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观点>正文
水皮:陈政高的难题是什么?
2014-07-03 13:34:06 来源:华夏时报 评论:


  作为前住建部部长,姜伟新的难题是显而易见的,那就是如何才能控制过快上涨的房价,这个难题在其后期又演变成了如何打压房价回归合理价格,姜伟新直到退休,也没能交上一份令自己或大家满意的答案,虽然大家开玩笑说他因此而想白了头,虽然“两会”期间躲记者而因此顾此失彼,虽然“国五条”这条那条的搞得鸡飞狗跳现在居然已经被人忘却。

  姜伟新无能吗?

  当然不是,因为姜伟新的难题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也是一个强人所难的任务,在一个供不应求的领域要完成价格的下调无异于揪着自己的头发离开地球一样。但是,姜伟新坐在部长这个位置上,要讲政治,要讲统一,要讲纪律,也要讲民意、民情,甚至民粹,替人受过也就难免,姜伟新的难题难为了姜伟新这么多年,真心来讲是太不容易了。

  现在,姜伟新解脱了,解题之人换成了陈政高这个辽宁省的前省长,一个省长进京接任部长,而且是万众瞩目的住建部长,按照中国的官场规则,陈政高无疑得到了重用,也无疑被寄托了重任。

  此一时,彼一时,房价现在已经不是什么天大的难题,李克强上任后没有讲过一次房价,国务院常务会没有出过一个“国几条”,但是房价却自己开始调整了,这就是供求规律在发生作用。整体而言供不应求的时代过去了,供求平衡的时代正在到来,围绕姜伟新的难题对于陈政高而言已经自然化解了,但是,陈政高面对的新难题难度一点也不比姜伟新的低。

  陈政高的难题之一就是摸清中国房地产市场的家底,中国究竟有多少套房,人均到底有多少,多少套房又是空置的。没有这些数据,做出的政策就难免拍胸脯、拍脑袋,最后拍屁股。现在是个讲大数据的时代,但是极有讽刺意味的是,中国房地产行业的数据却谁也说不清楚,全国房地产登记联网也落实不下去,一个空置率成了世纪难题,央视记者用最原始的方式去拍黑灯户被指不具代表性,西南财大甘犁教授样品调查得出6000万套的数据也遭质疑,任志强的否认来自于逻辑推理看似成立但也只是推理,一个偌大的国家,有如此强大的政府,各种现代的调查工具可就是说不清住房这个事,到底是搞不清还是不肯搞清楚?人口普查有办法,统计局有城乡调查大队,房产局有登记,搞不清楚真是笑话。

  陈政高的难题之二就是旧城改造。中国房地产的第一轮高速增长得益于地方政府规划新区铺摊子,通过剥夺农民土地迅速扩张城镇区划,这种办法,投入少,成本低,建设周期短,见效快,也避免了和城市居民的直接冲突,市容市貌得到极大改善。但是后果也逐渐显现,一是新城变“鬼城”,人气不足;二是旧城改造刻不容缓,拖无可拖。但是,旧城改造谈何容易,习惯了强征农民土地拍卖获取财政收入再投资的地方政府面对棚户区改造,成本和投入都剧增,但是土地收入却公开透明,李克强在辽宁执政期间在旧城改造上极有建树,而陈政高又是搭档执行者,辽宁经验是否全国适用,现在没有答案。

  陈政高的难题之三就是如何为房地产正名。房地产是国民经济的支柱产业,对于新型城镇化周期发展中的中国更是如此,房地产的投资增速和GDP有密切的关联度,在GDP增速的调整期如何保证房地产对经济的支持作用是非常微妙的艺术,更何况开发商在过去已经被妖魔化,已经被人从道德上否定过,为开发商寻找适当的社会位置也是住建部长的功课。

  没有调查就没有发言权,陈政高从地方到中央,从辽宁到全国,不可能上任伊始就夸夸其谈,我们也不指望新官上任三把火,有数据才有真相,有事实才有对策,建立在数据基础上的政策才可能有针对性,才能破解摆在陈政高们面前的难题。

*除《中国经营报》署名文章外,其他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

中国经营报

经营成就价值

订 阅
最新文章
民众心态在成熟,体育改革时机到了

里约奥运会上中国仍然名列金牌榜前三名,中国队的整体奥运成绩依然优秀,绝大部分队员也是拼尽全力、力争上游、为国争光,里约..[详情]

政治“短路”导致澳政府与中资突然“断电”

澳大利亚政府并未公布任何具体细节,说明中资进入“澳大利亚电网”与“国家安全”之间究竟有什么样的关联关系。澳大利亚反对党..[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