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观点>正文
王亚煌:北四村是唐家岭政策失败映照
2014-08-06 14:26:19作者:王亚煌 来源:中国经营网 评论:

  记得中国曾有官员大言不惭的表示,中国搞城镇化没有出现贫民窟,这是非常了不起的成就。这种言论只能说明该官员的无知和政府在城市管理上的逻辑错误,因为任何一个大城市在其发展过程中都必然会出现贫民窟现象。

  当然有的贫民窟是隐性的,并不是说贫民窟一定要非常破烂,只要其居住主要群体为低收入群体,他们对环境的维护能力与重视程度都相对较低,那么时间久了,该区域即便也是高楼住宅、花园小区,也会慢慢变成贫民窟。所以不能说中国城市没有贫民窟,只能说还是隐性贫民窟而已。而在中国2亿流动人口的背后,有朝一日形成世界最大的贫民窟也并不稀奇。

  西方新城市理论普遍认为,城市并非静止的事物,贫民窟是现代大都市的必然组成部分,所以反对大规模的改造计划。因为即便拆除了贫民窟,贫民依然存在,他们流动到哪里,在哪里形成新的聚居区,那么哪里就会变成新的贫民窟。

  当初北京整治拆除“蚁族”聚居区唐家岭就是这样。政府总认为居住不安全、群租、地下室居住是由于整治力度不够造成的。于是不断加强执行和惩处力度,必要时动用公安、消防、住建联合执法,然后宣布成功的停租了1.95万户违法群租房。但贫民问题和这部分群体低收入与高房价的矛盾并没有解决,这种做法相当于我们只管把那些租不起整套房的低收入群体赶到大街上去,至于他们去哪里解决住宿问题则不闻不问。

  名义上是为了群众,最后却伤害了群众。人大代表和政协委员在唐家岭作秀式地转了转,区政府调研了一圈,三下五除二就拆了个干净。最后廉租房盖起来了,小区干净整洁了,配套设施跟上去了,但原来住在这里的人却被逼搬到更远的郊区去了。然而唐家岭真的不见了吗?当然不是,新的唐家岭北四村又诞生了。这个本地村民只有6000人左右的北四村,在唐家岭被拆除后迅速扩张,目前外来人口竟然已经达到了8万人,其居住环境和村中面貌与当初的唐家岭如出一辙。

  这样的北四村就是唐家岭政策失败最好的映照。按政府的一贯行为模式来看,在媒体对北四村集中报道后,下一步可能就又要大张旗鼓的去拆北四村了。政府不缺钱,更不缺整治的力量。然而这真的就是解决蚁族,解决城市低收入群体群租和不安全、差环境居住的办法吗?一个唐家岭消失后,数个新唐家岭出现了;低收入群体仍然在源源不断的涌入一线城市,拆个北四村、重建个唐家岭充其量只不过能把眼皮底下的城市建设的好看一点,让官员们眼不见心不烦罢了,类贫民窟永远会异地重生。

  《美国大城市的生与死》一书曾提到,“多样性是城市的天性”,而大规模改造计划因缺少弹性和选择性,排斥中小阶层,必然会对城市的多样性产生破坏。大规模改造计划是一种“天生浪费的方式”一一耗费巨资却贡献不大;并未使贫民窟“非贫民窟化”,仅仅是将贫民窟移动到别处,在更大的范围里造就新的贫民窟;使资金更多、更容易地流失到投机市场中给城市经济带来了不良影响。

  这对我们当前的棚户区改造也好,对我们的城中村整治也罢,都是极具启发意义的。一直以来,我国的城市建设过于工程化,缺少人文性。只考虑城市建设的漂亮与否,对居住者的管理却很少去想。要知道,很多城市的城中村聚居的人群多是从事小商品售卖的流动人口、被称为蚁族的大学生,以及某些政府眼里低素质的服务行业人员。一些城市为了治理脏乱差,甚至是实现人口控制,对这些城中村进行了改造和清理工作。但结果必然是新的脏乱聚居区又出现了,而且更为分散和难以管理了。

*除《中国经营报》署名文章外,其他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

中国经营报

经营成就价值

订 阅
最新文章
民众心态在成熟,体育改革时机到了

里约奥运会上中国仍然名列金牌榜前三名,中国队的整体奥运成绩依然优秀,绝大部分队员也是拼尽全力、力争上游、为国争光,里约..[详情]

政治“短路”导致澳政府与中资突然“断电”

澳大利亚政府并未公布任何具体细节,说明中资进入“澳大利亚电网”与“国家安全”之间究竟有什么样的关联关系。澳大利亚反对党..[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