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观点>正文
王亚煌:富二代去国企学什么?
2014-05-28 11:11:53 来源:中国经营网 评论:


  据媒体报道,广东佛山市首批48名青年民营企业家结束了为期半年的国企挂职生涯,恢复了“自由生活”。自去年11月底,佛山市委组织部从100名报名者中挑选48名青年民营企业家,分派到36家国企挂职。48人中超过一半是70后至90后的“富二代”,其余均是年纪相仿的“创一代”。

  把富二代和青年民营企业家送去国企挂职,这样的做法自然会引来很多争议。一方面是富二代能不能在国企学到东西的问题。毕竟国企和民企的区别很大,体制上的差距是鸿沟式的,在国企挂职,这些青年民营企业家很难学到与其经营相关的内容。他们不可能把读报纸认真贯彻上级精神文件这套东西搬回民营企业。另一方面是国企让不让他们学到东西的问题。国企的强势很大程度上来源于垄断,以及与地方政府的密切关系带来的政策优势等。如何获取这些资源,如何游说地方政府,又如何攻关某个官员,怎样合理合法的低价拿到土地和政策,这些事关国企发展命脉的东西,国企是不会让民营企业参与其中的。

  当然,话说回来让富二代去国企挂职也不是一无是处。任何人都有值得他人学习的地方,即便是破产企业也能给予人以反面教材。就富二代去国企挂职来说,这一经历可以帮助他们更清楚的认识国企与民企的区别,帮助这些通常是海归背景的年轻人更加了解中国市场的特点。其次,国企健全的工会制度有助于提升他们对企业文化建设的认同,帮助他们打造现代化企业。再次,这种深入的长期的交流可以帮助他们达成一些意向,甚至是共同进行项目合作,将国企的资源优势和民营企业灵活的市场机制结合起来,共同创造财富。

  除此之外,最为重要的是,挂职经历有助于帮助富二代和青年民营企业家建立起不错的人脉,而这是现在富二代群体所极为欠缺的。

  虽然中国社会环境对富二代的继承有诸多便利条件。例如相对较低的遗产税,与政界稳定的人脉关系,以及可转移给下一代的同乡合作互信关系,都给他们的未来铺出了一条平路。但是,如近日唐骏写给700万大学毕业生的信中所说,“在中国,无论是生活还是工作,或许都离不开关系两个字。”

  这在中国的富一代身上体现的尤为明显。我们与国外不同,facebook创始人马克•扎克伯格当初不过是一个偏执的寒酸大学生,被广大“果粉”爱戴的史蒂夫•乔布斯不过是个被收养两次的小孩,现如今的世界首富沃伦•巴菲特中学时更只是个爱钱的报童。但我们的成功人士呢?一般都会冠以某人之子、某人之婿、某人世交、某人亲戚的头衔。

  笔者原本认为,由于中国的富一代往往不是技术出身,而是胆量和关系出身,所以他们能遗传给下一代的优势也就比起国外技术和创意出身的富豪要多得多,这些硬性的基础也注定了中国的富二代会获得更好的成功。但事实上并非如此,由于富二代群体,乃至现在的青年民营企业家,通常都具有长期的海外学习背景,在国内积累的人脉很薄弱,父辈的政商人脉又基本上都处于离退休状态,所以现在的交班恰恰处于了人脉的青黄不接期。同时,社会对富二代的偏见也让很多高层政商不太愿意与其打交道。

  所以可以说,富二代现在是急缺人脉的。而国企本身是人脉资源最为庞大的集合体,特别是在主导中国经济的政府资源领域拥有较强的优势。因此让青年民营企业家到国企挂职,对于他们结交国企人员,建立合作,为将来疏通政府关系,将企业做大做强。无疑是大有好处的。


*除《中国经营报》署名文章外,其他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

中国经营报

经营成就价值

订 阅
最新文章
民众心态在成熟,体育改革时机到了

里约奥运会上中国仍然名列金牌榜前三名,中国队的整体奥运成绩依然优秀,绝大部分队员也是拼尽全力、力争上游、为国争光,里约..[详情]

政治“短路”导致澳政府与中资突然“断电”

澳大利亚政府并未公布任何具体细节,说明中资进入“澳大利亚电网”与“国家安全”之间究竟有什么样的关联关系。澳大利亚反对党..[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