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观点>正文
王亚煌:别用亏损胁迫民生
2014-05-12 12:16:21作者:王亚煌 来源:中国经营网 评论:

  据媒体报道,4月30日,广西自治区发展改革委官方网站发布公告称,定于5月16日在南宁召开广西高速公路车辆通行费听证会。然而由于涉及高速通行费变动,且参加听证人数和媒体过少,官方也因此受到了大范围的质疑。对此,自治区物价局相关负责人接受采访时表示,原通行费偏低,高速路亏损厉害。

  用亏损来延长高速公路收费收费年限早已不是什么新鲜事,以此来进行涨价也不是个案。甚至不仅局限在高速公路领域,用巨额亏损来要挟财政补贴的国企大为有之,各类承担一定公共福利或社会服务职能的企业几乎没有不索要补贴,和经常性以此为由进行涨价的。而这一行为通常还伴随着理直气壮的态度,他们认为承担公共服务造成的亏损不应由自己承担。

  但是对此民众的反对意见却是很大的,因为不论是补贴也好,涨价也罢,最终的买单者都是群众。而至于这些企业形成亏损的原因,在民众眼中却有不一样的看法。我们也不得不承认,很多国企的亏损并非是由于完全承担公共服务造成的,一些企业如“两桶油”,常常是用下游补贴来为上游亏损买单,将财务区别部门化,涨价、补贴、赚钱互不耽误。

  加上经常曝出的国企高福利新闻,所以人们普遍认为,这些企业的亏损与自己无关,而是由过高的人工费用、过低的工作效率、腐败的办事程序、臃肿的机构设置、错误的经营决策造成的。这些在国内大部分高速公路公司上体现的淋漓尽致,民生事实上并没有从高速公司的亏损上直接获益,也自然没有必要为高速公司自己的经营不当进行买单。

  但是究竟是因为补贴民生而造成的亏损,还是因为自己经营不善形成的亏损,民众与运营者却各执一词。国内的现实情况是,不论这些企业的亏损是不是补贴民生造成的,民众都被迫成为了最后的买单者。

  之所以造成这种情况,原因有二:

  一是缺乏第三方的评估机制。高速公路亏损是什么原因造成的,完全由高速公司自己写个报告说了算。北京地铁究竟人均乘坐成本是多少,也完全是地铁公司自己测算得出的。没有第三方独立机构去评估其中工作人员是否可以减少,工资标准是否制定过高的问题,没有人去研究解决道路空置、地铁空驶的效率和成本浪费问题,也就没有除了涨价和补贴以外的第三套解决方案。而在国外的政府补贴项目中,效率才是衡量补贴数额的关键,这逼迫被补贴机构千方百计的提供更好的服务和提高服务效率,这却恰恰是我们缺失的环节。

  二是缺乏竞争。在国内的体制下,高速公司就跟人们的亲儿子一样,运营的好与不好,争气不争气,大家都只能认了忍了。因为这些经营者通常是独具经营权力的,赶不走也无外来竞争。国外类似的项目运营则有我们所不具备的竞争模式:有的采取招标运营,经营就和物业公司似的,干得不好,群众不满就直接换一家;有的采取经营团队聘用制,亏损或效率低下,整个经营团队打包走人;有的则采取了民营与公立对等补贴的制度,比如一些发达国家的医院,做同样的事,民营医院与公立医院能领取到同等的补贴,这就逼迫公立医院必须提高自己的医疗技术和服务水平。

  因此笔者认为,在当前群众和此类国企、服务提供商矛盾越来越加剧的情况下,我们也应当进行类似的改革实践。以高速公路为例,基础的建设已经完成,是不是能够用原先规划的收费年限打包转让给民营公司运行,还可以一次到位收回投资。又是不是能够对领导班子进行考核制,开放职务给能干之人,而不是作为政府裙带的一部分。总而言之,没有一套“谁行谁上”的制度,公共企业就一直会用亏损胁迫民生,亏损也就会长期持续,形成公信力下降与民众不满的恶性循环。

*除《中国经营报》署名文章外,其他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

中国经营报

经营成就价值

订 阅
最新文章
民众心态在成熟,体育改革时机到了

里约奥运会上中国仍然名列金牌榜前三名,中国队的整体奥运成绩依然优秀,绝大部分队员也是拼尽全力、力争上游、为国争光,里约..[详情]

政治“短路”导致澳政府与中资突然“断电”

澳大利亚政府并未公布任何具体细节,说明中资进入“澳大利亚电网”与“国家安全”之间究竟有什么样的关联关系。澳大利亚反对党..[详情]