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观点>正文
王亚煌:供水公司经理何以贪亿元?
2014-11-17 11:38:43作者:王亚煌 来源:中国经营网 评论:

  在最近一段时间的反腐新闻中,秦皇岛市北戴河供水总公司原总经理(副处级)马超群,其家中被搜出1.2亿元现金、37公斤黄金、68套房产手续的消息最为引人关注。

  与之前铁道部、发改委、能源局的巨贪们不同,马超群仅仅是一名副处级干部,而且职务也只是一个地级市下属区的供水公司总经理而已,但是就是这样一个司空见惯的小小供水公司经理,却贪腐到了远超过供水公司总价值的财产。这种反差让人诧异,也耐人寻味。

  实际上,“小官巨腐”并不稀奇,北京今年后半年就将打击“小官巨腐”列入了反腐工作的重要事项当中。因为在中国,“小官巨腐”现象与发展中国家的国情一起,是分不开的。笔者认为,在供水公司总经理贪腐亿元的背后,其突出反映的是公共服务行政化属性压过市场化属性的问题。

  不论是物质化的道路、自来水、电力,还是非物质化的教育、医疗等,这些理论上都属于基础公共服务或建设内容的范畴。参照世界范围的管理经验,公共服务和公共产品是具有行政化和市场化双重属性的。行政化属性保证其公平公正地向全社会民众提供服务,市场化属性则保证其供给的效率。举个简单的例子来说,一些西方国家将医疗财政补贴用效率考核的方式,以接诊率和治愈率为参照,分配给公立医院和私立医院。这其中财政补贴是其行政化表现,效率考核、不区分公立私立则是其市场化表现。

  而我们国内的公共服务与公共产品则在较长时期内处于行政化的供给模式中,过度行政化导致的结果是,这些服务与产品在地方上都处在一家垄断的局面下。尽管当年的一些“局”纷纷更名为了“公司”,但是其行政机关的派头并没有改变。自来水通向哪里,断电不断电,学校招收什么学生,不是按市场需求和公众需要来决定的,而是取决于供应者的主观意愿,这往往就成了一把手的个人意志。

  正是在这种背景下,当年才出现了“吃拿卡要”,才出现了“电老虎”、“水老虎”等词。因为尽管也收费,但是在垄断的局面和行政化属性下,公共产品和服务往往被社会视作是一种特定的福利,而不是消费品。这也就让提供者与使用者之间的关系不是销售者和消费者之间的关系,而更接近于赠予者和受赠者。如此一来,管理方颐指气使的态度也就不奇怪了。

  自然,这进一步带来的就是腐败问题。因为需求方没有其他供应者可选择,只能央求于管理者给予。而管理者给或不给、给多少、给的快慢,就成为了手中贪腐的重要砝码。在中国基建突飞猛进,城镇化与房地产行业快速发展的情况下,这一点就被无限放大了。不难看出,马超群的过亿现金、数十套房产中有很大一部分来源于他向开发商索取的自来水接口好处费。

  此外,在行政化属性下,政府往往是公共服务与产品投资的主体。而自来水公司等很自来就成为了各城市相关领域唯一的建设方。曾有报告指出,2020年中国基础设施建设资金可能需要30万亿至40万亿元。在如此巨量的投入下,其腐败空间是很大的,哪怕只有百分之一的资金被贪腐,其额度也将达到3000亿元,这里面冒出一个亿元巨贪并不稀奇。

  因此,在供水公司经理成为亿元巨贪的背后,我们需要考虑的是如何用市场化手段,来解决公共服务和公共产品过度行政化带来的权力导向分配和腐败问题。政府应当将行政化与公共化两个属性剥离,认识两者并非是完全统一的,放开该类领域的竞争,增多选择空间。这不仅对于解决“小官巨腐”现象有重要作用,远的来说,对于解决当下权贵过度占据公共利益的社会问题也会有积极的作用。

*除《中国经营报》署名文章外,其他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

中国经营报

经营成就价值

订 阅
最新文章
民众心态在成熟,体育改革时机到了

里约奥运会上中国仍然名列金牌榜前三名,中国队的整体奥运成绩依然优秀,绝大部分队员也是拼尽全力、力争上游、为国争光,里约..[详情]

政治“短路”导致澳政府与中资突然“断电”

澳大利亚政府并未公布任何具体细节,说明中资进入“澳大利亚电网”与“国家安全”之间究竟有什么样的关联关系。澳大利亚反对党..[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