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观点>正文
王亚煌:景区政府长期与民争利
2014-06-30 13:18:05 来源:中国经营网 评论:


  据报道,一度突然宣布封山停止接待游客的峨眉山,又开放了部分景区。但游客只能乘坐观光车直接到金顶,最经典的徒步旅游线路现在还没有开放。峨眉山景区称封山是出于安全原因考虑,然而从媒体在当地的了解以及当地人的陈述来看,峨眉山景区关闭与景区内农民封路维权有很大关系。

  从报道来看,峨眉山景区农民提出了九大诉求,其核心是为了经济利益。其中最主要的诉求包括发放林权证,将门票收入的20%返还村民,为村民购买保险等。说白了,就是村民在景区经济快速的发展过程中,感觉到自己被抛离了,觉得利益受到了严重损失,所以通过聚集封路等群体性事件方式来维护自己的权益,试图重新建立景区的利益分配机制。

  其实无独有偶,著名景区内居住者与政府(管委会)爆发矛盾,采取极端方式维权的还有很多。比如09年前还曾发生过百余村民因利益诉求未得到满意答复,围堵黄果树风景名胜区事件,造成国内外3000多名游客无法进出景区,并与警方发生肢体冲撞,有30余名村民不同程度受轻伤。

  除此之外,笔者梳理了一下,近年来出现过农民堵路维权的景区还有嘉陵江源头景区、青岛崂山风景区、河南万仙山景区、西安翠华山、云南棋盘山等,甚至连北京红螺寺也曾经出现过短暂的风波。

  虽然微观来看,各个景区引发农民堵路维权的原因并不相同,有些是为了山权证,有些是为了征地补偿,有些是为了土地租金价格。但是整体来说大同小异的是,村民都觉得自己在景区开发的过程中没有得到应得的利益,相反甚至还受到了经济损失。

  而且客观来说,某些景区开发较早,当时村民其一没见过世面,没有经济头脑;其二则是有积极响应政府号召,开发旅游产业的心理;其三是当初的物价水平与现在相差巨大。所以一些景区虽然有完整的协议,但是村民还是觉得自己被坑了,因此在景区矛盾中也存在大量的这种二次维权现象。

  在近几年频繁发生景区政府与村民矛盾的背后,则是景区政府长期与民争利的事实。对此政府多少觉得有些亏,因为从政府角度来说,政府认为自己投入了大量资金开发景区,景区又需要较高的维护费用,政府其实的盈利并不富裕;而村民在景区开发的过程中可以获益,包括自己从事一些旅游相关产品的开发工作,但是他们却只会等着要饭,不主动赚钱。

  但事实上并非如此。景区矛盾的核心并不是因为村民的懒惰,和贪得无厌,而是有更深层次的制度因素。一方面,国内景区的建设往往是行政行为,而非经济行为。政府开发景区时通常以建设新的管委会、办公室等形式来对景区开发进行统一领导,这一级别的行政组织其权力远远凌驾于当地乡镇政府之上,间接对村委会构成了强制领导。在面对一些经济矛盾、摩擦和纠纷时,景区管理部门及其负责人习惯性地采取行政强制力来化解矛盾,动辄要求村民以大局为重。这也就为日后的矛盾集中爆发埋下了伏笔。

  另一方面,国内景区建设一直没有形成村民利益配套增长的机制。最理想的联合开发模式应当是政府、商业旅游公司、村委会视各自投入多少,持股建立一个新的旅游公司,一切收益归旅游公司进行分红,村民再从村委会获得分红。但在现实中,真正采取这一方式进行运营的很少。政府大包大揽的开发惯常采用直接征地和长期租赁的方式,村民缺乏一个长期化具有同步增长性的分红途径。再加上近几年景区土地快速升值,村民们愈发感觉当初受骗上当。门票的上涨、景区收益的大幅提升和物价上涨、生活压力加大并行,景区内村民维权也就变得此起彼伏。

*除《中国经营报》署名文章外,其他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

中国经营报

经营成就价值

订 阅
最新文章
民众心态在成熟,体育改革时机到了

里约奥运会上中国仍然名列金牌榜前三名,中国队的整体奥运成绩依然优秀,绝大部分队员也是拼尽全力、力争上游、为国争光,里约..[详情]

政治“短路”导致澳政府与中资突然“断电”

澳大利亚政府并未公布任何具体细节,说明中资进入“澳大利亚电网”与“国家安全”之间究竟有什么样的关联关系。澳大利亚反对党..[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