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观点>正文
王亚煌:谁在撺掇越南放弃社会主义
2014-07-31 11:26:26作者:王亚煌 来源:中国经营网 评论:

  据外媒报道,越共60多名老党员向党中央发表公开信,表示共产党“将国家引向错误的道路”,越共的政策和腐败问题“导致国家完全陷入危机”,并要求越共“废除社会主义的错误道路,转向民族和民主的道路,当务之急是将专制的政治制度改革成为民主制度”,并且“不再依赖中国”。

  作为曾经的友好国家,这个如今对中国犬牙相向的邻国一举一动都牵动国内的神经。在一些分析者看来,越南之所以放弃社会主义,很大程度上是为了放下同是共产党执政所形成中越战略同盟关系。中国共产党通过老大哥的身份,在政治上对越共施加的影响力,使得越南在领海争端等一系列问题上禁锢了手脚,无法充分维护本国利益。

  但事实上,近几年来,甚至在中越南海争端出现之前,越南国内和越共内部就已经出现了放弃社会主义的呼声。中越南海争端的加剧放大了这种声音,但并不是其产生的根源。越南出现放弃社会主义的思潮,一定程度上还是与越南当前所处的发展阶段有很大关系。既得利益者、欲获得利益者、想做大利益者是不断撺掇越南放弃社会主义的背后力量。

  其一是越南在实施改革开放的过程中,由于越南国企本身相对较弱,越南民营经济得到了快速发展的机会。一些掌握实权者也趁机通过腐败或寻租行为积累了大量财富,这是所有发展中国家的通病。在这部分腐败的权力阶层完成了原始积累之后,越南的社会主义制度和共产党内部的制约就成为了影响他们进一步发展的阻力,他们急需改变约束自己的制度,并重新塑造新的社会价值观,为自己的私利构建挡箭牌、保护伞。

  其二是一部分群体有趁乱捞一笔的打算。东欧国家在进行去社会主义化的过程中,最明显的是政治制度的改变,但实际最痛的是经济制度的变革。东欧很多对国家经济命脉起到关键作用的很多国企或变成了外资企业,或被时任管理者以廉价方式出让或自己占据。越南也是这样,而负责转让者则可以从中得到不菲的好处。

  其三,越南新兴的富裕阶层也在撺掇放弃社会主义。这部分新兴的富裕阶层一方面恐惧越南共产党执政下可能会导致政策的不稳定,与对自己资本积累阶段“原罪”的清算。另一方面则是受制于社会主义制度下,商人很难进入权力阶层与获得政治话语权的影响。而一旦实行西方民主制度,在贫富差距较悬殊的国家,商人则可以很轻松通过自己营造的宣传和影响力获得政治身份,并进一步坐实和保护自己所处的阶层利益。

  而越南共产党内部的左右之争,实际上也从一个侧面反映出了越南当前国内的政治意识断裂状况。老一批的越南民众既受共产主义思想的影响,又因为中越边境冲突而仇视中国;中一波的越南民众则处在中越关系甜蜜期阶段,也正值中国商品大量进入越南,对中国和中国的改革开放都抱有一定的好感;而新一代的越南人则深受西方文化,特别是美国文化的影响,崇尚西方民主制度,由于南海冲突也仇视中国。

  在社会没有共识,主流意识不稳定,且社会矛盾较剧烈的情况下,这样的国家是不适宜采取西方民主制度的。因为选举和争夺选票的过程无疑导致矛盾进一步激化,使得民众产生对立,进而撕裂国家意识形态,陷入长期混乱当中。这样的负面案例毋庸再多举,所以很多观察者认为西亚普遍需要强人领导,同样的东南亚国家也应当长期保持一个强有力的政党领导经济和社会建设工作。

  越南的内乱并不是由中国引起的,与中国的关系也只是越南各方争权夺利过程中用来博弈的工具。在越南不断被人撺掇放弃社会主义的背后,我们既要反思过去社会主义政治制度的一些弊病,以建立和完善党内民主推动政治文明。更要警惕越南政局可能产生混乱,和对华关系持续恶化的可能。

*除《中国经营报》署名文章外,其他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

中国经营报

经营成就价值

订 阅
最新文章
民众心态在成熟,体育改革时机到了

里约奥运会上中国仍然名列金牌榜前三名,中国队的整体奥运成绩依然优秀,绝大部分队员也是拼尽全力、力争上游、为国争光,里约..[详情]

政治“短路”导致澳政府与中资突然“断电”

澳大利亚政府并未公布任何具体细节,说明中资进入“澳大利亚电网”与“国家安全”之间究竟有什么样的关联关系。澳大利亚反对党..[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