化消费的满足,这种巨大的需求成就了本山传媒的快速崛起。

  但是如今本山传媒光环不再了。赵本山似乎逐渐脱节于官方支持,“二人转”遭批判内容低俗,原本要开播的《爹妈满院》又被喊停。毫无疑问,本山传媒陷入了史无前例的巨大危机。悲观一些来说,本山传媒不仅是由盛转衰,甚至有到了盲人瞎马地步的意思。

  其实,本山传媒的衰落并不是偶然的,它错就错在过于依赖、过于寄托上。可以说,当本山传媒将自己的发展和繁荣完全寄托在市场身上,寄托在一个人身上,依托在官方媒体身上时,就注定了今天的命运。

  搞艺术依靠市场是没有问题的,但是不能完全交给市场来主宰,而脱离的艺术家和创作者基本的情操。本山传媒所推出的各类演出也好,影视作品也罢,其核心问题是过于接地气。这本不是错,因为本山传媒的定位就是中国广大农村群体和所谓的“低俗群体”,小沈阳等人压根也没想着能去戛纳红地毯上走一圈。那么为了极大地争取这个群体的消费,巩固自己的市场份额,其作品势必就要变本加厉的投其所好。

  而这就产生了三个恶果:高度一致性的作品(永不完结的乡村爱情)让原有观众群体产生了审美疲劳,题材的固定无法争取到新观众群体,中国城镇化的发展和自媒体娱乐的繁荣让其观众群体不断分化流失。在这些因素共同作用下,本山传媒自然江河日下。

  赵本山是个很出色的管理者,但不是一个好的经营者。尚不必说玩跨界,如今的经营者都知道要分散投资,一个娱乐公司旗下的艺人从小鲜肉到硬汉,从萝莉到老戏骨大妈什么风格都有,这样能保证在社会审美发生变化时,始终占据主流通道。但是本山传媒囤积的艺人却都如同批量生产出来的一般,之所以其内部还曾为上春晚小品而宫斗,就是因为那角色谁都可以演。

  除去这些高度相似的艺人,本山传媒过度依靠自己的招牌——赵本山也是一个重大的问题。当然赵本山比起那些年轻的明星要好得多,起码不吸毒不嫖妓不生七个葫芦娃,不会出现一个负面新闻击垮整个公司的情况。尽管如此,这种对当家明星的依赖也使得其难以承受任何围绕赵本山的风险。如今的赵本山可以在政协、在娱乐圈有话语权,但这种话语权一旦没了呢?说句不好听的,赵本山身体已经多次出现大问题了,如果一旦有更严重的情况发生呢?整个本山传媒怕是将会瞬间瓦解。

  此外,本山传媒面向民间群体却又依赖官方媒体的矛盾做法也让其禁锢了手脚,难以获得更大的发展。电视剧上卫视的新政、电视剧内容的审查政策、春晚节目的调整,这些无一不对本山传媒构成了重大打击。本山传媒的核心问题正在于此,他们始终没有找到一条属于自己的,受自己控制的传播途径,只能依靠官方。而他们的内容本身又与官方审美的高度不符,这种差异就为两者的结合埋下了严重隐患。

  抛开低俗和高雅的艺术性争议,单从经济性上来说,两者最大的区别莫过于低俗是从一百个人那里赚每人一块钱,而高雅是从一个人那里赚一百块钱。走最大众化路线是所谓低俗娱乐的生存根本。但问题是所谓的低俗者越来越向往高雅,这时再想挣钱就不能太俗了。笔者之前向一走“土鳖”路线的人建议,做“土鳖”也要做“土鳖”的潮流引领者,比如大量引入街舞、伦巴、恰恰的动作,创造各种与众不同的广场舞,成为中国广场舞教学光盘权威,那么也能发大财。但是中国的“土鳖”们却很少这么想,他们偏要去从广场舞大妈的随机舞动中寻找灵感,去偷农民的“包袱”。本山传媒尚不如把中老年人没读过的网络段子读给大家的周立波,这又如何能不走向没落呢?

*除《中国经营报》署名文章外,其他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

中国经营报

经营成就价值

订 阅
最新文章
民众心态在成熟,体育改革时机到了

里约奥运会上中国仍然名列金牌榜前三名,中国队的整体奥运成绩依然优秀,绝大部分队员也是拼尽全力、力争上游、为国争光,里约..[详情]

政治“短路”导致澳政府与中资突然“断电”

澳大利亚政府并未公布任何具体细节,说明中资进入“澳大利亚电网”与“国家安全”之间究竟有什么样的关联关系。澳大利亚反对党..[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